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突围、搏上市,威马汽车与“蔚小理”还差几步?

作者 | 《财经》新媒体 刘芬    编辑 | 蒋诗舟

2022年06月20日 12:44  

本文4303字,约6分钟

谁能最快拿到资本市场的新入场券?

连续上涨的油价刺激新能源汽车销量表现不俗,资本市场上造车新势力也打响了资金争夺战。

6月初,威马汽车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此前,“蔚小理”已齐聚港股,零跑汽车也在3月递表,哪吒、高合、合众等多家车企被传筹备上市。越来越多的玩家正在入局,让谁能最快拿到资本市场新入场券多了些硝烟和看点。

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在中国主流市场所有纯电动汽车制造商中,威马汽车2021年电动SUV销量排名第一。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看,其在2021年的电动汽车总销量约为4.42万辆,较2020年翻了一番多。

然而,放在行业看,威马汽车的销量表现并不突出。据公开数据,过去一年,蔚来、小鹏、理想累计交付的电动汽车数量分别是9.14万辆、9.82万辆和9.05万辆,是威马汽车的两倍多。一起闯港股的零跑汽车在2021年累计交付4.31万辆,数量略低于威马汽车。

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分别实现营收17.62亿元、26.72亿元、47.43亿元,增幅达到51.6%和77.5%;但毛利率分别为-58.3%、-43.5%、-41.1%。报告期内,威马汽车经调整分别亏损40.44亿元、42.25亿元、53.63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过136亿元。

从“蔚小理”及零跑汽车在2021年的营收规模看,蔚来、小鹏、理想的营收均超200亿元,增幅超过100%,净亏损分别为40.16亿元、48.63亿元、3.22亿元;零跑汽车的营收仅为31.32亿元。

哪吒汽车CEO张勇在接受财联社采访时称,2025年之前是资格赛,未来才是淘汰赛。2025年年销量实现50万辆的规模,形成真正的体系化能力,才算是真正站稳了脚跟。

如果这一说法成立,对仍在“烧钱”的造车新势力而言,留下的时间似乎不多了。那么,除了销量、业绩差距之外,威马汽车在技术研发投入度,原材料上游供应,安全品控方面又表现如何?

专利纠纷悬而未决

从研发投入上看,威马汽车比零跑汽车更舍得砸钱。

2019年至2021年间,威马汽车的研发投入分别为8.93亿元、9.92亿元、9.81亿元,分别占同期总营收的50.7%、37.1%及20.7%,三年累计投入28.66亿元。同期,零跑汽车的研发投入分别为3.58亿元、2.89亿元及7.4亿元,占总营收的306.4%、45.8%和23.6%,占比下降幅度更为明显。

不过,“蔚小理”在投入金额上碾压态势更强。2021年,蔚来、小鹏、理想的研发支出分别约为46亿元、41亿元、33亿元,是威马汽车的3倍不止。根据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说法,其在2022年的研发投入将超过过去两年之和。

研发人员数量上,威马汽车与零跑汽车的情况较为接近。截至2021年底,威马汽车研发人员1141名,占公司员工总数的28.9%;零跑汽车研发人员为1082名,占比33.9%。

“蔚小理”的具体研发人员数量暂未披露,不过就在去年,三家企业都相继扩大员工规模。据悉,截至2021年末,理想汽车和蔚来汽车的员工总数分别较年初增加超过7000人,威马汽车的员工总数较年初增加约1000人。

IPO前夕,威马汽车不少高管收到了公司的“大礼包”。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9年至2021年,研发负责人侯海靖以高级管理层及雇员身份获得的酬金分别为172万元、193.5万元、1.28亿元,变动较大是缘于其在后两年分别获得93.8万元及1.26亿元雇员受限制股份。此外,执行董事杜立刚也在2020年获得0.14亿元雇员受限制股份,首席财务官毕仕宇及董事长沈晖分别在2021年获得3.46亿元、12.6亿元雇员受限制股份。

研发开支中人员薪酬占比较大,在人才需求高且竞争激烈的新能源汽车行业,高薪挖人、留人的情况屡见不鲜。

有媒体曾报道,侯海靖从吉利加入威马汽车时带走近百名研发人员。威马汽车也在招股书中称,许多研发人员曾在华为、小米、阿里巴巴、上海通用汽车、丰田、吉利、比亚迪等企业工作。若以 2021年威马汽车的2.74亿元研发雇员薪酬计算,1141名研发人员每人平均年薪约为2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人才流动背后可能潜伏着侵害商业秘密纠纷。在招股书里,威马汽车披露吉利对威马汽车及旗下四家子公司提起诉讼,控告侵害商业机密,主张拥有威马汽车所持有的27项注册专利及两项专利申请的所有权。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威马汽车目前拥有87项注册专利,涉吉利纠纷的专利数占近三分之一,而零跑汽车有1495项与自研技术相关的专利及专利申请,“蔚小理”三家车企的专利数也多达上千。

“汽车行业面临的人才紧缺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整体‘人才池’不足的问题。” 谈到汽车行业究竟需要什么人才,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6月7日在微博上称,高薪抢人只是左右互博。最根本的办法是从人才培养入手,扩大基数,革新基础科学。 

“芯片成本已超电池包”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业内人士看来,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动力电池价格明显上涨。疫情加剧全球高端芯片、电芯全行业供应短缺,由此价格飙升。全国疫情多点散发,也影响到供应商对芯片的交付,与此同时行业对芯片数量和性能参数的要求又在不断提高。

2022年5月底,沈晖发布微博称,汽车芯片出现新一轮涨价,且涨价的都是必不可少的芯片。按照涨价后的价格计算,智能电动汽车的芯片成本已经超过电池包。“这也意味着电动车的行业赛道从电池转到了芯片。企业还是要做好精益化管理,避免出现终端产品涨价。”

小鹏、理想等一众车企没有扛住成本压力,掀起一波涨价潮。3月下旬,威马汽车也宣布对车价进行调整,综合补贴后售价上调7000元-26000元不等。德邦证券分析,芯片扩产本身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周期,对晶圆代工厂来说,汽车芯片又需要至少一到两年的验证时间,扩产投入的回报周期较消费电子更长,供需将长期保持紧张状态。

诸多行业人士认为,上游供应链涨价推高成本后,企业可以调整产品结构,定位毛利更高的产品,或尽可能增强在供应链中的话语权,不过并不容易。

对比来看,威马汽车的毛利率尚未转正,在2021年达到-41.1%,略好于零跑汽车的-44.3%。同期,蔚来、小鹏、理想的毛利率分别达到18.9%、12.5%和21.3%。

《财经》新媒体从威马汽车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目前在售车型价格在16万-20万元,下半年将上市的M7车型价格未定。白热化竞争中,走量的紧凑级市场逐渐吸引了更多玩家。定位中高端产品的蔚来、小鹏已开始“向下”布局,预售价在16万-23万元的小鹏P5被不少人视为紧凑级纯电轿车中的“大杀器”,特斯拉也在推出价格更低的入门级车型。

面对纷纷丰富产品矩阵的竞争者,威马汽车把突破口瞄准智能化功能的“平民化”。威马汽车目前仅拥有三款SUV及一款轿车,计划未来几年每年推出一款新车型,并且为消费者提供最全面的AD/ADAS解决方案,以协助用户处理各种驾驶场景。

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看,威马汽车并不生产智能电动汽车的部分关键硬件部件,从单一来源供货商采购BMS及电池断开单元,并自国外进口部分部件(包括芯片)。与威马汽车不同,零跑汽车从硬件到软件全部自主研发。

根据乘联会数据,2021年新能源乘用车产能利用率是58.4%,威马汽车在温州制造厂的产能虽未饱和,仍优于行业平均水平。

品控如何不“掉链”?

尽管“缺芯少电”难题未彻底解决,仍有不少新能源车企在加速扩产。

就赶考港股的零跑汽车、威马汽车而言,募资的一大用途是提升生产能力。乘联会指出,随着2022年12月31日新能源汽车补贴终止,不少产能过剩、销量不足的车企将加速淘汰。

高油价“神助攻”下,低收入人群的购买力下降将导致中低端市场的竞争更为激烈。东方证券在研报中分析,比亚迪等产品力、性价比领先的大众定位车企将在中低端市场迅速抢占市场份额,预计 2023 年起华为、小米等科技企业也将加入新能源车市场竞争,对产品力、品牌竞争力较弱的车企形成更大竞争压力。

控制成本的同时,如何解决以及避免品控问题,维持产品质量的稳定性,也成为新势力亟待突破的难关。“选购电动汽车时,比较关心的还是安全、续航、补能、价格以及充电是否方便”,一位车主对《财经》新媒体说道。

根据国家应急管理部公布的数据,2022年一季度新能源汽车火灾共计640起,比去年同期上升32%,平均每日超7例火灾。起火原因主要包括电池部件老化、外部碰撞、高温天气、电池热失控、高负荷等。

威马汽车在招股书中提到,尽管公司内部生产电池包,自第三方供货商处采购锂电池,但供货商可能无法达到威马汽车的质量标准。比如,2020年10月至2021年1月,由于第三方供应商提供的电芯存在质量问题,威马汽车自愿召回几乎全部受影响的1282辆电动汽车,以更换电池,此后转而使用另一家符合资格供货商的电芯。

2021年底及2022年初,威马汽车亦被曝出其他零星起火事故,相关监管部门已介入调查。蔚来、理想、零跑等车企交付的产品也多次被曝品控问题。威马汽车强调,2021年3月起新车均配备新电池,可争取至少60分钟的逃生时间,为中国国家标准的12倍以上。

今年4月,工信部在会议中强调,新能源汽车企业要从安全管理机制、产品质量、运行监测、售后服务、事故响应处置、网络安全等方面全面增强安全保障能力。

事实上,也能看到威马汽车在产品力上的不断加码。比如,其正在开发预计于2023年推出的Caesar底盘平台。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这项技术将快速充电时间缩短至约10分钟,而行业平均充电时间为30分钟。这背后,威马汽车已建立专有的模块化车辆开发平台,包括Living Pilot AD/ADAS平台、 Living Motion电动动力总成平台、Living Engine智能座舱平台及Ajax底盘平台,赋能智能制造和质量控制。

对比来看,威马汽车与零跑汽车的募资用途相似,主要用于研发汽车开发平台及下一代智能电动汽车,扩张业务及提升品牌知名度,提升生产能力,用作一般公司用途及营运资金。

在业内人士看来,市场真正看中的是质价两全。如果车企不能提高自身造血能力和技术潜力,做好“增量”与“存量”的平衡,淘汰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