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 | 职普比例不再“一刀切”,自愿选择,未来什么样的人才能适应社会发展?

2022年04月24日 22:19  

本文1481字,约2分钟

今年5月1日起,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将于正式实施。新修订的《职教法》首次明确,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对于职普分流,指出“国家优化教育结构,科学配置教育资源,在义务教育后的不同阶段因地制宜、统筹推进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协调发展。”

本期特邀嘉宾

马兆远

清华大学未来实验室首席研究员

高连奎

中国原创经济学论坛理事长

【发展职业教育,要先消除社会歧视】

马兆远:我的观点是这样的,其实要去看德国的案例,德国就是在中学分流的——12岁分流,但是这里边是有几个障碍的,一是社会对他(职高生)有没有歧视,工程师是不是会受到歧视,在德国这件事情作为前提把它消除掉了。(假如)我的孩子去做工程师跟他做科学家,其实在将来就业、收入,包括晋升等,其实是都没有障碍的。

另外,(我们)强调“两头”一定要打通,(学生)想做工程师的时候他去积累社会经验,然后他想回大学的时候就回到大学,去去走学术性研究这条路,这两边要打通才没有歧视。

如果不打通,分流对社会来说是残忍的,而且是对于家庭来说没有(办法)接受,而且最重要的问题是用一个特别详尽、我们设计了这么多的游戏规则,最后选出来特别会考试、特别会读书,但动手能力有可能不强的(学生进入一流大学),反而是动手能力很强的(学生)接受不到好的教育资源,将来(却)会从事对这个社会最重要的事儿,因为他在做制造业,所以(可以)想象(国家)将来的全球竞争力是什么样。


所以,一定要从体制上设计,工程大学跟学术性大学一定要打通,一定不能有社会歧视,这甚至很大意义上就是说“谁来买单”的问题,如果我们的高等教育资源还是家庭来买单,我一定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从事的职业是高收入职业,金融业、法律、医学。

另外一种前途是如果社会买单,(无论)从事工程教育,还是从事法律、医学,其实将来收入差不多,只要个人努力,一样会变成公司高管,一样到30多岁的时候家庭美满幸福,工作(顺利),其实没太大差别,(就像)德国现在的状态,大家不会觉得去做工程是个丢人的事儿,(如果)你的工程能力很强,就会去从事高端制造业,不断的输出,跟全世界拥抱。


其实德国、美国是(在)我们前面走的两条路的案例,一个是恨不得跟世界割裂,所有事都我拿过来干,跟你没关系,反正我有足够多的创造力,足够多的人力,足够多的消费市场;另外一个是跟拥抱全世界,在给全世界出口高端设备,再接纳全世界的难民,因为我的工程师的收入很高,低端劳动力没人干,这些劳动力是填充我的低端劳动力的。

 

【学校里学到什么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力】

马兆远:学校培养学习能力,学到什么东西并不重要,这也是我们现在逐渐开始倡导的。学校这么多年培养下来,如果(限于)某一个知识点,(那么)机器将来一定干得过人,但是学习能力,怎么适应新的知识,怎么高效的消化(瓣知识),变成自己的东西,这是大学里可以去教授的。

 

【现在质量不高的本科生,也很难适应社会发展了】

高连奎:现在全民本科化,这是一个在未来几年会实现(的目标),但是即使全民本科化,其实还是落后于现在的发展的,我认为现在任何一个人都应该接受一年的研究生(教育)经历,因为不论是服务业还是制造业,客观上现在只有研究生才匹配。

很多本科生或者说一些地方院校教学质量不高的本科生,也很难适应现在社会的发展了,数字工厂不是谁都能进的。现在工厂说是招人难,但是很多人进去之后根本就适应不了,没有1-2年(经验)根本就上不了手,而且工厂对人的要求很高。为什么?(因为)二流高校或者更差一点(院校毕业生),确实适应不了(企业要求),学习能力没那么强,或者在大学里就没树立自学的(思维)、理性的思维,很难适应头部的互联网(企业)、头部的制造企业。

 

监制:恩蓉辉  策划:于慧媛  编辑:康路  摄像制作:张守斌

(声明:本视频为《财经》新媒体独家视频,禁止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