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庆平:美国资本市场在未来10年一定会从高点走到低点

作者 | 聂庆平     

2022年04月20日 16:54  

本文1438字,约2分钟

未来10年中国股市将从低点走向高点。

(本文选编自《亲历与思考》机械工业出版社)

我国经济正处在新兴市场向成熟市场转轨的关键时期。

新兴市场向成熟市场转型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转向理性价值投资。理性价值投资是立足于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每股收益率(EPS)和市盈率(PE),坚持价值投资的核心理念,在微观层面围绕EPS和PE做文章,长期发掘具有“高EPS”和“低PE”的投资组合,并通过这两个指标的动态组合和切换,在不同时点筛选出低估值绩优股。

理性价值投资还要时刻注意防范杠杆风险和衍生性风险。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的经验教训之一就是必须加强对杠杆资金和金融创新产品的管控。比如,资产管理中可能存在优先级和劣后级的问题,很多人认为劣后级有风险,但优先级几乎没什么风险。但无论是ABS证券,还是各种资产管理公司的产品,只要投资标的对应资本市场,就一定会有风险外溢的问题,客户的风险也一定有可能向上传导,因此资产管理机构必须加强内部的风险控制,对投资方向、投资比例、组合安排、投资风格和信息披露等方面的后端监控必须要达到规定的标准。

2008年金融危机后,G20国家的金融监管改革建议把对冲基金纳入统计范围,美国SEC加强了对冲基金的注册管理,只要私募基金募集资金投资股市,就需要向SEC披露组合投资情况和净空头头寸,全面加强对资管业务的监测监控。这也是防范风险、防范金融危机的必要措施。

从历史视角看,全球的资本市场尤其是美国的金融市场,在未来10年一定会从高点走到低点,因为估值已经非常高了。我在2019年11月在国际金融论坛上讲,全球金融体系不稳定的因素在于美国金融体系的脆弱性,原因之一是美国没有实质性解决2008年金融危机的债务问题,美联储尚未消化3.5万亿美元的不良资产,包括购买1.25万亿美元抵押贷款担保证券MBS和解决信贷衍生品CDS和CDO的损失问题。

2020年,美股大跌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权重股上涨过高加剧美股脆弱性。美股权重股涨幅较大造成指数“虚高”,超大企业“绑架”美国经济。波音曾经是道琼斯工业指数的最大权重股,阶段跌幅达75%拖累股指下挫。据称美国2万亿美元刺激计划中,约有4540亿美元将用于救助包括波音在内的航空航天行业企业,600亿美元用于救助波音。波音等大企业成为美国为“大而不倒”而必须救助的对象。

相比之下,A股蓝筹股估值低于境外成熟市场。A股市场存在蓝筹股估值偏低,中小股估值偏高的二八现象。仅仅上证50指数股已经占市值的30%,沪深300指数股加起来占市值的比重接近70%,将近40万亿元,中小板加创业板市值不到20万亿元。但是,很显然中小板和创业板不到20万亿元的部分,市盈率在40倍以上,而蓝筹股的市盈率不到12倍,PB也就1倍多。细分蓝筹股估值就更低了,银行股的PB只有0.6倍,市盈率7倍左右。所以这是历史的估值低点。未来10年中国股市将从低点走向高点的过程。真正履行了价值投资,再加上长期投资者和外资资金的流入,应该说中国股市具备一个逐步向好的基础。

从历史的发展规律看,美国股市在1967年过了1000点,到2000年过了1万点,但到2019年就上涨到了近3万点。美国股市在初期,尤其是1929年后的将近30年的时间内,基本上都在500~1000点徘徊,不停涨涨跌跌。从长期看,我们对A股市场充满信心,A股具备估值基础,这是全球资本市场长期看好中国的基础。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