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体药企泓博医药创业板IPO步入关键时刻:面临集采降价、扩产进度受限“双压力”

来源 | 华尔街见闻   作者 | 郑敏芳     

2022年04月19日 09:56  

本文3122字,约4分钟

在经历罕见的四轮问询和一次落实审核中心意见后,上海泓博智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泓博医药)终于迎来叩响A股大门的关键时刻。

4月21日,在创业板2022年第21次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上,泓博医药的首发申请将接受委员们的审核。

作为一家新药研发以及商业化生产一站式综合服务商,泓博医药致力于药物发现、制药工艺的研究开发以及原料药中间体的商业化生产。

区别于其他的CRO医药企业的是,泓博医药还具备原料药中间体的规模化生产能力。

根据安排,此次泓博医药预计发行不超过1925万股,以募集4.77亿元用于“临床前新药研发基地”的项目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此次IPO并非是泓博医药首次尝试叩响资本市场的大门,早在2016年4月,泓博医药便已经登陆新三板。但短短3年后,泓博医药便终止挂牌,转向寻求创业板上市。

新三板挂牌期间,泓博医药的净利水平一直维持在千万元左右。从2016年至2018年,泓博医药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14亿元、0.12亿元和0.09亿元。

准备转战创业板后,泓博医药的业绩也迎来大幅度提升,以最近一年为例,泓博医药2021年的归母净利润已经达到0.74亿元,同比增长了51.11%。

但是这一业绩增长是否具有可持续性仍具不确定性。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泓博医药的主要市场——印度仍未恢复开工;叠加国内对泓博医药生产所应用的药品开展集采,中间体的价格或还将下滑,这也进一步挤压泓博医药的利润空间。

对美依赖性徒增

作为小分子新药研发以及商业化生产一站式综合服务商,泓博医药的主营业务涵盖药物发现(CRO)、工艺研究与开发(CRO/CDMO)以及商业化生产(含CMO)。

其中,药物发现业务逐渐成为泓博医药主要的收入来源。

从2019年至2021年,药物发现业务给泓博医药带来的收入分别为0.92亿元、1.32亿元和2.35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38.01%、47.54%和52.61%。

与药明康德等CRO龙头相比,泓博医药的业务规模并不算大。但其CRO业务所服务的客户却多为国际上的知名客户,比如研发白血病和血液类罕见遗传疾病新药的Agios Pharmaceuticals,Inc.(AGIO.O)、全球领先的罕见病生物药研发公司之一的Alexion Pharmaceuticals,Inc.(ALXN.O)等。

从市场结构来看,泓博医药超7成收入来自以美国为主的境外市场,

2019年至2021年,美国市场给泓博医药带来的营收分别为0.93亿元、1.11亿元和2.27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38.42%、39.95%和50.74%。

这也意味着,在中美贸易摩擦和新冠疫情下,泓博医药从美国市场所获得收入仍是逆势增长。

对此,泓博医药解释称:“公司来自美国的销售收入多为CRO服务类业务收入。2021年随着全球医药研发投入持续增加,CRO服务市场需求呈快速增长态势,原有客户在执行项目持续推进并增加服务项目和服务时间。”

泓博医药还表示贸易摩擦一般只针对产品加征关税。

“自2018年美国对中国开展贸易限制以来,限制性清单只针对产品,且通常情况下各国间关税也较少针对服务进行征收,因此贸易摩擦涉及限制新药研发技术服务的概率较小”。泓博医药表示。

相比之下,泓博医药在印度市场开展的医药中间体业务则并没那么幸运。

印度市场为泓博医药贡献的收入已经从2020年的0.61亿元,下滑至2021年的0.29亿元,下跌幅度达到52.46%。

申报材料显示,由于印度疫情造成手术及相关药物需求下降,印度药企工厂开工率不足,使得中间体需求下降。截止2021年12月底,泓博医药来自印度的在手订单金额仅为178.05万元。泓博医药预测称极端情况下,2022年印度订单金额可能会“颗粒无收”。

低成本优势待考

泓博医药的医药中间体在国内市场也面临着挑战。

作为泓博医药的子公司——泓博智源(开原)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开原泓博),其主要负责医药中间体的商业化生产。

2019年至2021年,中间体业务为泓博医药带来的营收分别为1.16亿元、1.14亿元和1.19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47.82%、40.88%和26.59%。

泓博医药的中间体生产收入主要产生于替格瑞洛系列中间体——从2019年至2021年,替格瑞洛系列产品销售收入占商业化生产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81.68%、87.16%和91.67%。

随着国内替格瑞洛片纳入药品集采,替格瑞洛系列中间体的价格也出现了“大跳水”。

替格瑞洛系列产品的单价已经从2019年0.31万元/千克下降至2021年的0.18万元/千克。

泓博医药也表示“随着专利到期,客户需求从原来的小批量、定制化、试验性采购转为商业化大批量采购,采购量上升的同时造成价格下降,同时由于国内替格瑞洛片纳入药品集采,随着制剂价格的下降,替格瑞洛系列中间体销售价格亦有所下降。”

负责医药中间体生产的子公司开原泓博也给泓博医药此次IPO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开原泓博拟建“年产134吨高端原料药及其中间体项目”,这一项目的建设地点位于开原泓博现有厂区辽宁省开原市开原工业区北环路3号,计划利用开原泓博的现有车间及生产线进行建设,通过技术改造扩大生产规模。

但是根据环境保护部办公厅2018年1月印发的《关于印发制浆造纸等十四个行业建设项目重大变动清单的通知》,化学合成类、提取类药品、生物工程类药品生产能力增加30%及以上属于建设项目重大变动的情形,需要重新报批环评手续。

2020年8月,辽宁省生态环境厅发布《关于加强全省化工产业园区生态环境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省内非化工园区的化工企业新建、扩建不得审批。

截至目前,开原泓博拟建项目尚未获得当地环保部门受理,后续环境影响评价手续的办理进程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泓博医药也提出了多种应对办法。比如,开原泓博可以按照经铁岭市生态环境局备案的《环境影响后评价报告》组织生产,目前这一产能依旧可以满足开原泓博所需产量。

开原泓博所提出的第二种应对办法则是通过外购、外协方式满足替格瑞洛原料药及中间体、中试产品的产能增量需求。

这意味着,外协厂商也可以代替开原泓博完成替格瑞洛原料药及中间体的生产,而这也给其核心竞争力画上问号。

泓博医药则解释称:“该产品技术门槛体现在需要通过一定的工艺过程在实现规模生产并保证质量的同时达到低成本、高效率、低排放。”

信风(ID:TradeWind01)发现,泓博医药所称“低成本”优势,除了其工艺外,更大的因素或是来自于人力。

从2019年至2021年,医药中间体生产的成本分别为0.79亿元、0.71亿元和0.84亿元。原材料在医药中间体成本中占比接近7成,人力成本在医药中间体生产的占比则不到一成。

直接人工从2019年至2021年分别为0.03亿元、0.04亿元和0.06亿元,占医药中间体生产的比重分别为4.35%、6.32%和6.90%。

如此低的人力成本或许是开原泓博的地理位置所决定的——位于辽宁省铁岭的开原泓博,其生产人员工资仅为同业可比公司的三分之一。

以2020年为例,开原泓博的生产人员平均工资为7.98万元/年,而位于南京的药石科技(300725.SZ)生产人员平均工资达到21.06万元/年。

但伴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东北地区的人口流出,未来开原泓博在人力成本方面的优势可能将会日渐式微。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