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吕梁的煤矸石治理难题

作者 | 孙山    编辑 | 赵振胜

2022年04月01日 15:27  

本文2247字,约3分钟

煤矸石,一种与煤炭相伴而生的黑灰色固体废物。自燃中的矸石山,不仅释放毒气、污染土壤和地下水,甚至会崩塌或爆炸。

作为产煤大省的山西,长久以来,山西省委、省政府一直将生态环境工作提高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相继出台过一系列的治理措施和生态环境保护方案,破解工业固废历史堆存和垃圾处理难题,守护山西绿水青山。

但在事实上,各地煤企在落实治理过程中,却一直不尽如人意。

被填平的深沟

在山西能源重镇吕梁市,当地山沟众多的地形,为排放煤矸石提供了天然的便利场所。

以位于吕梁市离石区贺家塔荞麦山底东沟为例,原本这里是一条长600多米、宽约200余米、深达40米的山沟。现在已被煤矸石完全填平,表面被黄土覆盖遮挡,边角处外露的煤矸石清晰可见。

在山沟的西南角,有大型铲车作业。一辆辆重卡满载煤矸石,在铲车司机指挥下卸至靠山的位置,再用铲车碾压夯实。据当地村民透露,往此地倾倒煤矸石的,是山沟入口处的吕梁离石交口煤业有限公司(下称“交口煤业”)。

公开资料显示,离石交口煤业是一家年生产规模90万吨的现代化矿井,由离石当地两家能源企业泰化集团和东江集团合资成立。

有村民介绍,离石交口煤业大约从两年前开始往山沟内倾倒煤矸石,“以前只是随意用铲车推平一块场地,存放一些散煤,后来就开始大规模的倒煤矸石。”村民曾几次举报,结果都不了了之。

同样是在离石区,位于城北的山西吕梁离石永聚煤业有限公司(下称“永聚煤业”),也存在往附近村庄山沟里倾倒煤矸石的现象。

大局上村位于永聚煤业的东北方向,在靠近煤矿的山坡上,有大面积新鲜黄土覆盖的坡面,黄土下清晰可见碎末状的煤矸石。据当地一名李姓村民介绍,永聚煤业一直往他们村的山沟里倾倒煤矸石,“以前都是大白天就直接开过来倒,黑乎乎的一片,今年因为有村民举报到环保部门才停下来,然后让铲车上来盖了一层黄土。”

据这位村民介绍,夏天的时候,煤矸石堆还会自燃,气味刺鼻。“原来这条沟里还有口水井水质很好,附近做酒的小作坊都来这里取水,自从这几年倒了煤矸石后水都发臭了。”

除去上述煤矿,随着近年来煤炭行情好转,当地出现大量无证洗煤厂和配煤厂。这部分企业产生的煤矸石也都随便在附近找一条山沟倾倒掩盖。

危险的工业废弃物

而随意倾倒的煤矿企业中,不乏山西当地省属国有煤矿。其中,年产量1500万吨的山西西山晋兴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斜沟煤矿,更因假借填沟造地工程非法修建排矸场,倾倒上千万吨煤矸石,被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于2021年4月通报。

通报称,斜沟煤矿2014年以来累计产煤超1亿吨,产生煤矸石2000多万吨。现场督察发现,大量煤矸石被倾倒在黄土沟壑中,排矸场周围山体和矸石堆裸露,黄土扑面,扬尘污染严重。有关检测结果表明,煤矸石淋溶产生的氟化物浓度最高超过地下水Ⅲ类标准80%,斜沟煤矿从来没有开展过排矸场周围地下水水质监测,给当地地表水和地下水带来污染隐患。

资料显示,煤矸石是采煤过程和洗煤过程中排放的固体废物,同时也是中国排放量最大的工业废弃物之一。煤矸石中含有大量的有机成分,同时富含金属、碱土金属和硫化物等,因此是无机盐类污染源,可通过大气降水淋滤而污染环境。其中的有害成分和化学物质可以进入大气、土壤、地表、地下水,造成环境污染;通过环境介质直接或间接进入人体,威胁人体健康。

但这样一种危害极大的工业废弃物,却在吕梁当地山沟里被肆意倾倒,简单处置了事,在当时是个公开的秘密。

为何难以治理?

据了解,当地煤矿在运营前都被要求自行配套排矸场,或与正规的排矸场企业签订处置协议,而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大打折扣。

以山西汾西矿业集团旗下的高阳、正帮煤业为例,两家煤企所产煤矸石都运往附近正规的煤矸石填埋场。但其在实际处理过程中,却存在运输车辆超载、填埋过程不合规的情形。大部分煤矸石被运往填埋场随意倾倒,直至无法堆放时,才会派铲车覆盖黄土作平整处理。

据当地一家与煤矿签订处置协议的排矸场负责人介绍,这些填埋场都由煤矿所在地村民个人承包,每吨向煤矿收取8元左右的处置费,但填埋场还需向所在村委上缴每吨2元的费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摊薄了承包人的利润,所以老板们根本不会严格按规定处置,一个山沟堆满后再换个地方,要不还得赔钱。”这位排矸场负责人说。

同时,煤矿还要向运输车队支付每吨25元左右的运输费用,加上8元左右的处置费,每处置一吨煤矸石,煤矿就需至少支付33元的成本。

偷排至附近的山沟,则仅需支付给重卡司机每车三四百元即可。

一般,此类业务都会承包给山沟所在地的村民,由他们来安排司机运输。“因为都是短途运输,监管部门不易察觉,很多车辆都严重超载,隐患极大。”前述排矸场负责人透露。

“要不是这两年煤炭行情好转,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所以很多产矸企业都会选择违规偷排的方式减少支出。”吕梁当地一位煤企负责人坦言。

除去成本因素,上述斜沟煤矿因为假借填沟造地工程非法修建排矸场被通报后,当地有关门部门也收紧了对填沟造地工程项目的审批。有个别县区甚至一律不予办理,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倾倒煤矸石乱象的发生。

据离石区一位煤企人士透露,他从2021年9月开始在当地为所属企业办理排矸场的手续,至今毫无进展,“斜沟煤矿被通报后,所有涉及煤矸石的项目都停办了,我们企业的排矸场马上就满了,面临无处可倒的难题。”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