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锂矿拍卖遭疯抢:竞价飙升百余倍已超四亿元

来源 | 第一财经   作者 | 肖逸思   编辑 | 李溯婉

2022年05月18日 17:58  

本文1636字,约2分钟

锂价随着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而疯涨,锂矿成了“香饽饽”。

截至5月18日下午4点,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斯诺威矿业”)54.3%股权的拍卖还在持续,18人报名,超50万人围观,超2300次出价。

这场竞拍本应在5月16日10时至5月17日10时期间进行,但因为在竞价活动结束前,每最后5分钟均不断有竞买人出价,目前已延时近30个小时,拍卖价格也从起拍价335万元拍到了超4.1亿元。

image

锂矿拍卖遭哄抢

对于这场火热竞拍的标的,处置单位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并未进行详细描述。

工商信息显示,斯诺威矿业成立于2008年11月,法定代表人符兵,注册资本5075万元,实缴资本2215万元,参保人数3人。

名不见经传且深陷经营危机的斯诺威矿业之所以引来众人哄抢,是因为它背后拥有德扯弄巴锂矿的探矿权。竞买人其实是在竞拍一座位于四川省雅江县的锂矿探矿权。

该锂矿属于四川甲基卡锂辉石矿区,矿区面积1.14平方千米,资源储量2492.4万吨,规划生产能力100万吨/年,属于特大型锂矿。截至2021年6月30日,斯诺威矿业拥有的德扯弄巴锂矿、石英岩矿详查探矿权的评估价值为9.74亿元。

近年来,因为新能源汽车和储能市场快速发展,锂电池需求大涨,锂精矿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澳洲矿企Pilbara的锂精矿拍卖一直是全球锂精矿价格走势的风向标,今年4月底,Pilbara本年度首次锂精矿拍卖最终成交价格定格在5650美元/吨,是上一次拍卖成交价的1.4倍。

去年7月、9月、10月,Pilbara展开了三次锂精矿拍卖,成交价格分别为1250美元/吨、2240美元/吨、2350美元/吨。

锂精矿价格的疯涨让锂矿变成了“香饽饽”。在目前已探测到的全球锂资源中,锂盐主要集中在南美“三角”,即阿根廷、智利和玻利维亚,锂辉石矿则主要集中在澳洲西部,中国的锂辉石矿主要在四川。去年开始,矿业公司、锂盐、动力电池企业不断在全球“囤”矿,有的甚至不惜为抢矿“大打出手”。

对于此次表现最积极的几家“神秘公司”,一位锂电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来自四川的企业抢标的概率更大。市场此前猜测,潜在有兴趣的企业基本来自四川,包括川能动力、四川路桥、融捷股份、盛新锂能、协鑫能科等,其中,协鑫能科虽是江苏企业,但曾与新希望集团旗下公司合作投资新能源上游资源。

或有“瑕疵”的探矿权

虽然此次拍卖热度颇高,但此次抢拍的德扯弄巴锂矿探矿权或有“瑕疵”。

斯诺威矿业于2009年6月正式取得德扯弄巴石英岩矿探矿权。2013年6月,斯诺威矿业申请将勘查矿种变更为锂矿、石英岩矿,此后多年间,公司又多次申请保留探矿权,但该矿一直未公布过开发成果。

在被申请破产后,斯诺威矿业曾三次公开招募意向投资人,结果均未成交。2020年2月,斯诺威矿业54.3%的股权曾挂在平台上进行拍卖,当时起拍价为8.49亿元,资产评估价为12.13亿元,但最后因“案外人对标的物的查封提出异议”,拍卖被迫中止。

此次拍卖起拍价降至335万元,记者从斯诺威矿业内部人士处获悉,这与德扯弄巴锂矿探矿权存在风险有关。

根据斯诺威矿业破产管理人发布的公告,斯诺威矿业拥有的德扯弄巴锂矿探矿权已于2021年6月30日到期,此前已办理三次探矿权保留工作,目前正在继续办理探矿权第四次保留工作。因探矿权未取得第四次保留手续,管理人不承诺为意向投资人办理探矿权过户手续。

至于第四次保留工作能否成功、何时能保留成功的问题,上述内部人士表示,公司也并不能确定,这是有风险的。

据四川省自然资源厅相关经办人员介绍,因探矿权证在取得及增补矿种阶段涉嫌存在违法、违规事由,相关行政部门正在组织调查工作。因此,探矿权保留工作推进缓慢且存在矿权灭失的风险。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