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国内消费者屡遭“歧视”,某些企业为何如此猖狂?律师直指维权难题

2022年03月23日 17:01  

本文2207字,约3分钟

近日,“老坛酸菜”变“土坑酸菜”在网上引起巨大反响,更让人气愤的是,“插旗菜业”公司在出口和内销的产品方面“区别对待”,出口的酸菜干净无杂质,而卖给国人的却是地坑发酵的脏酸菜!国内消费者被“区别对待”的现象在很多行业都或多或少的存在。国内消费者被“区别对待”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这种现象屡禁不止?怎样建立更长效的机制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本期《说到》邀请权威嘉宾与你共同探讨。

本期特邀嘉宾:

许浩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一节  公众为什么对食品安全问题这么愤怒?

许浩:首先公众对这件事情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愤怒背后是恐惧,我作为消费者经常加班也经常吃(方便面),(而且这件事)殃及池鱼,(人们怀疑)其它(厂家)是不是也有问题,甚至市面所买的酸菜,大品牌采购的(酸菜)都这样,我去自由市场买的小品牌岂不是更加可怕了。

(所以大品牌)为了维护品牌,就要慎选合作伙伴采购方,不是出事之后说道歉,“对不起我错了。”(大品牌)在用它之前干什么了?你完全有责任和能力,尤其是能力去做(监督检验)这件事情,而且成本并不是太高,完全承受得起。

什么是品牌?(品牌)就是信任,就是节约我的选择成本。你现在骗我,我认为你不应该出现(这样的)错误,你出现了我只有不买你。

就跟管教孩子一样。小孩子不懂事当然要管教他,能说他小他不懂道理,就更加随意犯错吗?这不是犯错的理由,(或)免责的理由。宽容是说我们允许他现在这样的水平,可以不完美,肯定有差距,国货我可以支持,但这不是他故意违法,甚至犯罪的理由,那和宽容是两回事儿,那是放纵。

第二节 国内标准不同于国外标准,是“双标”吗?

许浩:从专业法律角度来说,它不是个双标问题。首先是违法问题。我们先不说双标对不对,它连我们国家标准都没达到,这首先是违法行为,而不是双标问题。

其次再说双标问题。产品在一地销售,当然要符合这个区域法律规定的标准。目前比如说欧洲和美国跟我们不一样,我们要出口到那些地方,要符合人家的标准,但国内相对可能(标准)低一些,但是一定要符合我们标准。我们的标准太高了也不合适,比如我们刚刚吃上饭,要(完全)按照欧美的标准生产,就脱离了我们的现实了。

(不合法生产)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违法成本。现在我们国家的法律修改之后,违法成本也在逐步提高,比如说《食品安全法》对于违法食品生产销售(的惩罚),货值低于1万的,需要处罚5~10万;如果高出(1万),最高(按照)10倍-30倍处罚。

一旦有消费者起诉赔偿,《食品安全法》(规定按照)10倍以上(处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则》(要求)退一赔二甚至三倍,或是(货值)不到500的,比如一包方便面5~500(元),那么最低要赔500,这相比以前提高很多了,但是食品的价格并不太高,而消费者维权成本比较高,较真的人并不太多,所以被发现的概率比较低,违法成本也低。

但是国外(违法成本)是非常高的。像美国采取的赔偿方式是惩罚式赔偿,我们国家的赔偿方式是造成一块钱损失就赔一块钱。根据《消费者保护法》规定食品的(赔偿)10倍或3倍已经是非常高了。

欧美的(惩罚性赔偿规定),比如一杯咖啡把(消费者)烫伤了,赔1000多万美元,一辆车的油箱设计缺陷,(罚)几亿美元。(这种)惩罚说明你知道有设计缺陷,故意隐瞒欺诈消费者,(就)把你所获得利润全部罚光。你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好好做产品,善待消费者,做诚实商家;另一个(选择)是可以欺诈、糊弄消费者,但最终所有获得的利益都被罚光,而且品牌受到损失,两害相权取其轻,从而促成一个良性的发展态势。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细算一笔账,比如我本人代理过一个宜家玻璃杯爆炸的案件,消费者很执着,就要维权到底,但是要请律师。看似一个小小的钢化玻璃杯,它只值大概几块钱,但是要查清楚,证明它有缺陷,有质量问题非常复杂,甚至要请教专家。这不只是法律问题,还有说专业技术问题,成本是非常高的。如果真要请专家做论证做验证,费用几十万是不够的。

第三节  社会各界要怎么做才能减少此类事件的发生?

许浩:你可以骗所有人,但你不能永远骗所有人。

(食品安全)这个问题要解决,绝对不能是靠一家,比如说媒体舆论监督,公民的法律意识,违规成提高,执法部门的严格执法,是相互(促进)的,多因一果。

我相信下一步会我们执法会越来越越严,惩罚力度越来越大。否则,那些诚信经营、踏实经营的人就没活路了。因为产品质量好,一般就会很贵,大部分公众也不知道(质量更好),经济学上叫劣币驱逐良币。

(另外)厂家自己提高职业操守道德,包括行业协会的监管,同行业的竞争(等),(其中)最有效的还是(大品牌)采购方(的力量)。

作为专业的食品企业,是用能力和责任进行验收检验,甚至我知道有的企业派人去(现场)监督,抽查监督驻场,(而且)驻场人几个月一轮换,(管理)很细化。采购方希望到什么时候监督什么供应链,不只是静态提供什么,要主动抽查、核实是不是达到标准,不合格的要承担很高的违约成本,甚至委托第三方进行检测。

(最后)我们要达成共识。这种共识不只是法学专家,法律工作者,或者司法者、执法者,还有普通公众,大家都认为(维权是对的)。之前有过案例,比如说吃完方便面坏肚子,(要求)赔偿100万,竟然被定为敲诈勒索,(而)现在大家觉得这是正常的合法权利。至于漫天要价是你的权利,而赔多少可以通过法院诉讼,由法官适用法律来解决,而不再是认为这是刑事敲诈。

大家以前说不能通过打官司挣钱,这是不道德的。但(现在)只要(投诉的)效果是建筑市场,(使)市场更透明、更好,就可以以此为生。

人性本质就是趋利避害。人性不会变,(所以我们要思考)在什么样的制度下让人性更趋善,而不是光探讨人为什么这么坏。

策划:于慧媛  编辑:康路  摄像制作:张守斌

(声明:本视频为《财经》新媒体独家视频,禁止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