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纸荒:新书推迟印刷,纸巾也被抢购

作者 | 《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 | 郝洲  

2022年08月02日 18:46  

本文3604字,约5分钟

俄乌冲突对欧美造纸业的影响,不仅仅局限于木材供应减少,天然气供应减少和电价高企也让造纸厂变得无利可图

世纪初红遍全球的美国流行歌坛巨星“小甜甜”布兰妮·斯皮尔斯,最近因监管权问题与亲生父亲打官司而再次引起世人关注。她刚刚写完一本“细节火爆”的回忆录,已与出版社签署了一份据称是有史以来价值最高的出版合同之一,仅次于奥巴马的回忆录,但7月31日有消息传出,原定2023年1月出版的“小甜甜”自传被推迟出版。

未来什么时候出版?不确定。什么原因?纸张短缺。

换句大白话说,就是没有足够的纸,印她这本“畅销书”。

都怨俄乌冲突?

最近几个月,全世界都受到了纸张短缺问题的困扰。

上网搜一搜,你会看到许多这类匪夷所思的新闻:英国报纸开始变薄,页数开始变少;德国许多卷烟厂因为缺纸,香烟的生产受到不利影响;美国今后数年的选票打印,可能面临“纸荒”;印度报社采取各种措施节约纸张,包括变更版面设计、停止刊载社论、取消周末特刊;西方学术出版社频繁推迟新书出版;欧洲人今后如厕,可能需要省着用卫生纸……

导致全球范围内纸张短缺的原因很多,就欧美市场而言,主要原因包括俄乌冲突和西方制裁引发的能源紧张以及俄罗斯木材断供,与新冠疫情相关的供应链乱局,造纸业入行壁垒高、利润率低,一些相关行业的工厂出现工人罢工等。

纸张供应链其实是非常全球化的,但持续两年的新冠疫情和今年地缘政治局势的突然恶化,打断了纸张供应链上的许多环节,许多造纸厂因此减少产能,导致市场上纸张供应短缺,使其价格上涨。此外,货运成本也普遍增加,再加上受阻的物流和僵化的生产流程,种种因素,都对纸张的供应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令人沮丧的是,这种局面不太可能会在短期内出现很大的改善。

其实,如今这种局面与新冠疫情前造纸业的状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数字化的不断推进,造纸业曾经在相当长的时期里面临供过于求的困境。

俄罗斯是欧洲木材的重要来源。全球最大的纸浆生产商——巴西金鱼浆纸公司(Suzano SA)首席执行官沃尔特·沙尔卡表示,因俄乌冲突升级,俄欧之间的木材贸易已经完全被封锁,俄罗斯木材也失去了全球认证,这意味着欧洲、尤其是北欧的纸浆生产商的生产能力将受到很大的限制。

俄乌冲突对欧美造纸业的影响,不仅仅局限于俄木断供,也许更为重要的是俄气减少。

德国是欧洲造纸产量最大的国家。德国巴伐利亚纸业协会主席尤尔根·夏勒最近表示,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减少,可能会让运营造纸厂变得无利可图,因为生产纸张需要大量的水、电和天然气,而相关技术早已经过了试验和测试,无法快速改变。

“洛阳纸贵”

今天欧洲的纸张价格,已经是一年前的两倍多,这让许多需要大量纸张的行业苦不堪言。

英国报业的应对之策是减少报纸的页数。英国《每日镜报》、《每日快报》和数十家地方报纸的出版商抵达集团(Reach Plc)就是这么做的英国报业集团之一。

7月26日,抵达集团在公布公司业绩时表示,因为俄乌冲突,天然气价格急剧飙升,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木材出口也都大幅减少,而木材是造纸的主要材料,此外,自今年初以来,英国电价上涨了200%,种种因素导致报纸印刷成本升至有史以来最高的水平,也导致该公司今年上半年调整后的营业利润比去年同期降低了32%,股价下滑了29%,作为应对,该公司今年不得不把旗下报纸的页数减少了6%。

还有一些原来属于名报的英国媒体,则彻底停止了纸质报纸的印刷,成为纯粹的“电子报”。

作为全球第二大纸张和纸浆生产国,美国许多造纸厂也因同样的因素陷入了困境。业内人士认为,从纸张的供应角度来看,美国的纸张制造将在较长时间内保持低位。

“纸荒”前景甚至让筹备美国中期选举的官员为打印选票所需的纸张而发愁。关注供应链问题的选举安全官员吉姆·苏弗说,美国的纸张供应处于“有史以来最匮乏”的局面,“没有足够的纸张可供囤积”。

今年欧美印刷出版行业的几乎所有流程都出现了涨价,但消费者对各类书籍和包装材料的需求却仍然很高,在芬兰造纸工人罢工之后,业内许多公司都对纸张短缺、纸价飙升可能造成的影响提出了警告。

今年1月,芬兰跨国森林工业集团芬欧汇川旗下的数千名造纸工人罢工,罢工一直持续到4月才结束。据芬欧汇川的预测,这次罢工的损失高达2.2亿欧元。芬欧汇川旗下纸浆厂停工导致原材料供应链受阻,进口木浆价格一直居高不下。这次罢工的影响波及全球,包括中国纸企在内的各国造纸公司纷纷涨价。

除了前面说的布兰妮回忆录一类的畅销书被推迟,纸张短缺也让一些西方学术出版社被迫推迟新书的出版。

北美和欧洲的一些大学出版社表示,它们如今的印刷进程表,比过去至少要多花两倍的时间,它们因此被迫改变出版计划、选择不同类型的纸张、使用更昂贵的定制印刷机。

哈佛大学出版社的设计和出版部主任蒂姆·琼斯说,该社的一本书,从开印到上架的时间,已经从过去的八周,延长到如今的16周,其印刷成本,也从过去的11%,增加到现在的15%。该出版社目前尚未调高书价。

杜克大学出版社的情况更为糟糕:该社新书从开印到上架的时间,已经从新冠疫情前的四周,拖长到如今的9周-17周。

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每年出版大约250部学术新著,但自从今年开始以来,该社多达40%的新书都被迫推迟了出版日期,为了补救,它不得不选用不同类型的纸张和定制印刷机,但这都导致了成本的增加。

不怕纸贵,就怕纸少?

也许学术著作不是人人都会购买的商品,但人人都需要如厕,人人都会使用卫生纸和纸巾。

许多业内人士警告说,由于俄乌冲突导致天然气价格飙升,也由于纸浆库存在全球范围内大幅下降,诸如纸巾、卫生纸这样的生活必需品也可能会出现短缺,类似新冠疫情初期普通消费者抢购卫生纸的现象可能会再次重演。

为什么卫生纸在各类危机中总是属于被抢购的商品之一呢?

也许新冠疫情初期人们抢购卫生纸,是出于非理性的恐慌,但专家们所说的天然气短缺可能导致卫生纸短缺,却是有理性的逻辑链条和科学根据的。

制造卫生纸是个高能耗过程。每制造一吨纸制品,平均需要消耗11.5千兆焦耳的能源,这足以制作大约1.15万壶咖啡。

面对被俄乌冲突所加剧的能源危机,欧盟国家的造纸业尤为脆弱。

造纸业是欧盟第三大工业能源消费行业,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前,欧盟造纸业已经受到了电力成本上涨的影响。自从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天然气价格迅速飙升,而欧盟国家一直严重依赖天然气。

俄乌冲突爆发后不久,许多意大利造纸厂就被这场冲突导致的能源冲击波所击垮——它们被迫完全停产。

例如,今年3月14日,总部位于威尼斯的意大利造纸业巨头PRO-GEST集团宣布,由于能源成本持续增长,该集团旗下分布在意大利各地的六家造纸厂将全部关闭,何时复业将根据能源市场情况而定。

该集团首席执行官布鲁诺·扎戈表示,根据当时的能源价格,他们生产一吨纸不仅不能获得利润,还要赔钱,所以,集团旗下的六家造纸厂全面停工是基于成本考量的无奈之举。

PRO-GEST造纸集团是意大利果蔬纸质包装和生活卫生用纸的主要生产企业之一。该集团的6家造纸厂停产,自然会对其下游产业造成摧毁性的打击。一家包装公司的经理表示,原来使用PRO-GEST集团纸张的企业都会受到负面影响,今后意大利的纸质包装业、卫生纸和医用纸品生产厂家、甚至报刊和图书业都将面临生存危机。

意大利造纸业的行业团体“意大利造纸工业协会”(Assocarta)主席洛伦佐·波利当时悲愤地说:“新冠疫情没有能够让我们停产,但俄乌冲突引发的能源冲击波达到了这个目的。”

波利补充说,意大利造纸业扛住了2021年底的能源价格上涨,继续生产,有些造纸厂甚至在亏损的情况下坚持生产,但俄乌冲突爆发后出现的天然气价格飙升,终于击垮了它们,越来越多的意大利造纸厂被迫停产。

当然,造纸厂关门,不仅仅局限于意大利一个国家,也不仅仅局限于欧盟一个经济体。而那些没有选择关门、但仍然挣扎求生的纸企,自然会大幅提高其生产的纸张的价格,由此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就是本文前面提到的许多故事背后的原因。

不过,美国歌星布兰妮暂时无法享受回忆录出版给她带来的名利双收的好处,原因可能有所不同。

据报道,布兰妮已经收到了出版社给她的1500万美元的预付款。出版社如此出手大方,大概是预期到布兰妮回忆录出版后的丰厚利润,应该不会在乎纸价的高低。所以,出书日期被推迟的原因,应该不是纸价高,而是确实没有足以印刷那么多书的纸张。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作者微信公众号:魏城看天下)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