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重启汽车下乡,县城乡村车市空间究竟有多大?

作者 | 《财经》记者 李阳    编辑 | 李皙寅

2022年05月18日 19:02  

本文2153字,约3分钟

让居民的预期向好,敢于消费是提振消费最关键、最持久的因素

今年四月,中国汽车市场创十年新低,产销分别达成120.5万辆和118.1万辆,环比下降46.2%和47.1%,同比下降46.1%和47.6%。

车市承压下,新一轮政策救市提上日程。近日,有消息称2022年汽车下乡政策有望在6月出台,主要针对15万元以内的汽车,燃油车和新能源汽车都能获得补贴,每辆车型的补贴范围在3000元~5000元。

对此,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向《财经》记者表示,“汽车下乡政策推出时间,我不确定,但近两年一直有相关的政策出台,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起到汽车宣传的作用。”

中汽协副总工程师许海东告诉《财经》记者,“除却刺激性政策,经济及消费者信心的恢复特别重要,这是促动消费者敢于消费的根本因素。”

中国汽车市场沉疴已久,政策救市提上日程

2022年4月,受疫情影响,中国汽车工业从生产到销售皆陷入谷底,4月产销遭遇折半,创十年新低;且受4月车市影响,中国汽车市场一季度取得的“开门红”优势不再。中汽协数据显示,1月-4月中国共售新车769.1万辆,同比下滑12.1%。

汽车市场萎靡不振,汽车供应链同样沉疴待解。2022年春天,新能源车和燃油车相继出现两次大规模涨价潮,背后原因直指原材料价格。

中汽协副秘书长陈士华向《财经》记者表示,“2021年1月碳酸锂的价格大概是5万元/吨,今年1月已经快到40万元/吨了,一年的时间涨了将近八倍。”镍、钴等稀有金属价格也大幅上涨。

魏牌汽车CEO李瑞峰也在社交媒体上诉苦:“现在不光是芯片、电池材料成本持续上涨,钢铁、橡胶、铝合金价格都在上涨,确实扛不住了。”

大规模涨价意味着原材料供求已严重失衡。自2019年疫情暴发以来,汽车供应链就持续受到挑战,尤其芯片供应问题,直到现在仍是车企心头之痛。

从生产端到销售端,中国汽车市场都面临着巨大挑战,政策救市迫在眉睫。中汽协常务副会长付炳锋也在近期呼吁,“有条件的地区尽快推出相关刺激政策。”付炳锋认为当前稳增长的关键是畅通汽车供应链和物流运输,加快激活消费市场。

事实上,政策层面鼓励汽车消费的趋势已十分明显。

4月1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促进消费的政策举措,助力稳定经济基本盘和保障改善民生。提出鼓励汽车、家电等大宗消费,各地不得新增汽车限购措施,已实施限购的逐步增加增量指标;支持新能源汽车消费。

“针对低油耗乘用车的税收减免或购置补贴将有效改善需求”,惠誉评级亚太地区企业研究部董事杨菁向《财经》记者表示。杨菁预计更多省份、城市将推出类似的有时限的刺激政策,尤其是汽车产业占比较重的地区。在这其中,对低油耗燃油车的刺激政策边际效用可能更大;且生产销售低油耗车型也符合低碳减排的相关要求。

4月25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中。也明确指出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鼓励和引导大型商贸流通企业、电商平台和现代服务企业向农村延伸,推动品牌消费、品质消费进农村。以汽车、家电为重点,引导企业面向农村开展促销,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开展新能源汽车和绿色智能家电下乡,推进充电桩(站)等配套设施建设。

重启汽车下乡,能起到多大作用?

6月启动汽车下乡政策并非空穴来风。这一轮的政策救市中,县城有望成为主力军,这也不是国家第一次推行汽车下乡了。

早在2009年1月,国务院公布的《汽车行业调整振兴规划》就曾提出一项惠农政策:在2009年3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购买1.3升及以下排量的微型客车,以及将三轮汽车或低速货车报废换购轻型载货车的,给予一次性财政补贴。

受此利好影响,2009年国内微型车市场增长100万辆。2010年初“汽车下乡”政策实施延长一年,这一年车市的整体销量增幅高达32.37%。这一轮汽车下乡,成果斐然。

2018年下半年,中国汽车市场结束28年来的增长态势,并连续三年下滑。汽车下乡政策就被频繁提起。

2019年1月30日国家发改委等10部门近日联合发布《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 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中就明确提出“促进农村汽车更新换代”等六项举措,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意味着继2009年之后,时隔十年,“汽车下乡”刺激政策措施重启。

近两年,提振汽车消费政策频出,汽车下乡是重中之重。崔东树表示,新能源车和燃油车进县城具有巨大的空间,通过有条件的县城发展,形成多个全新的城市化、城镇化发展点,发展有潜力的县域经济体,壮大汽车消费的基石,县城将成为我国汽车发展新的增长点。

有分析认为,鼓励农村汽车消费的主要受益者将是自主品牌。自主品牌汽车,产品线下探,价格比较便宜,10万元以下的产品线也比较丰富,对农村市场覆盖会比较全,因此在此次汽车下乡过程中受益比较大。

有观点认为,汽车下乡让好的汽车产品能够普惠到城镇、乡村;也有观点忧虑,终端汽车消费刺激力度毕竟有限,县城、乡村的消费者仍会倾向储蓄,而非消费。

信心比黄金更重要。许海东向《财经》记者强调,经济预期向好,居民信心修复,从而敢于消费,是提振消费的最关键、最持久因素。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