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涨价背后:上海执法检查发现企业每年要花上亿元“赎车”

作者 | 财经E法 张剑 编辑 | 朱弢  

2022年08月23日 16:05  

本文3005字,约4分钟

共享单车的停放秩序管理一直是城市管理者关注的焦点,但共享单车企业花费巨额成本去赎车,也确实增加了运营成本。

越来越多用户发现,共享单车骑行费在上涨。

今年1月,哈啰单车涨价,涨价后,哈啰单车的7天、30天、90天不限次卡无折扣价分别为15元、35元、90元。

8月5日,美团单车宣布,将从8月10日23时起涨价,上涨后,美团单车这三档出行卡的价格与哈啰一致。

对于价格上涨,平台给出的理由是,硬件与运维成本增加,导致终端价格上涨,但并未具体披露增加了哪些成本。

8月18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杨浦区人大常委会联动开展非机动车安全执法检查时披露,有共享单车企业仅为了“赎回”被第三方公司扣留的车辆,每年就需花费超过1亿元。一年前,曾有媒体在报道中提及过这一情况,但并未获得各方证实。

共享单车的停放秩序管理一直是城市管理者关注的焦点,但共享单车企业需要花费如此巨大的成本去“赎车”,也确实增加了运营成本。

近期,全国多地正在强化共享单车的定点取还,并强化使用技术手段,治理乱停乱放。有专家对财经E法表示,共享单车行驶、停放等管理问题,应聚焦在管理职权更明晰、路权分配更科学等方面,需要政企共同参与。

有企业每年需花上亿元“赎车”

据《文汇报》报道,为了解《上海市非机动车安全管理条例》的实施情况, 8月18日,上海市、杨浦区两级人大常委会联动开展非机动车安全执法检查,检查组在杨浦区实地检查慢行交通设施建设和管理工作情况,互联网共享单车停放管理工作情况。

调研提及,精细化执法也要为企业发展留有空间。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违规停放问题,过度投放的共享单车挤占人行道影响市容,加大清理整顿力度无可厚非,相关企业也应压实责任。但现实中,也存在“过度清理”现象。有企业在上海市投放的自行车约49.5万辆,其中超过15万辆备案车长期被扣在第三方扣车场地,导致大量闲置,每天约有2.2万辆单车因各种原因,被第三方公司扣车,需要付费取回,企业每年因此付出的取车成本超过1亿元。

对此,有人大代表提出,破局关键还在于如何让企业自觉运维。

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市人大监察司法委委员孙晔建议,可探索打分制动态调整单车数量,对企业压实责任的情况进行打分,综合评分高的企业,提高其市场投放量作为鼓励。也有人大代表表示,执法不是目的,关键是让公众和企业心服口服,自发形成自律意识,承担起主体责任,“这就要求执法力度和温度并存,用精细化管理来破局顽疾”。

共享单车被扣,企业支付巨额赎车费,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有共享单车企业提出,数量巨大的遭扣押车辆背后,是共享单车行业日益增加的运营成本。2022年1月,哈啰出行在涨价公告中曾表示,涨价系因硬件和运维成本增加。

曾经屡屡见诸报端的共享单车“坟场”,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堆积如山。这些“坟场”正是因共享单车乱停放后被扣留而形成。曾有媒体报道称,共享单车被第三方公司扣留后暂存至专用场地,等待企业来“赎车”,已经形成固定产业链。对于企业来说,“赎回”一辆单车的价格从10元到上百元不等,一些地方赎回一辆电单车的单价高达数百元。每家企业每年要支付上亿元“赎车费”。

上海此次执法检查所披露的信息证实了的确存在巨额“赎车”成本。 

共享单车停放涉及城市地面空间使用,管理权限在城市管理部门。有学者告诉财经E法,共享单车企业在早期可以免费取回车辆,然后再规范投放。但由于管理任务重,城管部门的管理重心转到车辆总量控制和停车管理秩序检查,对于违反停车管理秩序的车辆,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回收。这些第三方公司大多需要自负盈亏,收缴、运输和存放违停车辆确实也产生成本,于是逐渐形成收取“赎车费”获利的商业模式。

关于国内现有的第三方扣车公司数量,有消息称总量有上千家。其中上海有存放场地200多个,北京则有90多个。北京市昌平区的霍营地铁站、南邵等地曾有两处停放场地,8月21日,财经E法实地探访发现,这两处场地已看不到被扣留的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治理需要政企共同参与

财经E法注意到,近期,全国多地开始强化推动共享单车定点停放,以解决共享单车乱停乱放问题。

据《北京日报》报道,在回龙观、天通苑地区,从8月中旬开始,已经启用共享单车“入栏结算停放区”。具体做法是在停车区安装蓝牙道钉,同时在路灯杆安装一套由太阳能供电的蓝牙嗅探设备,与蓝牙道钉配合工作,构成了共享单车停车虚拟围栏。

蓝牙嗅探设备可以向周边直径100-140米范围内的共享单车发出蓝牙信号,接收到信号后,共享单车就无法完成落锁和结算,相当于划出了一片“禁停区”。而蓝牙道钉就相当于一把钥匙,发出的信号只覆盖入栏结算停放区,共享单车停放在围栏内,接收到蓝牙道钉发出的信号,就能够成功落锁结算。

同时,分布在停放区周围的蓝牙嗅探设备还能够收集共享单车信息,管住共享单车超量投放等情况发生。

福建省福州市从8月开始,不文明使用共享单车的用户将被全行业实施联合限制骑行7天。福州市城管委指导包括哈啰出行在内的3家共享单车企业探索精细化车辆停放管理,按照“企业自发、行业自律、共建共享”原则,联合对不文明骑行者实施积分制管理(线外停放扣3分,禁停路段停放扣5分,过江大桥、地下通道、隧道、机动车道等危险路段乱停放一次性扣10分),扣满10分将被限制骑行至少7天以上。

此外,福州市正通过“总量控制、配额管理”、第三方无差别规整、设置电子围栏等多重手段加强共享单车管理。

其实在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就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意在加强对共享单车的管理。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对财经E法表示,虽然《意见》明确,共享单车的停放管理由公安部门和城市管理部门共同指导,交通违法行为则由公安部门查处,但非机动车其实没有纳入交通部门的实际管理范畴。

顾大松建议,随着交通新业态出现,城市交通体系的合理协调对以人为本的城市交通建设极有帮助,应从监管主体上明确交通部门的职责。此外,共享单车的路权问题应被高度重视。他强调,路权不仅指通道,也包括非机动车道的硬隔离、连续及路面的整洁、停放区的优先配置或资源倾斜等。

2018年,深圳市政协委员王雪曾提出,共享单车之所以出现乱骑行、乱停放问题,根本原因在于人们无路可骑、无地可停。政府的城市和交通规划,应该在公共资源分配上,为绿色出行做好充分的准备。对此,顾大松也提出,非机动车道的提前布局和优先地位在未来道路规划中很重要。对于不合适发展共享单车的地方,可以不发展。如在一些几乎没有非机动车道的三四线城市,发展共享单车短期内很可能面临一系列问题。

8月22日,《人民日报》刊文指出,共享单车治理需要政企共同参与,提升共享单车服务市民的水平。业内人士建议,相关部门应根据城市空间承载能力、停放设施资源、公众出行需求等制定投放计划,引导企业合理有序投放车辆;具备条件的大中城市可制定适合本地特点的自行车停放区设置技术指导标准,规范共享单车停车点位设置。此外,平台企业应充分利用新技术,进一步落实主体责任,加强运营维护。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