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受死亡威胁的三箭资本创始人,35亿美元可以欠,炒币不能停

作者 | 方沁雨  

2022年08月01日 17:10  

本文4847字,约7分钟

随着轰动全球的币圈雷曼危机蔓延,三箭资本陷入破产清算的危机中,人去楼空。

眼看他起高楼、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用来形容Three Arrows Capital(三箭资本)的兴衰覆没,再适合不过。

3个月前,三箭资本还是加密数字货币圈的巨鲸力量,管理资产最高达到百亿美元规模,其在加密数字货币圈内的声势一度与a16Z、红杉资本相提并论。

三箭资本的创始人Su Zhu,被称作是加密世界中最有权势的男人,据传,他2021年年底在新加坡买了一艘价值2亿美元的游艇(商业管理公司Teneo此后调查价值约5000万美元),吹嘘自己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随着轰动全球的币圈雷曼危机蔓延,三箭资本陷入破产清算的危机中,人去楼空。

根据商业管理公司Teneo于7月公布的1157页报告来看,不完全统计,三箭资本现拖欠27家公司约35亿美元债权。但是,Su Zhu及相关方在过去一个月内仍然有交易加密货币的记录。

由于未能联系上三箭资本的两位关键性人物Su Zhu和Kyle Davies,Teneo称两人已逃离新加坡。

为了回应这份报告,Su Zhu和Kyle Davies在一个未知地点接受了媒体采访,并对Teneo的报告进行回击。

两位关键人物承认了三箭资本在Luna/UST崩盘事件中的投资失利,并表示被灰度比特币基金(GBTC)锁死也是重要原因——但推卸了其导致与之有资金往来的Celsius Network、Voyager Digital 等公司破产的责任,同时,Su Zhu声称游艇是一年多前在购入,个人生活并不奢侈,其家人在新加坡只有两套房。

3年金融经验,创始人靠加密货币积累数十亿美元身家

对于从事传统金融和投资银行业务的人来说,三箭资本两位创始人的发家史是传奇的。Su Zhu、Kyle Davies只有35岁,仅有3年的传统金融行业从业经验,却通过投身加密行业创业,短时积累起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资产。

作为三箭资本的创始人、CEO和首席信息官,Su Zhu因其高调激进的言论风格,在互联网上备受关注,并且至今在推特上拥有约57万粉丝。

从Su Zhu的早期采访资料可得知,Su Zhu这个名字来源于其母语,他是个华裔。6岁时,他随父母移民美国,在美国念中学和大学,毕业后混迹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金融圈。

当外界回顾三箭资本的成功时,往往会强调,两人在传统金融行业的经历帮助三箭资本获得了成功。

巧妙的是,Su Zhu本人经历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并在这场危机中被东京的瑞士信贷解雇,随后分别在2009年1月至2011年2月、2011年6月至2012年2月去了Flow Traders和德意志银行,均担任交易员。

Kyle Davies是Su Zhu的中学同学、大学同学以及同事,不过幸运的是,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Kyle Davi在瑞士信贷里留了下来,直到2012年初离开。

2012年,两位25岁的年轻人离开了传统金融行业,在旧金山创建了三箭资本,从事新兴市场外汇交易。其中,Su Zhu 负责交易和投资,Kyle Davies侧重战略业务发展。

根据Su Zhu的回忆,25岁就能创立属于自己的基金在行业内还是“比较罕见的”。

按照他们当时的对外宣称,三箭资本启动初期的资金绝大部分来自两人个人财富。两人就读的高中——菲利普斯学院是美国一所古老的精英寄宿学院,这所学校里的学生非富即贵。

2013年,三箭资本迁往新加坡。虽然那时候比特币已经引起Su Zhu的注意,但三箭资本的主要业务仍然是外汇交易,据Su Zhu称,三箭资本一度占全球新兴市场的外汇交易量近 8%的份额。

2017年末,比特币刚经历完第三轮牛市,从高点跌落,进入近3年的熊市期,三箭资本在这个时间点杀了进来。2018年9月,三箭资本全面转型投入加密数字货币。

这是个很好的时机,市场上到处都有便宜的筹码。在熊市期间,三箭资本投资了加密期权交易平台Deribit,新公链项目Avalanche、Solana和Polkadot……这些项目都在2020年的牛市爆发,使得三箭资本取得了超额回报。

这看上去有点反向操作。实际上,Su Zhu最欣赏的交易大师是索罗斯,在今年4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Su Zhu表示衍生品交易一直是三箭资本的主要收入来源,“这还与我们的风险投资息息相关”——那个时候Luna/UST还没有暴雷。

买房买游艇炫富,Luna崩盘后一夜归零

鼎盛时期的三箭资本,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持有者之一。

也许是为了庆祝成功,Su Zhu开始高调“炫富”。

2020年9月,新加坡Dalvey Road一套优质平房以2850万新元(约1.4亿人民币)的价格被买下,记载Su Zhu妻子名下。

2021年12月,Su Zhu和他的妻子又购买了位于新加坡Yarwood Ave的优质洋房(GCB),该洋房是通过信托基金持有,安排在他的女儿名下,以4480万新币(约2.4亿人民币)的价格无抵押购入。

在今年早些时候,Su Zhu的家族以5670万新元(约2.8亿人民币)价格出售了位于Holland Rise 和East Sussex Lane的房子。

重头戏是游艇,三箭资本合伙人Kyle Davies希望这艘游艇将是新加坡最大的游艇。根据Teneo公司的报告,Su Zhu和Kyle Davies在去年为一艘价值5000万美元的游艇支付了首付,而这笔首付据说是用借来的资金购入的,游艇将在未来2个月(预测是2022年8月-9月)在意大利交付。

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或许应了那句老话“欲使其灭亡,先使其疯狂”。

今年4月,因为新加坡的监管收紧,Su Zhu计划将三箭资本总部迁往迪拜。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Luna/UST在5月份暴雷。

Teneo的报告详细地阐述了Luna/UST暴雷的经过,以及三箭资本在其中遭遇的损失。在Luna/UST崩盘期间,三箭资本又向即将归零的Luna投资了2亿美元,最终血本无归。事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Kyle Davies表示这笔投资失利令三箭资本处于危险境地。

结合Teneo的报告和Kyle Davies的描述,Luna/UST的崩盘给三箭资本带来的风险敞口约为6亿美元。这与坊间的传闻基本吻合。

不仅仅赔了钱,三箭资本还与Jump Crypto、TerraForm Labs Ptd等机构成为集体诉讼的被告。

Luna/UST的崩盘影响了市场情绪,使得加密市场出现大规模的信贷收缩,而恰好三箭资本使用了大量的杠杆资金。

在7月份接受采访时,Su Zhu称Luna破产后,贷款方仍对三箭资本的财务状况“感到满意”,但是随着比特币的价格从3万美元/枚跌到2万美元/枚,三箭资本倒下了。

根据Messari对三箭资本所持有的27项资产评估,这些资产面临60%的损失。

但三箭资本却无能为力,因为较高比例的资产被锁死在GBTC(比特币信托)中。根据Teneo最新报告,三箭资本拥有近3900万股GBTC,头寸价值约10亿美元,约占GBTC总量的22%。

而且,GBTC是封闭基金,只允许投资者购买而不允许赎回,且购入后有6个月的锁仓期,投资者只能通过二级市场转让、交易退出。起初,GBTC一级二级间还存在溢价,投资者尚可寻求一定的套利空间,但自2021年初之后,GBTC从溢价跌至折价,三箭资本的套利也因此受到影响。

回顾对GBTC的投资,Su Zhu和Kyle Davies称有一部分是从众心理,且当时的利润较大,诱惑了他们,但他们做这件事没有在正确的窗口期,于是“开始亏钱,而且还变成了负数”。

类似的情况还有三箭资本在st·ETH上下的注,这也是一种实际上被锁定的资产,除非ETH2.0到来,每个st·ETH才被允许兑换成ETH,在此之前,st·ETH的持有者如果想要流动性只能通过衍生品取得。而三箭资本在st·ETH循环套利的做法相当于在st ETH上加了杠杆,以至于市场发生清算时被强制平仓。

由于大量资产缺乏流动性,无法抛售,也就无法追加保证金,三箭资本的资产疯狂缩水。同时,无力偿还借贷方资金,正在被债权人要求索赔,三箭资本就此进入破产清算环节。

今年6月底,Yarwood Ave的洋房(GCB)以3500万新元的价格被挂出,要知道同地段的洋房全新加坡只有2800栋,市场相信这是Su Zhu挂出的。而坊间传闻,这笔资金被Su Zhu要求转移至迪拜的某个银行账户,而非用于偿还债权人。

破产之后,还在从事加密货币交易?

Teneo的报告显示,三箭资本欠27家加密货币公司约35亿美元,而这些债权人已经纷纷对三箭资本提起诉讼。有一些债权人表示业务未受到影响,有一些正在申请破产。

其中最大的债权人是 Genesis Asia Pacific Pte Ltd.,它是 Digital Currency Group(DCG)经纪子公司 Genesis Global Trading的旗下部门,提供了23亿美元的贷款。这笔债权现在部分由其母公司DCG承担。

有趣的是,GBTC正是灰度(Grayscale)推出的一种信托产品,而Grayscale是DCG的子公司。这就使得三箭资本和DCG的关系变得更纠结。

Messari创始人Ryan Selkis在7月19日表示,母公司DCG的历史总净收入不过10亿美元,而Genesis因三箭资本带来的损失已经达到12亿美元。Genesis Global Trading目前对三箭资本提出了12亿美元的索赔要求。

此外,原本对将GBTC转成ETF的态度不置可否的灰度,在今年6月又一次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拒绝后,破天荒地起诉SEC。

尽管如此,DCG仍对外称,其业务未受到三箭资本影响。

其次,是正在申请破产的加密数字货币经济商Voyager Digital LLC,以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形式向三箭资本提供了超过6.85亿美元的贷款。7月25日,Voyager表示,由于FTX创始人SBF向其发出的收购报价过低,拒绝被收购。

另外还有加密交易所 Deribit 的母公司 DRB Panama Inc(价值约5100万美元)、Celsius Network(约7500 万美元的USDC 贷款)、CoinList Services(约3500万美元贷款)、FalconX (约6500 万美元贷款)等。

值得注意的是,Su Zhu和Kyle Davies的妻子Chen Kelly也分别要求三箭资本赔偿500万美元、6500万美元。

现在,三箭资本还有一些问题账目,这涉及到了“钱去哪儿”的问题:

第一,今年6月,Su Zhu和Kyle Davies将价值3160万美元稳定币转往Tai Ping ShanLimited(一个开曼群岛注册的实体),后者由Su和Kyle的妻子间接拥有。

第二,今年6月,从FTX交易所转移超过1万枚ETH(约1700万美元)到以”0x3BA”为开头到以太坊钱包地址中,而0x3BA这个地址在当月将大量st ETH(一种被锁定的ETH资产)兑换成USDT;

第三,将价值1090万美元的稳定币转移到未知地址。

Teneo特意在报告中指出,三箭资本不回应债权人,却继续交易加密货币。

今年7月,消失了将近1个月的Su Zhu终于发声了,但却是反控债权方律师。

他表示,糟糕的市场行情、相互关联的单项押注和宽松的借贷策略不止是三箭资本一家机构在经历,而游艇具有完整的资金来源,此外他本人并不享受奢侈的生活方式,他和他的家人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我们从来没有在任何俱乐部里大肆挥霍。你们也从未见过我开法拉利和兰博基尼。这是一种抹黑。” 

Su Zhu声称,他之所以消失1个月,是因为遭遇了死亡威胁,现在他和Kyle Davies正在前往迪拜,希望在未来通过私人财产进行清算。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