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扰动与内外双循环互补结构的转向

《财经》杂志   文/邵宇 陈达飞 赵宇     

2022年9期 2022年05月09日出版  

本文525字,约1分钟

下一阶段,中国制造业升级必须从创新的应用转向自主创新。与此同时,也不应忽视服务业比较优势的提升及其与制造业的战略互补性

3月以来,国内疫情反弹,中断了年初以来的经济复苏进程,增加了全年稳增长的压力。严格的封控措施使供求两端承压,内外循环不畅。与此同时,海外确诊病例(每百万人确诊数)在1月底出现高点后持续走低,封控严格指数呈阶梯状下行,供应链压力缓解。内外疫情扩散形势的反转也会使得过去两年双循环互补结构走向对立面。

 

2020年初疫情暴发以来,由于疫情扩散轨迹、防控严格程度和政策调控思路的差异,全球经济周期明显错位(图1),中国领先复苏,且供给强于需求。欧美发达经济体随后,其中美国略靠前,滞后中国一个季度(中国GDP增速的高点为2021年1季度,美国为2021年二季度)。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复苏的起点更晚,弹性更弱,至今未回到疫情前潜在路径。也因此,中国提前进入下行周期,去年三四季度经济增速均低于潜在水平。去年12月是低点,今年以来各项宏观指标已显示复苏。随着海外供给弹性的恢复和需求侧政策的退出,中国维持两年高出口景气度会缓慢下行。本次疫情是“加速器”,据国内一家国际物流企业负责人表示,出口订单的压力或在二季度以后的出口数据中逐渐显现(当前出口订单还是去年的),故今年依靠内需“稳增长”的压力会上升。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