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上市企业观察|连续亏损三年,威龙葡萄酒如何脱困?

作者 | 路遥   编辑 | 门国锋

2022年05月16日 15:13  

本文3953字,约6分钟

控股股东违规担保和连续三年亏损已成为过去,威龙股份有望“浴火重生”。

作为中国排名第三的葡萄酒生产企业,威龙股份(603779.SH)近三年的发展有些坎坷。一方面,在进口葡萄酒的冲击下,该公司销售下滑,市场不断萎缩;另一方面,原控股股东、公司董事长王珍海违规担保,导致上市公司部分资产先后被冻结,一度影响到该公司正常的融资和经营。

 “截至2021年末公司已经连续三年亏损。不过,这并不会导致公司被实施风险警示或者退市。因为按照新修订的《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2年1月修订)》规定,在上市公司净利润连续为负的情况下,只有营收不足1亿元才会被ST,显然公司并不符合这一条规定。”威龙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孙兆学在电话中对笔者表示。

有投资者对笔者表示,交易所上市规则的调整给威龙股份带来了转机。毕竟上市公司一旦被ST,其股价将会遭受到严重的利空影响。除此之外,还可能会导致市场交易乏力,出现流动性危机,继而对上市公司正常的融资活动造成影响。

“当前情况下,威龙股份如何摆脱内忧外患的不利影响,扭转三年以来的持续亏损是该公司的首要任务。”该投资者进一步表示。

违规担保影响基本消除

威龙股份位于山东省龙口市,成立于1998年,于2016年5月上市,是中国大型葡萄酒生产企业之一。其旗下“威龙”品牌是中国驰名商标,在江浙沪等华东地区拥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品牌号召力。特别是其另辟蹊径,通过对酿酒葡萄种植和酿造工艺全程把握下打造的“有机葡萄酒”产品,深受消费者喜爱,成为该公司差异化经营的亮点。

受益于该策略的成功,威龙股份自上市以来,业务得到快速发展,营收规模和净利润水平稳步提升。不过,随着2019年10月7日,该公司原控股股东、董事长王珍海持有的1765.80万股股份被轮候冻结这一信息的披露,威龙股份违规对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担保的事件被公之于众,成为该公司经营恶化的导火索。

公开资料显示,王珍海在2018年11月30日—2019年6月21日期间,先后与烟台银行龙口支行、龙口农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龙口支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水分行等多家银行及民间借贷发生多笔金融借款纠纷,涉及金额共计人民币2.51亿元。在借款过程中,王珍海在未按照《公司章程》的要求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等内部决策程序,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未按照内部制度要求履行规范用印流程的情况下,擅自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提供担保。

其后,由于王珍海无力偿还借款,其所持有的威龙股份股票被轮候冻结,该违规担保事件才被正式公开。

威龙股份公告显示,该事件对上市公司造成了重大影响。

首当其冲的是控股股东违规担保事件暴露了该公司存在严重的内控管理漏洞,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多条规定,其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其次实控人王珍海所持股份先后被冻结并被司法拍卖,导致该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除此之外,违规担保事件还导致威龙股份部分资产被冻结,致使该公司正常的融资渠道受到限制。在销售收入大幅下滑的背景下,其用于经营活动的资金开始趋紧,严重影响了该公司正常的经营活动。

受此多方面因素影响,威龙股份业绩大幅下滑,出现了连续三年亏损现象。

数据来源:威龙股份招股书及历年年报

在谈到截至目前违规担保对上市公司的影响时,孙兆学对笔者表示,在2021年4月,原控股股东以其自有资产通过以物抵债的方式对上市公司进行了偿还,该违规担保已经全部解除完毕。

“截至目前,上市公司仍有部分资产处于查封状态,公司正在通过法律途径向法院积极申请解封。现在公司的各项经营已经恢复至正常状态。”孙兆学进一步解释。

笔者查阅资料发现,目前该公司被查封的资产主要包括其权证号为《龙房权证芦头字第2012-00011号》的房产、《龙国用(2010)第0388号》和《龙国用(2010)第0140号》的土地,查封的固定资产账面价值为2959.39万元,查封的无形资产账面价值为4203.73万元。

图片来源:威龙股份公告截图

资产计提减值后轻装上阵

摆脱了违规担保这个不利因素的影响之后,威龙股份在2021年营收实现了小规模增长,扭转了其连续三年的下滑趋势。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依旧没有摆脱净利润大额亏损的尴尬。

威龙股份2021年年报显示,2021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7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7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4亿元,较上年同期亏损幅度扩大88.4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3.71亿元,较上年同期亏损扩大102.36%。

数据来源:威龙股份历年年报

透过该公司2021年财务报表可以发现,其大幅亏损主要受报告期内对资产计提减值损失所致。

资料显示,2021年其资产减值损失为人民币3.35亿元,占净亏损额的80.92%。其中,资产减值损失主要来自于澳大利亚子公司的存货、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减值。

威龙股份在2021年年报中披露,近年来澳大利亚葡萄原酒出口不畅,造成其子公司原酒积压,价格下降,进而造成原酒减值;除此之外,出口不畅和原酒积压还导致了该子公司运转效率降低,进而造成产能利用率下降。

图片来源:威龙股份2021年年报截图

孙兆学对笔者表示,受疫情影响,该公司的产品销量不佳。综合考量之下,公司对旗下所有资产进行了全面梳理,将其中该减值的资产进行了充分的减值处理。受此影响,导致该公司2021年业绩亏损。

有业内人士对笔者表示,资产减值是指资产的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企业通过确认资产价值,不仅可以消化长期积累的不良资产,而且能够提高资产的质量,使资产能够真实地反应企业当前的资产状况。

“威龙股份的资产减值是可以预料到的。自2020年11月以来,中国商务部对原产澳大利亚的葡萄酒收取107.1%-212.1%不等的费用,使得澳大利亚葡萄酒面临通关难的问题,导致其子公司原酒难以及时运回国内。由此导致其原酒价值下降,进而造成减值。值得注意的是,减值后该公司可以甩掉包袱,实现轻装上阵,有利于后续发展。”该业内人士解释。

脱困仍面临阻力

2022年一季度威龙股份迎来业绩的“开门红”。

该公司一季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1.4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0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05.39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189.36%。

值得注意的是,一季度大幅增长的净利润并无法证明该公司已经脱困,其高增长的数据背后仍旧隐藏着一些阻力。

威龙股份面对的第一道难题是股权分散。由于原控股股东王珍海大部分股权被司法拍卖,导致其股权结构发生重大变化。

截至目前,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深圳市仕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7418.30万股,持股比例为22.29%;第二大股东于是资本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于是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持有6257.188万股,持股比例为18.80%。二者持股比例接近,导致该公司大股东持股分散,实控人缺失。

中信证券西南股份有限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经理对笔者表示,上市公司无实控人对该公司的发展极为不利。无实控人的公司可能会遭到恶意收购,从而导致控股权不稳定;同时,无实控人会导致主要股东意见分歧严重,进而影响公司经营、决策效率延缓等多种情况。

“对威龙股份来说,在该公司连续多年亏损,需要扭转经营颓势的情况下,实控人的缺失非常不利。”该投资经理解释。

对此孙兆学则发表了不一样的观点。

孙兆学表示,现阶段没有实控人并不会给公司带来不利影响。“前两大股东是通过司法拍卖取得的股权,他们的背景是投资机构,并没有专业的葡萄酒运营经验。目前情况下,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并未参与到公司的经营管理上来,公司依旧按照之前的经营方案来运行。”孙兆学解释。

除实控人缺失这一问题,威龙股份面临更大的难题是近两年以来销售额的大幅下滑。

在进口葡萄酒的冲击和该公司违规担保等多重不利因素的影响之下,威龙股份的葡萄酒销售出现大幅下滑。特别是在2020年,其主要葡萄酒产品销量均出现大幅下滑,虽然2021年销售出现好转迹象,但与以往年份相比仍旧有不少差距。

受产品销量下滑影响,该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受到较大影响,其产能利用率大幅下降。山东某上市公司财务总监对笔者表示,产能利用率直接关系到企业生产成本的高低。其中,产能利用率过低会造成人员、生产设备的闲置以及成本的浪费。

数据来源:威龙股份历年年报

孙兆学表示,产能利用率的下降主要是因为市场销售较差造成的。目前公司的产能、原料充足,但由于受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市场销售不理想。后续如果疫情管控放松销售好转,这些问题都会得到改善。

“对比国内其他葡萄酒上市公司来看的话,葡萄酒市场销量下滑是个普遍现象,从张裕A(000869.SZ)、通葡股份(600365.SH)、中葡股份(600084.SH)等5家上市公司的经营数据来看,近几年以来,国内葡萄酒生产企业销售普遍不理想。”孙兆学解释。

在谈到下一步如何改善销售不理想的问题时,孙兆学表示,该公司在2021年10月发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预案,计划通过募集资金来改善公司的经营状况。

“在募投项目中,公司计划通过打造‘社交新零售体系项目’来拓展公司的销售,包括线上和线下两个步骤。其中,线下方面,公司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新建200家葡萄酒体验馆项目;线上计划通过打造新零售体系项目。通过线下、线上共同发力来巩固市场地位,提升市场竞争力,同时也要努力改善销售过于集中于华东地区的缺陷。目前非公开发行正处于排队审核状态。”孙兆学进一步解释。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