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平台“百团大战”背后:程序员写代码抢购,拉新团长日薪上万

作者 | 杨郑君 廖羽     

2022年04月29日 10:11  

本文4414字,约6分钟

平台竞争激烈,优质用户匮乏,“花钱买用户”成为新兴平台的必要手段。

“新平台上线,注册就有空投!邀请30人可获得创世勋章,享平台分红!”

4月25日,赵亮(化名)在微信群里发出这条消息之后,很快在不同数字藏品相关的微信群内转发,同时转发的还有一张海报图片,用户扫描图片上的二维码,即可注册成为该新平台会员。

赵亮是一名数字藏品行业的拉新“团长”,他上接数藏平台“内部人士”,下接普通用户或者下一级“团长”,手握十多个微信群的他,通过为平台拉新用户,能从平台方拿到分红提成,有时一天能赚上万元。

作为一个新兴行业,数字藏品在普通大众中还缺乏认同,新兴平台往往面临用户不足的问题,而“团长”赵亮手握上万的优质用户资源,成了不少平台方“拉新”的不二之选。

手握十多个微信群,一天“躺赚”上万元

4月25日,一家数字藏品平台的“公司内部人士”联系到赵亮,提及自家平台即将在5月初上线,希望赵亮能帮忙拉新,可按新人下单金额的25%提成。

按新人下单金额提成是一种常见的拉新方式,赵亮表示,团长的提成通常在20%-30%之间。此外,还有按人头计酬的形式,例如拉来一个新人注册,就可以获得5元。

据赵亮介绍,他此前为另一个平台做过拉新,提成比例为20%。《链新》查阅发现,该平台自上线以来已发售数字藏品3款,总销售额近500万元。如果这家平台十分之一的用户是赵亮拉来的,则提成就有10万元。

几个月前,赵亮看到了国内数字藏品的风口,便和几个朋友决定进入这个领域。一开始,他们在各个新兴平台“撸”空投,后来发现了“拉新”是门生意,便成为了一名全职团长。

通过在各个数字藏品相关的社群里加好友、聊天、宣传等方式,赵亮把不少数藏玩家变成了自己的资源。他创建了十多个微信群,每个群都有近500人,每次拉新,这些资源都能为赵亮带来不菲的收入。

群里有一些用户特别活跃,赵亮就把他们发展为自己的“下线”团长,让他们去拓展自己的用户资源。

拿到平台的拉新订单后,赵亮会把单派给“下线”团长,给对方的提成比例为20%-23%不等,相当于赵亮从“下线”团长的收益中抽成2%-5%。

赵亮表示:“有不少平台找我当团长,不过我现在只做中介,不再亲自去拉新了,只负责派单并管理好下面的团长就好。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收入上万元。”

按照每名用户购买藏品单价为20元计算,那么赵亮的1万元的收益则意味着,其下线团长拉新的用户当天在各个平台总共进行超过2万次有效购买。

赵亮表示:“如果你想干,我也可以让你做团长,只有做团长才会有提成,团长下面可以再自己设团长,提成由上级团长负责分配。”

经过了大半年,赵亮已经积累出了自己的经验,团长最好能建立自己的社群并长期运营。有新单的时候,团长先在新单平台注册,并用自己的邀请码在群内邀请其他用户注册,用该邀请码注册的用户便算是团长拉到的新人。另外,如果社群运营得好,活跃度很高,平台还会每月给一定的奖励红包。

“百团大战”中,“花钱买用户”成不二之选

只要有平台,就会有提成,这是包括赵亮在内,所有数藏团长们的共识。

据《链新》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数字藏品平台有近200家,并以每天超过1家的速度快速增长。

据澎湃新闻的报道预测,国内数字藏品市场规模将在2-3年间达到近800亿元。

行业分析人士表示,目前,几乎所有行业都在进入数字藏品领域,虽然这个市场巨大,但平台之间在优质用户、优质IP等方面的竞争已经展开,一场“百团大战”正在开启。

用户是支撑平台的基础。对于新兴平台而言,往往会出现数字藏品卖不完的尴尬,面对这种尴尬,不少平台只好自己“买完”,或者直接后台操作“售罄”。因此,“花钱买用户”便成为新兴平台的必要手段,增加提成比例也同样是竞争的手段之一。

对于一些用户已经较为稳定的知名平台,也需要争夺优质用户,因为优质用户不会局限于某一个平台,而是在各平台之间择优流动。

近期,数藏平台唯一艺术和幻藏便展开了拉新竞赛。

幻藏推出新人福利活动,实名注册的新用户将获得空投一份;而唯一艺术则推出邀请活动,用户邀请5个以上有效用户则可获得盲盒空投,有效用户是指实名注册并持有至少2个数字藏品的用户。

在微信群内,用户对此讨论不一。有用户认为,唯一艺术给出的有效用户规则太“理想化”,用户很难邀请到有效用户,“不会有人愿意拉新”。也有用户认为该平台空投质量更高,或许可以吸引到有效用户。还有人认为幻藏拉新门槛低,对用户更加友好等。

目前,大多数数字藏品平台采取低价策略,首次发售的藏品价格远远低于二手市场或者用户私下交易的市场价。

行业分析人士表示,低价策略是平台让利给早期用户,并以此来保证在竞争中维持稳定增长的用户数量,而对于用户而言,无论该平台是否开放二级市场和转赠功能,这都意味着“早期红利”。

一笔代购赚100元,数字藏品催生另类“生意人”

由于“早期红利”的存在,并且平台和用户之间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称,便催生出一大批像团长赵亮一样的生意人。

4月25日12时,在某微信群内,周易(化名)发出信息:“14:00 XX平台XX藏品开车 车费100”。

群友们都知道,这是代抢数字藏品的通知。该微信群的群主是周易,而被他拉进该群的都是有代购数字藏品需求的用户,通知中的“车费”即代购费用。

和赵亮不同,周易做的是数字藏品的“代购”生意。有意向的代购者需要提前把账号和密码告知周易,抢购时,周易会在群内发出链接,用户点击进去并刷新,就能看到用户账户当前的抢购状态,如有待支付订单即为抢购成功,用户支付后就能得到该藏品。周易则从中赚取一笔代购费用。

周易表示:“我们是诚信经营,用户的账号密码我们会保密,群里都是老客户了,大家都彼此信任。”

2021年9月前后,周易开始在各个数藏平台上抢购数字藏品,然后在二手市场上转售获利。然而,随着大量玩家的进入和“科学家”的参与,数字藏品变得越来越难抢到。

业内所称的“科学家”,是指通过写代码的方式帮别人抢购稀缺数字藏品的程序员。

于是,周易找到了现在的搭档“科学家”武蓝(化名),周易负责拉人、接单和关注各大平台的发售情况,武蓝则专门负责写代码。

周易表示,“车费”是浮动的,按藏品件数计算,每件在10元-100元之间,根据抢购的难易程度决定,火爆的平台抢购难,收费也较高,一般都在100元左右。对于代购的收益情况,周易则表示不方便透露。

用户的长期稳定,是周易最看重的。除了代购,周易还免费提供群内二手交易担保:买家先把资金转给周易,买家确认收到卖家的藏品后,周易再把资金转给卖家。

周易表示:“此前群内出现过一次买家支付了但卖家拖着不转赠藏品的情况,其实钱也不多,我就把卖家踢出群,自己赔给了买家。由于群内都是老用户,二手交易担保很容易就做起来了。”

周易认为,类似这样偶尔自掏腰包的“赔偿”并不亏,他看重二手担保对自己社群的影响,“做二手担保能活跃群内氛围,增强彼此之间的信任感,进而促进我的代购生意。”

平台走向正规化,“生意人”越来越难做

由于整体数字藏品市场的火爆,每个角落里都孕育起无限商机,一批赵亮、周易、武蓝这样的生意人鱼贯而入,他们或抱团撸空投、或为用户鸣不平“打假”、或为二手交易提供担保赚手续费、或转卖数字藏品赚差价……他们活跃在平台和用户之间,奋力掘金的同时,也让整个市场越来越大。

但归根结底,赵亮他们利用的是数字藏品早期发展阶段的信息鸿沟,随着了解数字藏品的人越来越多,以及平台发展日趋完善,这种信息不对称的现象也在减弱甚至消弭,也有人和这些“生意人”唱起了对台戏。

“我看不惯他们这么赚钱,到处转发拉新链接,哄骗其他人成为他们的拉新对象,让人厌恶。”小J(化名)表示。

小J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今年年初在室友的介绍下,他也成为了一名数字藏品的“生意人”,小J通过某渠道购买平台账号,“几块钱一个”,然后用大量的账号在不同平台撸空投。除此之外,小J还时不时帮助用户找新兴平台的直接注册方式,跳过“拉新链接”。

小J无不调侃的表示:“入行这么久,我就学会了一个找官方公众号的技能。”通过这个小技能,小J团结了一批数字藏品新兴玩家,在微信群内分享经验和信息。

然而,小J的生意最近也越来越不好做了,各个平台越来越正规化,注册用户要求实名,甚至要求绑定银行卡,“很多平台老办法都用不了,买号也越来越困难了”。

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呼吁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等。

而在此之前,微信已开展了对数字藏品平台的整治工作,多家知名数藏平台则联合发布自律公约,呼吁防范恶意炒作,共建良性行业发展生态。

目前,各数藏平台几乎都要求用户实名认证,对利用违规科技手段进行抢购的账户进行严厉打击,轻则限制使用或购买,重则永久封禁。

随着行业发展日趋完善,周易表示,现在代购越来越难做了。一方面,“科学家”内卷太厉害,像鲸探、幻核这样的大厂平台“科学家”竞争过于激烈,他们只好转战新兴的中小平台。另一方面,最近各平台对“科学家”的打击越来越频繁,群内不少参与代购的用户账户“被黑”,代购的客户减少了很多。

团长赵亮则表示:“各个平台对我们这样的‘生意人’是又爱又恨。如果没有我们,很多新兴平台拉不到足够多的新用户,藏品的炒作也是一种拉新的手段,不过,太疯狂的炒作和抢购也确实让平台头疼。”

赵亮表示:“这些生意不可能长久,能挣点就多挣点吧。”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