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信通院刘阳:Web3.0或会彻底改变网络空间与物理空间的关系|链新线上沙龙

作者 | 廖羽     

2022年05月12日 10:27  

本文3853字,约6分钟

Web3.0的信仰绝不是塑造新的垄断,而是分布式自主管理,是鼓励创造、鼓励协作的生态。

最近,Web3.0概念爆火。

有人说,中国互联网大厂的中生代正在逃离、迁徙,奔向Web3.0的乐土;有人说,Web3.0是海外虚拟经济的新一轮炒作,和中国无关。

Web3.0到底是什么?它如今发展到什么阶段了?它与互联网有何差异?它真的是无可抵挡的未来吗?它究竟有何实际价值?

2022年5月10日,由《链新》主办的“看见未来”线上沙龙第十期,以“我们如何参与Web3.0浪潮?”为话题,与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中国信通院智能+学院以及灵境藏品数藏平台等多个平台方合作,邀请到中国信通院工业互联网与物联网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刘阳,以直播问答的形式,对Web3.0相关问题进行解答。

数字身份与数字资产是Web3.0两大核心技术

链新:什么是Web3.0,与当下人们使用的互联网有什么不同之处?

刘阳:截至目前,Web3.0其实还没有特别明确的学术定义,甚至中文翻译也没有确定下来,我们大多称之为“第三代互联网框架”或者“新一代互联网框架”,Web3.0实际上就是我们互联网体系架构的一次演进和升级。

Web3.0概念最早出现是在1998年,由英国计算机科学家蒂姆伯纳斯·李提出,如今Web3.0再次热起来,是由于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加文·伍德在2014年所提出的设想,其核心理念是通过新的协议和行动,让互联网更加去中心化、更加安全,让用户掌握自己的数字身份和数字资产,从而打破平台垄断,开启新的全球数字经济浪潮。

链新:Web3.0的核心技术有哪些呢?

刘阳:截至目前,我们主要看到了Web3.0的“两个半”核心要素,两个明确的要素是指“数字身份和数字资产”,半个待定的是指“数字对象”。

数字身份技术源于现有互联网架构缺少对身份的统筹考虑和统一设计。Web3.0将使用分布式、可自主管理的数字身份,即自主管理身份(Self-Sovereign Identity,SSI)。

数字资产的技术,是源于现有互联网架构缺少对价值的判断评估和服务能力。Web3.0借助区块链技术,通过运用基于共识的数学算法,在机器之间建立“信任”网络,通过技术背书来进行全新信用创造,从而形成可确权、可交易的数字资产。

另外关于数字对象的技术,是因为现有互联网架构缺少对数据的标准规范和服务完善。目前已经出现了很多可能的技术方案,但还没有达成技术路线的共识。

链新:最近关于Web3.0的讨论非常多,它真的是不可避免的未来吗?你认为Web3.0时代的最大价值是什么? 

刘阳:我认为这将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变革性机遇,Web3.0的演进可能会彻底改变网络空间与物理空间的关系。支撑数字经济发展最关键的技术正在形成,支撑数字世界完整性运行的技术正在形成。随着人类社会中各种身份和权利真正的借助数字身份进入Web3.0,随着数字资产、数字货币等经济要素的不断完备,随着基于区块链技术可信任的智能合约自动执行,数字空间中真正的自动化闭环开始完成。过去是线下挣钱,线上消费;未来可能是线上挣钱,线下消费。

链新:据你观察,目前web3.0发展到哪个阶段了?

刘阳:真正能够起到变革性作用的战略技术,通常都要经历一个从理念到技术试验、技术中试、规模应用、生态成熟的过程,大概每一代都需要10年左右的发展时间。而Web3.0的核心技术框架都没有定型,以Web3.0为关键词的学术论文和专利也寥寥无几。应该说,全球的Web3.0发展仍然处于初期。

链新:同Web3.0一同火起来的还有元宇宙概念?元宇宙和Web3.0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刘阳:我想尽量用对比的方式,试着去阐述这两种概念的区别。

首先,区块链和Web3.0很像曾经的TCI/IP和互联网。互联网架构设计并没有要求必须基于某种特定的技术,尽管事实上最后胜出的是TCP/IP。类似的是,Web3.0强调用户可以自主管理数字身份、数字资产,不是说必须基于区块链,但实际上很可能这就是最后的Web3.0系统实现方式。

其次,对于Web3.0和元宇宙,其实很像互联网和数字世界。一个采用了数字技术、存在通信需求的数字世界,可能并不需要互联网,或者说基于TCP/IP协议的Internet这个公众网络,而未来可能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元宇宙,也不一定都基于Web3.0。

总结起来,区块链是一种技术系统,Web3.0是一个网络框架,而元宇宙则是一个空间概念。由于我们对元宇宙这个遥远的空间概念寄予了太多美好的期望,使其更容易吸引来自产业界的关注和支持,但其大部分在短期内难以实现,我们应该多几分包容。

Web3.0是互联网演进和升级的变革性机遇

链新:有人说,Web3.0是海外虚拟经济的新一轮炒作,和中国无关。你如何看?

刘阳:Web3.0不是一个噱头性的概念,它背后的数字身份、数字资产、数字对象等关键技术都是互联网架构演进的重要方向,也是技术专家长期关注的研究方向。而且“开放的互联互通”本就是互联网的首要特征,全球互联网已经形成了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技术、产品、设施、治理等各种因素互相影响。

正如Web3.0所倡导的理念,全球网络将走向分布式的自主管理,但并不是孤立自治,而是在尊重每一个数字对象、每一位用户基础上,更加开放、灵活的互联。我们在面对Web3.0这样一个新事物时,已经在开展大量的努力。

例如在底层框架方面,我们国家的研究机构直接参与建设像星火链网、BSN、长安链这样一些重要基础设施;在应用方面,我们借助分布式标识等技术在供应链金融、工业互联网数据共享等领域的实践,要远远超过海外的实际规模。

总的来说,Web3.0是互联网演进和升级的变革性机遇,对所有使用互联网的地区和用户都会带来重要的影响。

链新:目前中国境内的NFT我们叫做数字藏品,各大互联网巨头企业也纷纷布局,但各平台使用的多为联盟链,而非公链,您认为联盟链和公链哪个更具有Web3.0的基因?

刘阳:公有链和联盟链的区别主要在于准入机制,公有链面向所有参与者开放,联盟链通常面向特定的组织或伙伴进行开放,两者共识机制存在差异,国内联盟链比较多,还有一部分许可公有链的探索。

目前国内现在非常克制的探索数字藏品可能不是一件坏事。国内外的进展存在差异,但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先考虑清楚背景、技术验证,会更加稳妥。如果在技术探索阶段就受着资本和盈利的摆布,很容易进入狂热状态,忘记做数字藏品的初心。

此外,由于国内目前不允许数字藏品进行二次交易,所以基于联盟链去支撑数字藏品的凭证记录,并没有技术问题。

链新:一些大型企业可能刚开始做数字转型,马上就迎来了第三代互联网,他们该何去何从呢?

刘阳:没有数字化,就谈不上网络化、智能化。所以今天的大部分企业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首先是要完成数据采集、流程数字化等基础问题。企业们没准备好,Web3.0也还没有准备好,它的成熟需要时间,Web3.0的很多理念、技术、产品,可以分布式的在产业中去实践,去寻找更加有价值的增量应用。

此外,Web3.0的信仰绝不是塑造新的垄断,而是分布式自主管理,是鼓励创造、鼓励协作的生态。

链新:中国信通院主导开发的星火·链网在中国Web3.0的时代将发挥哪些作用?

刘阳:星火·链网是在工业和信息化的重大专项支持下,由中国信通院牵头、联合北航、北邮、中国联通等多家大型企事业单位建设的国家区块链新型融合基础设施,是为持续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推动数字资产价值化,利用区块链自主创新能力而谋划布局面向数字经济的“新型基础设施”。5月20日,“星火·链网”也即将上线数字藏品业务,提供数字资产的注册和认证服务。

参与Web3.0的四部曲

链新:普通人如何参与到Web3.0里,找到这些方向后我们应该做什么?

刘阳:首先是认识它,究竟什么是区块链、Web3.0、元宇宙,这些概念的关系是什么?其次是学习它,特别是我们的研究机构、高等院校、企业,特别是我们的研发人员,不能一直停留在认识的阶段,要去跟踪Web3.0后面的这些核心技术。第三是创造它,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我们完全可以去尝试创造这些基于分布式标识的数字身份、基于分布式自主数据管理的新应用模式。第四是规范它,只有充分地使用Web3.0,充分地验证,才能提出准确的治理需求。

最后,全球的规则设定,也需要我们的贡献。

链新:在监管上,未来会有哪些挑战?

刘阳:其实在Web3.0的时代或者说这个社群里,我们更习惯用“治理”来代替“监管”。

确实,治理的难度非常大,一方面是治理对象变了,另一方面是治理方法变了,在Web3.0这样一个分布式的、自主管理的时代,究竟怎样去开展治理,会是一个很复杂的工作。只是为了治理而提出的治理方法,如果解决不了发展问题,就没什么可让你去治理的了。

现在治理问题还任重道远,非常期待大家一起来研究这个问题,来思考,共同来制定相应的治理规则。‍‍

嘉宾介绍:

刘阳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工业互联网与物联网所副总工程师

中国信通院智能+学院专家师资

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专家委员会委员 

主要从事区块链、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数据互操作等领域技术研究和产业推进工作。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