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城市版图:财富流动的新密码

作者 | 《财经》研究员 王立峰   编辑 | 杨秀红

2022年08月06日 19:10  

本文4632字,约7分钟

在碳中和的路线图下,一切以能源革命为标签的科技与创新,无论是在供给端,还是消费端,都成为时代的造富机器

新能源取代房地产成为新时代的城市造富机器。

2022年上半年,受到俄乌地缘政治冲突、新冠肺炎疫情反复以及美元加息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中国资本市场上半年经历一场动荡。以半年衡量,A股各大指数呈现6%-15%不等的跌幅,其中创业板指数半年下跌15.41%。统计发现,截至6月30日,421座城市共计4814家上市公司,总市值91.1万亿元,对比年初的96.4万亿元缩水5.3万亿元。

就在这样的市场调整之下,A股市场资金结构呈现明显的调整,从高碳经济转向低碳经济,从过往的偏好以房地产为代表的“旧经济”转向新能源和创新为主的“新经济”。

受此影响,过去很多年一直被视为城市财富不二法则的地产,其财富创造效应一直在下降。今年上半年,房地产板块下跌2.57%,整体板块财富值相对于2015年6月的高点缩水超过1万亿元,约下降40%。

与房地产形成鲜明对比,新能源尽显时代财富魅力。万得(Wind)新能源指数尽管上半年微跌2.72%,实际仍然延续2019年下半年以来的扩张势头。这一指数涵盖了A股新能源生产领域的主要产业和上市公司,如隆基绿能、通威股份、明阳智能、宁德时代等。受益于新能源汽车的热销,处于新能源消费端的汽车指数上半年更是取得10%的涨幅,比亚迪、长安汽车、小康股份等表现抢眼。

我们将上市公司市值作为衡量地方城市财富总量多寡的重要指标。鉴于此,某种程度上,新能源板块的市值波动,将决定城市的财富值以及地位。

统计发现,深圳凭借新能源领域1.8万亿元总市值,位居新能源城市财富榜第一;宁德位居第二,新能源总市值1.3万亿元;排在第三位的是上海,新能源板块总市值超过6000亿元,北京、西安、宁波分别位居第四至第六位。

新兴的城市财富密码

今年夏季席卷北半球的高温天气再次将气候变暖的议题推升为舆论焦点。

为实现2050年前全球气温升高控制在2℃以内的《巴黎气候协定》愿景,全球各国正在推动一场关键的能源革命——用低碳的光伏、风电替代煤炭、石油等传统化石能源,这还被赋予了拯救地球的使命感。

全球主要大国和地区纷纷提出了雄心勃勃的能源替代计划:欧盟宣布将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中国则宣布了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宏大愿景,美国、日本等也分别提出了不同的能源替代和碳中和路线图。

影响是直接且深远的。在碳中和的路线图下,一切以能源革命为标签的科技与创新,无论是在供给端,还是消费端,都成为时代的造富机器。光伏、风电,抑或是氢能源,锂电池、储能,以及电动汽车等板块备受投资者追捧。

整个新能源领域上半年在A股市场经历了一轮绝地反击。Wind数据显示,上半年光伏板块指数微跌3.57%,风力发电指数跌4.92%,新能源汽车指数微跌2.82%,储能指数微跌4.04%,锂电池指数跌8.27%……这些板块指数的整体表现优于市场。

与之相反。代表“旧经济”的房地产又经过了一个糟糕的半年。从2015年6月的高点以来,房地产板块指数就处于持续的下降趋势中。刚刚过去的半年,该指数进一步下降了2.57%。截至今年6月30日,Wind房地产板块总市值1.77万亿元,这其中还包含了万科、保利、招商蛇口等一线大型房地产开发商。

尽管房地产在中国经济中依然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但不可否认的是,整体来看,房地产板块已经很难为投资者进一步创造更多财富了。

中国正处于经济转型的大潮之中。基于不同的市场发展前景,代表新经济发展方向的新能源与代表“旧经济”的房地产在资本市场呈现明显的撕裂,这蕴含着财富创造能力的差异。

这当然也意味着,能够抓住这波新能源机遇的城市,未来将在中国的城市财富地图上将占据更好的位置,典型的城市如福建宁德(宁德时代),再如深圳(比亚迪、德方纳米、格林美等)、上海(璞泰来)、惠州(亿纬锂能)、成都(天齐锂业)、合肥(阳光电源)、西安(隆基绿能)等。

下表为截至2022年上半年,基于新能源产业的城市财富分布图。我们统计发现,前20大城市共计有125家新能源产业类公司,总市值8.7万亿元,占全部新能源产业市值的近七成。

深圳:新能源汽车之城

北上广深是中国一线大城市的代表,这四座城市财富的特点,不仅代表中国城市财富的方向,也代表中国城市财富的趋势。四大城市引领着中国创新。从数量来看,北上广深拥有1349家上市公司,占全部上市公司数量的28%,并以41%的市值占比在全国居绝对领先位置。

从新能源产业布局的角度,由于地处一线城市,人口庞大,四座城市均回避了重要的上游原材料领域,如锂矿,而是聚焦产业中游以及偏消费端的产业领域,如材料加工、整车。

从新能源产业的深度来看,深圳、广州新能源产业占所在城市上市公司的比重分别为20%以及17%,北京地区仅为3%,上海略高,为8%。围绕脱碳经济,四座城市在财富创造能力上已经出现了一定的差异。

从地方城市财富创造的主体来看,深圳很可能是最优秀的城市之一。这里不仅有华为,还有腾讯、中兴通讯等优秀的科技企业,也有比亚迪这样的新能源创新型汽车企业。

在王传福的带领下,比亚迪在新能源以及汽车领域深耕20余年,目前其动力电池出货量位居国内第二、全球第三。今年上半年,凭借64万新能源汽车销量,比亚迪一举超越特斯拉成为全球新能源车销量冠军。业绩增长驱动市值增长,今年上半年,比亚迪市值扩张23%至9000亿元;从2020年至今,比亚迪市值扩张近8倍。

鉴于比亚迪出色的市场地位,将深圳称为“新能源汽车”之城并不为过。

统计可知,深圳本地拥有新能源类公司30家,是所有城市中拥有新能源类公司数量最多的。这一数据凸显深圳在全国新能源产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

对比来看,北京、上海以及广州虽然在新能源领域也有布局,但是尚未出现类似比亚迪这样的领军型新能源企业。北京的北汽蓝谷总市值仅350亿元;上海的上汽集团的市值已经萎靡多年,目前总市值不足1900亿元;广州的广汽集团总市值不足1600亿元,均与比亚迪存在不小的差距。

从上市公司数量的角度,上海仅有新能源类公司13家,北京15家,广州8家。对比来看,深圳有30家这样的创新型企业。

就新能源汽车领域来说,在深圳之外,重庆地位逐步凸显。重庆,地处中国西南,总人口规模超过3200万人。重庆的新能源类公司虽然不多,只有四家,但是有两家从全国来看成绩突出,分别是长安汽车和小康股份,总市值分别为1700亿元和1100亿元。这两家公司受到投资者追捧,根本原因在于新能源汽车的成功卡位以及与科技巨头华为的深度合作。

长安汽车此前宣布将于2025年起停售燃油车,是中国第一家明确放弃燃油车停售时间表的传统车企,相对上汽集团、广汽集团等来说,其转型最为彻底。转型创造新财富,目前长安汽车的市值已经逼近上汽集团。

宁德:动力电池之城

时代成就了新能源,成就了福建宁德。

在整个能源结构转型中,动力电池扮演“枢纽”角色,不仅终端的消费需要动力电池的能源驱动,生产的电能也需要存储。比亚迪一度是国内最早开展动力电池研究的企业;宁德时代的成立较比亚迪晚了大约16年。不过,凭借三元锂电池的成功,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后来居上。

宁德时代,成立于2011年底,总部位于福建宁德,其创始人为曾毓群。凭借全球34%、国内近50%的市场份额,宁德时代目前已经是全球最有价值的动力电池生产企业之一。财务数据显示,宁德时代2021年实现营收1304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159亿元。

宁德时代目前总市值1.27万亿元,是A股第一家总市值超过万亿的新能源公司,总市值远超全球市占率排名第二的韩国LG新能源,后者总市值仅及宁德时代的三分之一。随着全球经济脱碳趋势进一步加强,宁德时代的地位或将更为巩固。

宁德时代的成功,造就了福建宁德的城市财富地位。以绝对的财富额衡量,宁德位居新能源城市财富榜第三。

除了宁德时代,锂电池领域还涌现出众多的优秀企业,如亿纬锂能(惠州)、赣锋锂业(新余)、恩捷股份(玉溪)、德方纳米(深圳)、璞泰来(上海)等数十家新能源创新科技公司。

这些企业的成功造就一方城市财富。以亿纬锂能为例,作为一家锂电池供应商,目前总市值1847亿元,占当地全部17家上市公司市值的42%。再比如赣锋锂业,也是著名的锂电池材料供应商,其位于江西新余,目前总市值近1900亿元,当地上市公司仅六家,赣锋锂业占当地上市公司总市值的比例,超过九成。

西安与成都:光伏之城

从产业分布看,西安、成都可以称之为中国的光伏之城。之所以这样称呼,并非因为这里光伏装机量大,主要原因在于这里有两家对中国光伏产业发展起着重大作用的上市公司,分别是隆基绿能和通威股份。

隆基绿能坐落于古城西安,是全球最大的单晶硅生厂商,其所生产的单晶硅主要应用于光伏、半导体材料等领域。财务数据显示,隆基绿能2021年全年实现营收809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91亿元。目前总市值超过4500亿元。

通威股份坐落于四川成都。通威股份的主业由两部分构成,分别是饲料加工和光伏业务,其光伏产品涉及多晶硅材料以及光伏组件。财务数据显示,通威股份2021年全年实现营收635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82亿元。目前总市值近2500亿元。

正是基于隆基绿能以及通威股份的出色市场表现,其所在城市西安、成都在新能源城市财富榜上位列第五位以及第七位。

当然,光伏业务较为出色的城市还有很多,如合肥、杭州、苏州等城市。合肥拥有阳光电源,凭借电站系统集成以及光伏逆变器,其备受投资者追捧,2020年至2021年,阳光电源总市值增长13倍,目前市值超1600亿元。

迈为股份是另外一家优秀的光伏企业,其产品主要为光伏企业提供专用的生产设备,如烧结炉、太阳能丝网印刷生产线设备等。这家公司位于苏州,成立于2010年,并于2018年底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从上市至今,迈为股份的总市值增长超过20倍,目前市值852亿元。

再如位于杭州的福斯特。福斯特的产品主要为光伏企业提供上游封装材料,即EVA(聚乙烯-聚醋酸乙烯酯共聚物)胶膜。乘着光伏东风,福斯特的总市值2020年-2021年增长4倍以上,目前总市值913亿元。

与锂电池类似,包括光伏在内的新能源领域其产业链较长。以光伏为例,涉及上游硅片、PET(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基膜,中游玻璃、电池片、密封胶、EVA、背板,以及支架、组件、蓄电池等,这意味着随着碳中和目标的推进,处于产业链上的任何一家公司都有望凭借科技与创新脱颖而出,从而为公司股东、为所在城市创造巨额的财富。

当然,整个新能源领域并不只是前述这么多。风电、水电、核电,乃至氢能源等领域也有很多非常优秀的绿色能源公司,如金风科技、明阳智能、三峡能源等,它们同样为城市创造着财富。

站在财富增长的角度,任何一家成功的公司,都是一座丰碑。正是这一家家优秀的新能源公司不断成就着一座又一座的城市,这些城市有不少过去在全国的财富版图上原本默默无闻。

实际上,我们确实也看到,不少城市尽管缺乏类似宁德时代、隆基绿能等这样突出的公司,但是由于产业布局得当,凭借科技与创新,在整个新能源产业链条上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如苏州、杭州、宁波等,它们可以称之为新能源“材料之城”,并同样在这个时代创造着财富。

(本文刊于2022年8月1日《财经》杂志)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