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彼迎暂停中国境内业务,本土民宿平台的春天来了?

作者 | 《财经》记者 杨立赟 辛晓彤    编辑 | 余乐

2022年05月25日 19:36  

本文3195字,约5分钟

唇亡齿寒

5月24日,民宿平台爱彼迎(Airbnb)宣布,自2022年7月30日起,暂停中国境内游房源、体验及相关预订,聚焦出境游业务。

究其原因,爱彼迎表示,新冠疫情的持续反复,打乱了旅游业原本的发展步伐,也弱化了其中国境内游业务与出境游业务的协同效应,境内游业务相应地面临高成本问题。

疫情之初,爱彼迎受到较大冲击,在2020年5月裁员约 25%,于年底以68美元的IPO价格登陆纳斯达克。随着海外旅游市场恢复,爱彼迎的业绩提振、亏损收窄。截至2022年5月23日美股收盘,爱彼迎股价113.28美元,市值达731亿美元。

据媒体报道,在过去几年中,中国的住宿收入对爱彼迎整体营收贡献仅为1%。

爱彼迎留下来的房源,很快就引起了本土民宿平台的激烈争夺。途家立即宣布开通“绿色审核通道”,同时即将推出“一键上线”等多项服务,帮助房东在途家平台尽快上线。美团民宿也发布类似措施,将组建专门的房东服务团队,为房东提供房源入驻极速审核、5分钟快速响应等服务。小猪民宿虽然没有发公告,但是据《财经十一人》了解到,该平台同样也在紧急商议如何有效“接盘”。

然而,余下的民宿平台要想接盘并不容易。一方面,疫情的影响是普遍的,所有旅游企业都面临同样的压力和困境,爱彼迎的退出让其他民宿平台感到“唇亡齿寒”,很可能面临接入房源也没生意的尴尬。另一方面,各个平台上的房东有其独特性,兼容不能一蹴而就。

一位不愿具名的民宿从业者对《财经十一人》说:“我之前是爱彼迎的独家房东,就是喜欢它的文化价值、社区氛围,认可客群素质,所以我并不会选择其他平台。爱彼迎没了,我宁愿选择一些私域渠道,不是靠大平台一键搬房就能搬过去的。”

疫情之下,民宿平台都不容易

据爱彼迎官方数据,截至2021年底,该平台在全球范围内有600万个房源。这家公司自2016年开拓中国市场,超过2500万人次在中国入住过爱彼迎的民宿。

爱彼迎在中国市场也曾一度意气风发。2018年,该公司联合创始人柏思齐(Nathan Blecharczyk)在上海公开表示,中国业务单元是公司组织架构中的四大业务单元之一,有自己的预算和团队,这些团队都向中国区总裁汇报。柏思齐自己还担任了中国区主席。

当时,境内游占到爱彼迎中国区业务的50%。这一年,北京建立了一个超过200人的团队,其中一半负责研究产品。

而在疫情前的2019年,柏思齐接受腾讯新闻《潜望》采访时表示,爱彼迎在华的成绩是“超出预期”的。“在我们进入中国之前,就已经听过很多全球公司在中国很难获得成功的故事。现在我们进入中国已经四、五年了,无疑是成功的。当然,我们的一些竞争对手也做得很好,但我们绝对是中国这个生态系统的市场领导者之一。”

然而,没能扛过疫情的风暴,爱彼迎最终成了它曾经希望避免成为的失败案例。

它将在7月30日之后暂停中国境内业务,为客户留了两个月的调整期。爱彼迎公告称,将为房东和消费者免除自5月24日至7月29日期间所有中国境内游订单的服务费,并提供一系列支持服务。

《财经十一人》采访的多名爱彼迎房东表示,这两个月将继续运营。重庆一凡民宿的老板表示,也只是接到通知,没看到任何变化,“不是马上退,7月底之前照常租”。成都“漫漫”的老板也表示这段时间消费者可以正常入住。

大多数民宿业主是“多平台玩家”,不少人收到爱彼迎的通知后,已经开始往其他平台引流。

青岛的民宿业主杨先生就是“多平台玩家”,国内的大小旅游平台都用过。“2018年开始接触爱彼迎,当时的订单量很高,6月至8月的旺季,几乎没有空置率。”他说。

但是疫情之后,包括爱彼迎在内的多个平台都逐渐被他抛弃,目前只用心经营携程这一个,其优势在于流量高。他无奈地表示,“疫情下也没有多少订单,覆盖水电倒是绰绰有余,但利润没有多少了。”

杨先生对民宿业非常悲观,已经“不想接单”。“房子的价格一降再降,只有低价才能租出去。”他说,他的房子已经由去年旺季的近300元降至现在的100多元,“这里面平台要抽成10%,保洁阿姨打扫一次我还要支付50元,利润太低了,所以住两三天的订单我才会考虑,一天的通常不接。”

隋先生在京郊有一个民宿,2021年逆势加入爱彼迎,当时申办流程非常繁琐。他回忆道:“去年北京开始对民宿进行管控,爱彼迎平台受政策影响审核也在层层加码,不少房东卡在材料提交与审核上。”

每个民宿都有最适合自己的平台,隋先生的这个民宿在美团的流量最高。“美团兼顾玩乐属性,恰好我的民宿也是轰趴馆性质,我的民宿在美团能获得最高的引流。”

根据隋先生的实际经验,爱彼迎、携程、途家都是单笔10%的抽成,想要推广自己的民宿,主要依靠参加活动和刷单。

途家、小猪短租、美团等平台对爱彼迎留下的空位虎视眈眈,而它们分别代表着几个头部OTA——途家集团包含了途家、携程民宿、去哪儿民宿、蚂蚁短租等业务,是携程和去哪儿两大OTA的民宿运营方,已覆盖超过230万套房源;小猪短租则代表了飞猪的民宿业务,目前有80万套房源,其中乡村民宿房源量超过30万,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

目前民宿行业发展艰难,尤其是城市民宿面临政策、监管等多方面不稳定因素,途家、小猪均表示,乡村民宿是一大发展方向,也是疫情后增速最快的市场业务重心。

截至发稿,爱彼迎方面没有回复《财经十一人》的采访问询。

海外旅游市场能救旅企吗?

不过,爱彼迎在公告中只用了“暂停境内游”的说法,并没有表示要离开中国市场。它表示,目前亚太地区跨境游业务尚未恢复至2019年水平,未来五年内,亚太地区将成长为爱彼迎在全球范围内的最重要蓝海市场。

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接受《财经十一人》采访时表示,“爱彼迎在中国境内的市场占有率非常低,在这样的情况下维持着一个团队,实际上没有必要。从中国的防疫政策来看,目前还看不到旅游市场重启的可能性。从2020年初疫情暴发至今,相信爱彼迎已经等待了相当长的时间,作出这样一个决定,表明它在短期内不会再考虑中国境内市场。”

周鸣岐说:“另一方面,外国企业可以离开中国,而中国企业没有选择。旅游从业者的处境无需多言。大型的跨国旅游企业,例如携程、复星旅文、首旅等等,此时需要加速布局海外市场,通过海外业务来弥补国内的亏损,也算是风险对冲。”

自2月以来,丹麦、英国、瑞典、德国等欧洲主要国家逐步放开防疫限制。据酒店行业分析公司STR的数据显示,2022年3月开始,美国酒店入住率已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90%以上;欧洲地区的酒店入住率恢复至2019年的80%,4月进一步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88%。

Fastdata极数的报告显示,2021年四季度,包括Booking、Expedia、MakeMytrip、Tripadvisor、Trivago在内的五大海外在线旅游预订平台,营收同比增长三位数。海外在线旅游平台的恢复速度远超国内。

携程集团大住宿事业群相关负责人表示,携程也将抓住海外旅游市场复苏的机遇,与行业合作伙伴分享海外住宿市场复苏的红利。

携程在全球38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服务站点,上线了120万家酒店。根据携程集团财报,2021年,携程在亚洲地区的海外本国酒店预订量较2019年增长超过30%;其中,在新加坡和韩国市场,携程平台上的酒店预订量较2019年增长约三位数。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