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元宇宙|元宇宙能否成为中国“换道引领”的机会?颜阳:核心在于“1238”!

2022年08月03日 13:32  

本文4693字,约7分钟

“工业、文旅、教育、医疗等领域都会被元宇宙带动起来。当然这肯定是有短期、中期和长期的布局。”

嘉宾简介:

颜阳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副秘书长、中国电子学会大数据专家委员会委员

 

其实,对于“元宇宙”的讨论一直都不乏反对的声音。有人认为,人类向外太空的探索才是真正的科技进步,而元宇宙是使人类变成“寄生虫”,是一种“退化”。对此,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副秘书长颜阳表示,“人类探索太空确实很伟大,因为探索太空实际上也是为人类的未来发展打下基础。这两边一定是相辅相成的。”

作为首先提到“中国特色元宇宙”的人之一,颜阳认为,现在对于传统行业进行赋能的机会来了。在元宇宙领域,这就是属于中国的机会。“另外,我们在结构化调整以后,注入了科技的力量,还要把中国文化元素它加进去。其中包括自主可控、信创等。”

在颜阳看来,元宇宙的发展在科技产业里非常重要的一种力量。“在我们的一生中,比较难以获得一生一次的机会,如果说你能抓得住,就可以把它做成一生一世的事业。”

 

(以下根据访谈实录整理)

Q:您是否支持元宇宙是人类的未来?

颜阳:我们支持元宇宙是人类发展的未来方向,而且是属于在科技产业里非常重要的一种力量。我经常说,在我们的一生中,比较难以获得一生一次的机会,如果说你能抓得住,就可以把它做成一生一世的事业。

为什么它(元宇宙)是必然(的未来方向?)我们总结了三个A。
第一个A,是Anyone,即把每一个人连接到一起,它带来的好处现在都不用过多的解释了。但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它的形态又不一样了,我们说(多)了一个A。

第二个A,是Anywhere,移动终端或者其他可便携的终端在一起,这种连接的方便性和范围也就更广了。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深入,我们看到这一趋势在于,还有更多的方式来进行联系,(即)我们说的第三个A,Anyway。元宇宙探索我们用各种方式把人、机、物连接到一起,以前只是把电脑连接到一起,很多人没想清楚它能够带来什么样的效果,但随着这么多年互联网的应用,大家已经完全感受到它的魅力所在。

如果我们真的把三个A都(做到)以后,(会发现我们)没有感知到的好处,所以我们很坚定(相信),它一定是我们人类的未来。

Q:元宇宙有哪些重要的元素?

颜阳:归纳起来,我们用1238来概括元宇宙本身很重要的要素。

“1”,我们称之为体验经济。因为整个元宇宙的经济形态可能跟我们以前说的(经济形态)有一些差别。体验经济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成为第4种经济形态。一产二产之后是三——服务业,体验经济跟三产还有差别,因为(它要)再延伸一些。在元宇宙里,它的原住民属于Z时代的人。

z时代的人有几个特点,(他们)伴随着二次元成长起来,他们对于动漫科幻有天然的好奇心理,(比如)小孩的教育,不能用传统的说教方式,(而是需要让孩子们)亲身感受,所以体验经济可能将来在元宇宙里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2代表数字孪生,数字原生没有数字孪生(加持)还不够。数字孪生前几年早在前几年就开始做了,但总觉得还是缺了些要素。这里解释它本身的原味,就到了第三,3就是当人、机、物放到元宇宙里,我们说的融合不是很片面的融合。我们把它(加以)解构结构的话,在描述人机物进入元宇宙里(时),有三个变量来代表(它们),时间、空间和实物。

时间、空间和实物可能全在虚拟世界里,也可能全在现实世界里,或者可能是有一部分在现实世界,一部分在虚拟世界。通过这一描述,可以产生8种组合,(通过)这8种组合可以看到它(元宇宙)真的是(虚实)两者之间的融合。

我们观测的太空飞行物过程中,只有一个虚拟世界,它代表的实物在时间和空间(方面)不同步,这就产生了别的场景。有些在模拟的过程中,可能现实世界都找不到对应的东西,这就是我们真正在探索元宇宙的价值。

大家可能比较容易理解阿尔法狗(Alpha Go),阿尔法狗最早跟人——李世石下棋,当时的原理还基本上是数字孪生,为什么?它学的是现实世界棋手已经下过的棋谱,学完了以后再跟人来对(弈),当然它肯定能力都比一般人强,但是那时我们看到人基本上还可以给它对抗。

最后的是4:1(Alpha Go胜利)。后来谷歌又在研发Alpha Go zero,它已经是到了2.0版,它根本不用学人的棋谱。两个Alpha Go zero自己打,自己,所以是在我们说的虚拟世界、数字世界自己训练出来的。

人这时跟它进行对垒基本上就没有胜算了。因为可能它走的算法里,好多人根本想都没想想到,所以数字原生的东西,加持以后会(给)我们的现实世界带来很大作用。

Q:有人认为,人类向外太空的探索才是真正的科技进步,而元宇宙是使人类变成“寄生虫”,是一种“退化”。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观点?

颜阳:人类探索太空确实很伟大,因为探索太空实际上(也)是为人类的未来发展打下基础。这两边一定是相辅相成的。

比如韦伯太空望远镜,美国投资了100亿(美元),而且(运行)时间也延迟了十几年,为什么?因为整个太空中的场景,只能发射上去才知道。要降低风险,必须在地球上把这些场景考虑的更全面,模拟的更真实。

据说韦伯太空望远镜有344个故障点,怎么样保证发射上去时能够非常稳妥的跳过它们?(比如)它有一个太阳伞,太阳伞打开的过程非常复杂,稍微有一个环节出问题,可能整个望远镜就毁了。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一定是要用很多的数字孪生的技术来进行模拟、推演,遇到不同的场景就可以规避得了。

最早把韦伯望远镜发射上去是探索可见光,但是人类把这一部分的知识掌握了,慢慢把它用到我们现实世界中,并不是说两端是完全隔离的。因此不管是发展人类未来的科技还是探索太空,都必须要两方并举,而不是忽略了任何一方。

Q:元宇宙可以带来哪些产业的深刻变革,并对人类的生存发展有所助益?

颜阳:以前是PGC(专业生产内容),后来是用户来产生内容,人工智能技术提高了以后,还可以人工智能产生内容。以前平台化更多是一条垂直的供应链,但是把用户端激活,产生的能量或者说流量就变得更大,而且变现能力更强,游戏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启示。另外,游戏现在还用在医疗方面,比如现在老年人的老病比较多,老年人到了一定(年龄),就像小孩一样,可能不听家人和医生(的嘱咐),用让他觉得好玩的方式参与治疗,可能会改变现在的部分康复训练手段。所以游戏不光是让更多人沉浸在游戏本身,可能对产业也会起到很大作用。

工业、文旅、教育、医疗等领域都会被带动起来。当然这肯定是有短期、中期和长期的布局。

Q:元宇宙世界里的“房地产”行业似乎也很火爆,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人们是否也需要开始在元宇宙“囤”房子?

颜阳:(人们)对于元宇宙的认识还(处于)表面。为什么?现在在元宇宙里的土地价值,实际上是跟我们的现实世界有关联的,是看它稀稀缺度,是大家对它(某块土地)的共识。如果说这种稀缺度和共识都崩溃了,它的价值可能就站不住脚了。

另外对于元宇宙来讲,如果真正是要关注原有价值,我们更多要关注虚实结合。比如很多年前,小孩用增强现实的(技术),一扫课本就有体验感很强的动画出来,它的价值跟我们现实中的关联度高,才值得投资。

初期阶段还有平台的信用价值,在真正的元宇宙中,其稀缺度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因为数字世界里,理论上来它会变得无穷(大)。这时去做投资,可能会变成击鼓堂花。社会上的诈骗,(包括)一些虚拟货币,那些人可能又换一个马甲来割韭菜,这在科技的早期阶段肯定会出现,它一定是劣币驱逐良币的阶段。

所以一定是要建立基本的知识体系,知道自身有没有能力参与到投机炒作里去,我们已经警示了风险。

Q:对于普通人而言,如何为元宇宙可能带来的重大变革和机遇做好准备?

颜阳:云宇宙来了以后,可能会更加强化个人自身价值的发挥空间,它改变了个人的从业模式,也改变了现在职业中的一些架构形式。

基于个体为主的职业会更加普及,体验经济能够发生,体现个体价值的商业生态会变得更加强化。

举个例子,一家越南的创业团队,它是做游戏的,区块链游戏。游戏挺幼稚,但是很短的时间里在某一个东南亚国家能够超过王者荣耀的排名。

这样一家公司为什么能够战胜本身已经形成了庞大的“腾讯帝国”的游戏?它用到元宇宙模式,在游戏里把传统的道具、服饰等等放到 NFT平台上做交易。

当然海外有一些数字货币的支撑,本身它设计的游戏内容很符合于 z时代的人,另外(元宇宙)经济系统带来了流量的进一步加大,所以排名现在还在上升。

这些模式叫”二维巨人”,一是平台方帮助你的受众,能够让他们沉浸其中。同时平台给予参与者很大的空间参与到内容创造,参与到经济的激励,带来了流量的相互补充,这种模式也可以用在别的实体行业里。

Q:您是首先提到“中国特色元宇宙”的人之一,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呢?

颜阳:我们说的中国特色,不是一句空话。

从信息化的三次浪潮,再到几次工业革命,中国基本上是跟随型。当我们在某些方面变跟跑的速度比较快,有人提出了“弯道超车”。而现在我们有些底气(说)到了元宇宙里,中国已经到了不仅是“跟随”和“弯道超车”的状态,而是“换道引领”。

以前的弯道超车,人家几个人一联手就把你卡住了。现在如果能做到换到引领,我们就不怕别人来卡脖子了。

当然,要达到这一的目标,我们要做很多工作。比如说我们调研了很多国内的企业,包括上市公司,中国在制造业领域里有非常非常深厚的基础,只是这几年遇到一些天花板,我们也在寻找突破的手段和方法。

现在对于传统行业进行赋能的机会来了。在元宇宙领域,这就是属于中国的机会。另外,我们在结构化调整以后,注入了科技的力量,还要把中国文化元素它加进去。其中包括自主可控、信创等,从教育层面就要奠定基础,形成中国特色的元宇宙。

Q:元宇宙有很多机会和可能性,但同时也有风险。包括伦理、道德和法律等,在这些领域的“宇宙治理”将如何实现才能使人们更好地享受元宇宙带来的优势?

颜阳:现在很多人期望着一种不现实的状态——去中心化,实际上(这)是达不到的。因为(存在)不同的平台,将来理想的情况是跨平台,我们说的元宇宙的永生状态,是一个理想的状态。它的周期也比较长,元宇宙本身要遵从规律。首先是要开放,但开放一定要有序。如果是无序的状态,按照力学的原理要变成熵增,(这会)影响其本身的发展效率。

所以不管自觉和不自觉,都要遵守一种规则。这种规则可能是有组织联盟或者机构来制定的,也可能是大家形成的一种默契,而不是说大家都到了一个无法无天的境地。

现在过渡期间实际上还有好多(问题有待解决),比如数据安全怎么解决,元宇宙里的隐私问题等,它们同样会存在,可能还会放大的存在。

再比如说现在我们在现在世界,很多技术方式是零信任,就是我们几方互不信任的情况下数据要共享。但是后来我们发觉,光用零信任还不行,还得要加上可动态调整的微信任的方式,才能提升我们的现实环境的效率。

比如说当新冠出现以后,要快速的获得数据,如果所有机构都不信任,要用非常完备的隐私计算去做,效率(就)跟不上。在突发的情况下,一定是要用通过一些授权能达到(数据共享)。到了元宇宙领域里,这些都是要探索、要解决的问题。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