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秋实四度递表港交所:靠音乐版税和录制撑起一个IPO

作者 | 《财经》新媒体 刘芬   编辑 | 蒋诗舟

2022年04月02日 10:16  

本文2459字,约4分钟

历经几轮浮沉,风华秋实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风华秋实”)带着更新后的IPO招股书,再次杀回港交所。

4月1日,风华秋实在港交所递表,同人融资有限公司为独家保荐人,拟募资用于两年内制作约180件音乐作品,为演唱会提供资金,充当一般营运资金。值得一提的是,2019至2021三年间,风华秋实制作的音乐作品共计114件,未来能否在两年内完成180件音乐作品似乎存疑。

招股书显示,风华秋实是一家在中国经营超过10年的音乐娱乐服务供货商,主要业务包括授出音乐版权及录制、演唱会主办及制作、艺人管理,管理着鹿晗、黑豹乐队、郝云在内的九名音乐艺人及十名练习生艺人。

风华秋实为了登陆港股,已经做过多次尝试。2021年1月22日、2021年9月27日、2021年11月15日,风华秋实曾三次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均以招股书“失效”告终。

瑞恩资本曾分析,港股招股书失效不意味IPO失败,因为审计报告有限期届满、上市时间窗口不合适、企业自身对上市节奏的把控等各种原因,港股IPO期间出现上市申请资料失效的情况并不鲜见,拟发行人依然可以通过更新资料重新申请再次“激活”上市程序。

营收方面,2019年至2021年,风华秋实收益分别约为5560.5万元、7056.1万元、8185.8万元;纯利约为1881.8万元、4271.7万元、3325.1万元;调整后纯利分别为2329万元、4943万元、3968万元;毛利率分别为82.2%、80.7%和83%。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内容,作为音乐娱乐服务供货商,风华秋实自2011年起就建立了音乐库,并且把歌曲、数码专辑、MV和 影片的版权授权予各类数码串流平台,例如腾讯音乐娱乐、咪咕音乐有限公司,以获得版税收入。报告期内,风华秋实的收益有九成以上来自授出音乐版权和音乐录制业务,商业模式主要是收取音乐作品的授权版税费及音乐/视频制作费。

就近几年表现看,风华秋实自制的音乐作品数量持续走低,购入的音乐作品数量在近两年大增。截至最后可行日期,风华秋实的音乐库约有689件数码格式的音乐作品,其中410件音乐作品由风华秋实制作。其余279件由风华秋实从版权持有人和音乐创作人中购入,相关音乐作品是为履行客户合约项下所需求的音乐作品数目而交付。

从风华秋实与几大在线音乐及音频娱乐平台签订的合约看,部分条款要求一年期内增加的新音乐作品不少于100 件,或限定期内增加的新音乐作品不少于50件(包括若干音乐作品来自特定的艺人)。在原创制作数量有限的情况下,适时购入作品的行为不难理解。

2019年至2021年,风华秋实购入的音乐作品总数分别为0件、16件、262件;自制的音乐作品总数分别为57件、36件、21件,音乐作品的总制作成本分别约为807万元、722万元及217万元,平均每件原创音乐作品的成本约为20.2万元、21.2万元及10.4万元。这三年,授出音乐版权和音乐录制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85.2%、80.8%和84.6%。

《财经》新媒体了解到,风华秋实直接购入由其他第三方制作的音乐作品的版权,在使用及许可时不受任何限制,公司也通过将所有购买的音乐作品版权授予客户带来收益。在往绩期,风华秋实收购音乐作品及自制音乐作品的平均许可费按关键绩效指标的角度看,分别约为2.9万元及4万元,风华秋实收购音乐作品的平均串流数量约为自制音乐作品的65%。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按授出音乐版权及录制产生的收益计算,风华秋实2020年在中国400多间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16位,占有约0.6%的市场份额。为增加市场份额,风华秋实预期两年内将制作约180件音乐作品,制作成本约3000万元。

不过,风华秋实目前也依赖数码串流平台来进行在线发行和推广音乐作品,其定价结构由数码串流平台决定的,版税未必可按照许可协议准确计算。2019年至2021年,风华秋实的收益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主要客户X,占比分别为78.6%、68.1%及38.1%,该比例在2021年减少主要由于风华秋实在2021年录得总收益增加。

根据2021年12月16日的补充协议,客户X合约项下的合约金额(包括固定版权费)已下调,客户X合约由独家合约变为非独家合约,风华秋实可自由向任何其他数码串流服务供货商及数码串流平台授出音乐作品的许可。风华秋实认为,这种变化为公司带来更多机会,继而扩大客户群。

另一方面,2019年至2021年,风华秋实五大供货商的总采购成本合计分别约为490万元、800万元及560万元,分别占总采购成本的约88.1%、82.5%及66.6%;其中,支付给鹿晗集团的采购成本分别占总采购成本的46.1%、29.5%及16.1%。

就授出音乐版权业务而言,2019年至2021年,大约有1419.4万元、1498.6万元和757.5万元的收益来自鹿晗集团,在风华秋实授出音乐版权及录制收益中分别占33%、27%和12%,占比逐渐降低。

风华秋实认为,通过物色和培训新艺人,增加在管音乐艺人的数量及扩大音乐库实施多元化策略和扩张计划,未来对若干艺人的依赖程度可能会下降。报告期内,风华秋实已与一名音乐艺人订立独家音乐制作合约;也逐渐引入新血,例如唱作人王若蕾、李思宇及Oh My Uncle。

《财经》新媒体注意到,风华秋实的艺人管理收益由2020年的约179.6万元增加至2021年的约763.6万元,主要因为在管音乐艺人于2021年期间参与的活动及表演的数量增加。整体来看,在2021年度,风华秋实的艺人管理的收益占比增至9.3%,演唱会主办及制作的收益占比为0.6%。

截至2019年底,风华秋实录得5530万元流动负债净额及1560万元负债净额,主要是由于在2019年宣派股息约5200万元,其中约3800万元于2019年底尚未结付;重组应付当时股东的金额约4940万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减少约1600万元。截至2022年1月31日,风华秋实的流动资产净值维持相对稳定,约为6444万元。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