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政协原常委、著名画家王家春:数字藏品“泥沙俱下”,也在“大浪淘沙”

作者 | 黄婉仪     

2022年06月22日 10:09  

本文2710字,约4分钟

文化数字化是大趋势。艺术家们应当积极响应国家和时代的号召,积极参与其中,借助数字技术的东风,使自己的艺术作品在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6月14日,哲理中国画创始人、陕西省政协原常委、著名文化艺术学者王家春的《画说道德经》系列数字藏品在女娲NVWA平台上首发。该藏品集共包含5幅作品,每幅作品发售300份,每份定价99元,作品首发售罄。

《画说道德经》在众多数藏IP中别具一格,作者王家春将老子的哲学智慧、丰子恺的意境以及作者本人妙趣横生的释读融合在一起,用通俗易懂的绘画方式向读者传递人生和社会哲理。今年5月,《画说道德经》被国家新闻出版署确定为推荐书目,榜居《2022年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国新出发[2022]5号)文化类书目第22名。

(《画说道德经》数字藏品)

近日,王家春在接受《链新》专访时谈到,是一位年轻的粉丝朋友推荐他接触到数字藏品的,数字藏品是一种全新的艺术品发行方式,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和创新将发挥积极作用。文化数字化是大趋势,艺术家们要积极响应国家和时代的号召。

同时,王家春也注意到,数字藏品作为一种新事物产生以后,也出现“泥沙俱下”的现象,但这也是“大浪淘沙”的过程,行业的健康发展应当逐渐走向正规化。

(哲理中国画创始人王家春)

看重数藏平台的安全和服务

《链新》:为什么选择《画说道德经》作为此次数字藏品发行?

王家春:哲理中国画是通过中国画的形式将中国传统经典表达出来。《道德经》是我们中华民族在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经典之一,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在重要讲话中引用《道德经》的经典名句,比如“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这是对领导干部的要求,不能有自己的私心,一定要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要以人民群众的心声作为自己追求的目标。

经典固然很好,但是大家看不懂,或者看完以后容易忘,所以我对《道德经》采取绘画和白话注释的方式,希望对这部经典著作的传播起到一定作用。对中国传统文化,我们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选择《画说道德经》来发行数字藏品,主要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从中得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滋养。《道德经》里面充满了治国理政的智慧、企业管理的智慧、修身齐家的智慧和健康养生的智慧。

《链新》:和此前出版作品的经历相比,发行数字藏品的过程有何不同? 

王家春:最早知道数字藏品,是我一个非常年轻的粉丝向我介绍的。这位粉丝是在杭州做数字藏品发行的,虽然到现在也没见过面,但我作为一个长辈是非常支持他去创新的,这对年轻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于是我就开始接触了数字藏品,没想到感受还挺好的,读者蛮喜欢这种形式。

传统的作品出版过程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就是把书稿写好了,然后投稿到出版社,由出版社出版就行了。数字藏品的发行我还是刚刚接触,它涉及到作品的版权授权、发行公司的对接、发行平台的选择、作品展示的方式方法等多个方面,比传统的出版过程要复杂得多。我以前选人民美术出版社,这是美术类最高规格的出版机构,很清楚不用怀疑,选它就是最好的选择。但数字藏品发行,选发行平台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在有发行公司帮我对接,这就方便多了,不管怎样,这是一个全新的体验。不过,不管是出版社发行还是数字藏品发行,初衷都是一样的,就是让优秀传统文化能够惠及每一个人。

《链新》:为何选择和女娲NVWA合作?为自己的数字藏品作品选择发行平台时,您看重哪些因素?

王家春:选择合作的发行平台,有两个因素是我最看重的。第一个因素是安全性,这不仅是说对艺术家是安全的,更关键是的是对购买数字藏品的消费者来说是安全的,所以平台的经营资质非常重要。第二个因素是平台的服务质量,包括数字藏品在互相交换、互相赠送等方面能否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后续服务。

近来有很多的数字藏品平台来找我合作,但很多一看就是皮包公司,我就回绝了。

行业发展需要“大浪淘沙”

《链新》:从艺术家的角度,你如何理解数字藏品?它和传统的艺术形式有何不同,这种全新的数字形式对传统文化的传播发扬有何积极作用?

王家春:首先,我们应当理解数字藏品具有什么收藏价值。目前行业处于发展早期,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现象,就是随随便便一个作品就拿来铸造成数字藏品。数字藏品的收藏价值应当要观赏者本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对美的喜欢,而不能是光看名气、收益等物质性的东西。花个几十块钱,就能从一幅艺术品中得到心灵的抚慰,这是多好的一件事儿。

数字藏品是当代年轻人打开艺术的思维方式,大大提高了大众欣赏艺术品的便捷性。我们经常说博物馆里的文物要活起来,数字藏品就可以发挥出独特的作用。数字藏品不是网上随随便便下载的一张图片,而是受众买下来的并自主拥有的一种数字权利。把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铸造成一种数字权利赋予人民群众,这本身就是人文情怀的延续。

《链新》:当下数字藏品市场非常热闹,甚至有一些藏品炒出翻倍的高价,存在炒作嫌疑。你如何看待当下的市场行情?

王家春:当前数字藏品行业的发展出现了一些炒作乱象,有一些作品的价格炒得很高,我感觉这个将来一定会有很多的后遗症。

我是反对把数字藏品的价格定得太高的,更倾向于价格定在几十块钱,发行量大一些,这样能让更多人买了以后,从这个数字藏品中得到文化艺术的滋养。至于将来能不能出现预期的增值,这是另外的情况了。几十块钱的成本即使将来不增值,但从欣赏数字艺术中得到的精神滋养,对受众来说也就够本儿了。

数字藏品作为一种新事物产生以后,确实出现了一种“泥沙俱下”的现象,但这也是“大浪淘沙”的过程,行业的健康发展应当逐渐走向正规化。

数字藏品在中国要健康发展,首先从业者要有版权意识;其次是受众要提高欣赏艺术品的眼光。现在数字藏品出现了一些表面上看似很前卫搞怪,实则内容很消极的一些藏品。数字藏品的受众很多是90后、00后的年轻人,我真心希望更多正能量的作品能让年轻人接触到。

《链新》:支持数字文化产业发展的政策不断落地,例如近日发布的《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你如何看待数字文化时代的到来?艺术家们又应如何抓住时代机遇?

王家春:中华文化五千年源远流长,文化数字化战略能够让传统文化更好地传播和创新。数字化对传统文化的传播是一种保护。比如说,传统古院落就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个遗产,我们可以通过数字技术对这些古建筑进行数字化存档。随着时间的推移,遇到地震或者其他天灾人祸导致古院落不在了,那么在一百年后一千年后,我们的后代还可以通过数字化复原技术欣赏到这些古院落的风貌,这就是数字化保护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体现。

文化数字化是大趋势。艺术家们应当积极响应国家和时代的号召,积极参与其中,借助数字技术的东风,使自己的艺术作品在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