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能“失联”,谁来拯救观致汽车?

来源 | 凤凰weekly财经   作者 | 龚宸芫     

2022年05月13日 14:24  

本文3496字,约5分钟

宝能系又一次上演了“失联”的戏码。

因山东济南的观致直营店/4S店停业导致该区消费者维修无门,山东省汽车流通协会向观致品牌所属的宝能集团总部所在地 “深圳市罗湖区宝安北路 2088 号”邮寄发送问询函,但人去楼空信函被退回。

5月7日,协会将宝能观致汽车品牌列入消费黑名单,并发出警示:谨慎购买观致品牌汽车。

   

虽然宝能集团回应称,是因为总部搬迁导致问询函未能送达,但“失联”的戏码一旦上演就会引起投资者和消费者的众多猜想。

有意思的是,今年3月底,宝能实控人姚振华也被法院公示“下落不明”。在2021年,姚振华曾6次“下落不明”。

从被大众最看好的国产后起之秀到如今失联,观致汽车和姚振华究竟怎么了?为何总和公众玩“躲猫猫”?

《凤凰WEEKLY财经》记者调查发现,宝能方面一直没有放弃汽车业务,其与汽车相关的社交平台一直保持着更新。但是,北京、河北等地的宝能观致汽车车主纷纷反映,已陷入“售后难寻”的尴尬境地,其中,北京的授权网点表示,只能承接常规的车辆保养,对维修已是“无能为力”。

北京观致门店已“吃灰”

5月11日,《凤凰WEEKLY财经》分别探访了观致汽车位于朝阳区五方桥与大兴区的直营店,发现两家店均已经无人值守。

从探访情况来看,位于大兴区的门店玻璃上已积上一层厚厚的灰,那张“高端驾乘:观致7七折起,观致3低至6万”的红色宣传海报还挂在门口。

店内也都是完好的状态,所有展车价位表、接客座椅等都在店内陈列着,在该店的正门口,分别贴着一张招租信息和一张封条,封条的落款是“北京星光影视设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11月10日封”。

《凤凰WEEKLY财经》查阅致电观致汽车官网,发现其在北京地区共拥有5家直营店/4S店。记者拨打官方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或者空号状态。

企查查信息显示,从2021年6月到2022年3月,观致大兴门店所属的公司曾两度变更法定代表人。2022年1月30日,其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

4月15日,该公司被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至于官网上标注的3家授权维修网点,仅有一家位于朝阳的店还能开展售后业务,不过该店目前只支持到店保养车辆,不能对车辆提供维修服务。

在北京南三环西路一个汽车售卖产业园的停车场,记者还发现了3辆未上牌的观致停在露天停车场的入口处,车型均为观致7,车身上已蓄出一层灰。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三辆观致7的新车能耗标识都还未摘除,这意味着这3辆车还是未交付的新车。

而在河北地区,观致车主张先生告诉《凤凰WEEKLY财经》记者,观致汽车只剩下一家店可做维修保养。

张先生是河北保定人,2017年年中,他在保定一家观致4S店购买了观致3,开票价接近14万元;半年后,其购车的4S店倒闭了,于是他被转移到保定另一家店进行售后。

不幸的是,一年后,这家店也倒闭了。

不过,在2020年年中,观致汽车在离张先生家很近的地方又开了一个店。为此,张先生在2021年元旦还在该店买了一张优惠券,券中包含两次半价保养、部位保养等优惠。

张先生很倒霉,他买完券后不久,这家新开的店也倒闭了。

今年4月左右,张先生的观致3在行车过程中发生碰撞,轮胎爆胎,他需要对车做维修保养,但保定已经没有能做该服务的门店了。

于是他电话咨询客服,但客服表示整个河北省就只有邯郸一家店可做相关服务,北京市的店都撤了。

“客服说他们工资都还没发出来呢,更别提给车主解决修车问题了。”张先生很无奈,他家离客服告知的店有300余公里。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目前拨打观致400客服电话,发现电话已停机。

张先生其实很喜欢自己买的这台车,他表示,买车5年以来,该车没出现过大问题,“现在就怕两个问题,一是遇到事故,修车需要等待很久;二是它某个零件坏了,但没有配件。”

去年12月以来,观致已无产出

作为一家曾经背负着高端向上任务的汽车品牌,观致汽车不仅初心不再,连生命线都只剩下了“残血”。

观致汽车成立于2007年,是奇瑞汽车孵化出来的“高端”品牌。不过观致汽车发展并不顺利,其2014年开始交付车辆,但销量连年下滑。

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认为:“观致做高端的时候,中国本土的高端品牌(例如吉利的领克、长城的WEY)都还没起步,它做得太早了,成了‘先烈’。”

2017年起,宝能开始接盘观致汽车。为了宝能汽车业务的发展,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为其挖了三位原北汽的高管。 

2018年8月,宝能汽车集团专门成立了整车营销与售后维修服务的业务发展平台——宝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重点任务之一就是加快推进渠道建设。

按照宝能汽车当时公布的计划,预计在2021年年初,将发展至1000家直营店,全面建成覆盖全国240多个城市的直营服务体系。

不过,姚振华并没有“救活”观致汽车。2018年到2020年,观致汽车的销量从巅峰的6.3万辆降至1.4万辆。

乘联会数据显示,观致汽车早在2021年12月就已经无产出了,其该月产量和销量均为0。2021年,观致汽车销量为4883辆,同比下滑接近70%。

据公开报道,宝能集团从2021年年初便开始进行“人员优化”,同年7月出现大规模裁员。其中,汽车板块从年前的23000人左右裁至8400人左右,裁员比例超过了65%。

在张翔看来,“宝能入股观致,并没有全心全意造车。彼时国内房地产降温,宝能就是想借造车的话题来炒作,进行资本运作,结果就把造车的时间耽误了。”

7次“下落不明”的姚振华

自从2021年6月,宝能出现流动性危机开始,实控人姚振华就在众多司法文书中,成了一个“下落不明”的老板。

宝能系上市公司中炬高新曾在2022年1月披露,截至2021年12月末,宝能集团剔除并表金融资产及负债后的集团总资产约为4300 亿元,有息负债合计为 1918 亿元(包含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理财产品及发行的公司债券),对外担保余额308亿元。相关股东方被执行金额为185.58亿元。

《凤凰WEEKLY财经》记者梳理发现,从2021年至今,姚振华至少已收到7份“送达公告”,涉及广州、深圳、上海等多地法院,昭示其“下落不明”,最近的一次出现在今年3月下旬。

   

未撤销的法院送达公告

最近一次主要是因为宝能集团向广州银行借的7个亿贷款,没有按时偿还利息,故收到法院的传唤。

但是因为法院无法联系上姚振华,只能对相关文书采取公告送达的方式,法院公告称姚振华“下落不明”。

不过,在司法文书之外,姚振华依然有亮相的时候。宝能集团也回应称消息不实,公司已与法院方面沟通协调,相关公告会撤回。

就在2022年3月被指下落不明后不久,宝能的官方微信“中国宝能”就透露了姚振华的动向。

官微显示,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在3月28日召开的3月份董事长办公会上称,集团当前首要任务是围绕全年工作,尽快走出流动性困境。其中集团要补充资本实力,快速推进汽车、物流科技、食品科技的引战及上市工作。

姚振华还表示,这一轮暂时性困难,是在宝能战略转型中出现的,对集团的经营管理工作是一次警醒。

此前,3月22日,姚振华还在深圳疫情后复工的第一天,检查了宝能汽车深圳工厂的复产复工工作。

话虽如此,但宝能的汽车业务并没有及时作出调整,甚至近期爆出的“雷”越来越多。 

宝能或许还想在观致汽车的问题上再挣扎一把。

就在山东省将宝能观致汽车“拉黑”之后,宝能方面在回应媒体时表示,宝能汽车全国服务热线也在正常服务中。同时,宝能汽车正在积极开拓授权维修服务商,预计年底能覆盖300个城市,超过500家维修服务商,以满足客户的售后服务需求。 

从姚老板一贯大开大合的行事风格来看,如果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汽车上面的话,也许他真的有一天还能再做到这个目标。不过,其中的观致车主会被“晾”多久,就很难说了。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