为什么避免战争如此艰难

《财经》杂志   文/沈联涛     

2022年5期 2022年03月14日出版  

本文2117字,约3分钟

双方都陷身自己的社交泡沫,以至于对彼此的观点充耳不闻。我们要么梦游着走向战争,要么鼓起勇气选择长久持续的和平。真正的问题是谁愿意为了维护和平而谦卑退让

沈联涛
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

 

我们为战争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从单极世界过渡到多极世界,其间很可能出现混乱无序,风险也难以避免。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大国间的战争,从喧嚣鼓噪到真正短兵相接,可能就在转瞬之间。最新的例证就是乌克兰。我们是因为愚蠢而大步走向第三次世界大战,抑或关键人物们误判了现实?

不要忘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所以爆发,就是因压制新兴大国德国和后来的日本而起。苏联和中国在二战中遭受最大伤亡,两国也是抗击德国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的盟友。美国作为战争的最大赢家,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决定遏制走共产主义道路的苏联和中国。50年前的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搁置对华敌意,恢复美中关系,这一战略令苏联陷入孤立,并于20年后解体。

冷战期间的伟大成就是避免了核大战。但1961年的古巴导弹危机是对边缘政策的一场真实测试。当苏联从古巴撤走导弹,美国也低调从土耳其运走导弹设备,双方都各自作出了让步。肯尼迪总统明白,不应在道德是非问题上纠缠过多以彰显自我形象,因为一旦爆发核战争,双方都将承受灭顶之灾。

经过长达70年的长和平之后,西方媒体一直将多极世界描绘成善与恶、民主与专制之间的非黑即白的较量,而没有意识到应当倾听对方,它们可能有自己的不同看法。而所谓的多极世界,意味着自由民主国家应与不同于自己的意识形态和政权共存。

2022年3月7日,乌克兰伊尔平市,撤离的民众通过一座被毁坏的桥梁。图/法新

 

今天,视频网站“YouTube”和其他互联网平台,提供了丰富的多元观点,CNN或BBC等主流媒体则望尘莫及。芝加哥大学国际关系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著有颇具影响力的《大国政治的悲剧》。他提出洞见,以北约东扩为表征的西方势力拓展,是俄罗斯感到威胁的主因。北约盟国越是试图武装乌克兰,俄罗斯就越缺乏安全感。本质上讲,俄罗斯需要的是一个由像奥地利这样的中立国家构成的缓冲区,这些国家不是北约成员国,但可以与各方进行贸易。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分析师亚历山大·鲍诺夫描述了真实情况:“双方在谈判中似乎在自说自话。俄罗斯谈论的是自身安全,而西方则关注着乌克兰的安全。”在他笔下,双方都陷身自己的社交泡沫,或者说虚拟现实构建的元宇宙,以至于对彼此的观点充耳不闻。

“元宇宙”一词源自1992年的反乌托邦科幻小说《雪崩》。小说中的元宇宙是黑手党控制的无政府世界里的虚拟避难所。今天的元宇宙是一个线上虚拟世界,用户通过VR眼镜和增强现实软件,将虚拟现实与真实的世界融合在一起。换句话说,在元宇宙中,个人的思想被各种算法和虚拟信息占据,已分不清真新闻与假新闻。但元宇宙是对现实的一种逃避,无法帮助我们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尤其是那些需要面对面交谈才能处理好的事务。

擘画元宇宙的人更关注如何操控或影响人们的思想,因而提供的是我们所想听乐见的东西,而非做出正确决策所需要的信息。风险在于,我们如同身处虚拟现实中,认为冲突没有什么成本,而真实的战争付出的却是血肉的代价。

简而言之,我们越是沉溺于自己的元宇宙,就越忽视世界从和平倒向战争后,所有人将要付出的代价。令我惊讶的是,我发现很有影响力的右翼人士、福克斯评论员塔克·卡森提出的问题更为切中肯綮,强于CNN或BBC的评论员。在他主持的节目《塔克·卡森今夜秀》中,他质问道:“这场冲突将如何影响你?”他并且直截了当地追问,美国人为什么要恨普京?战争会令普通美国人付出什么代价?

塔克提出了一些非常严肃的问题,尽管他的观点带有党派特征——民主党人基于道德考量而仇恨普京之际,是否忘记了战争要付出代价这一大局?

首先,美国人愿意在这个冬天和俄罗斯打一场仗吗?其次,石油价格已超过每桶100美元,他们愿意支付更贵的汽油价格吗?尽管实施了经济制裁,但即使是欧洲也不愿意冒险切断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因为欧洲所需天然气的35%来自俄罗斯。第三,乌克兰是真正的民主国家吗?卡森出版于2018年的著作《愚人船:自私的统治阶层如何让美国驶向革命的边缘》非常值得一读,有助于理解保守派美国人如何看待那些关心自己胜过整个社会的精英。

总而言之,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世界面对的将是一个地方、区域和全球层面冲突升级的艰难时期,其间爆发的代理人战争会破坏各方经济和社会稳定。如果相关国家在此过程中陷入衰败,贫困和饥饿的人口将大规模迁移,这相应会引发更多边境冲突,因为大多数人都想移民去欧洲和美国等北方富裕国家。

没有什么理想世界,所以不存在某国都是好人,而对方全是坏蛋。在一个多极世界,会有各种各样我们不喜欢的人,但又必须和他们共存。通过谈判达成和平总要强于大家同归于尽。在元宇宙的世界里,虚拟生活才会美丽、道德高尚和完美无缺,但现实世界正朝着吞噬所有人的噩梦发展。我们不应该自欺地认为,虚幻的元宇宙才是真实的世界。我们要么梦游着走向战争,要么鼓起勇气选择长久持续的和平。

真正的问题是谁愿意为了维护和平而谦卑退让。

(翻译:臧博;编辑:袁满)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