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武汉大学教授蔡恒进:数字人民币可以作为Web3的支付工具

作者 | 黄婉仪  

2022年09月14日 10:29  

本文3044字,约4分钟

畅想Web3的经济体系,蔡恒进认为,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数据要素通证化以便进行数据交易,而数字人民币可以作为Web3的支付工具。

随着元宇宙开始展示出变革产业生态的可能性,Web3技术对构建更加安全可靠的经济秩序和价值共识机制将发挥什么作用也引发强烈关注。

根据《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Web3被命名为第三代万维网,是构建新一代网络端到端加密通信的关键技术,被列为上海市数字新基建重点任务之一。

在海外,Web3项目和技术更新迭代也层出不穷,以解构平台化为重要目标。

在Web3框架下,数据是用户个人的,而用户可以在不需要与所有人达成共识的前提下用以变现。这是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蔡恒进在最新著作《元宇宙的本质》中提出的观点。

蔡恒进是中国著名的空间物理学家、人工智能伦理学家、触觉大脑假说原创作者、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近日,蔡恒进在接受《链新》专访时分享了他对Web3的一些研究成果和看法,尤其谈到一些和常见观点不一样的思考新视角。蔡恒进表示,Web2大型互联网平台其实是脆弱的,虽然掌握了流量分发,表面上好像无所不能,但平台掌握了太多个体数据,根本承担不起数据泄露的责任。

畅想Web3的经济体系,蔡恒进认为,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数据要素通证化以便进行数据交易,而数字人民币可以作为Web3的支付工具。在实现用户自主掌握数据之后,Web3上的每个节点需要更加负责任。

(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蔡恒进)

元宇宙和Web3的发展将合二为一

《链新》:元宇宙和Web3之间是什么关系?

蔡恒进:按照互联网的发展阶段,Web2强调可读可写,Web3则强调价值可锁定、价值可转移的逻辑。Web3背后的运转机制,是非中心化的身份、数据为创作者所有、数据可以承载价值。

元宇宙更多强调的是体验,是主体在3D数字空间中的交互式体验。

目前关于Web3的一些探索,例如NFT、DeFi、DAO等,还属于散点状的探索,对元宇宙的探索阶段也还处于早期。两者之间的差别看起来还有点大,但随着时间推移,元宇宙和Web3的发展应该是合二为一,两者将共同构建数字世界的时空秩序。

我们在《元宇宙的本质》这本书里,就从Web3的意义强调了元宇宙要有时间秩序。元宇宙的本质是人类意识世界的延伸,因此元宇宙会有价值问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协作问题,特别地还有人与机器节点之间的协作问题。

区块链技术最核心的价值便是在数字空间建立时间秩序。在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前,互联网并没有绝对的时间先后顺序,拷贝同一个文件发送给不同人不强调次序差异。但有了区块链技术之后,数据块就有了明确的先后次序。

实际上,如果不考虑三维体验的话,只要有很多节点、足够多的用户、相对闭环的生态,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宽泛意义上的元宇宙。

《链新》:目前区块链在服务Web3开发上面临的瓶颈有哪些?

蔡恒进:目前区块链技术构建时间秩序需要花费很大的成本。成本主要体现在需要抢夺记账权,所有人都来争抢记账权,效率就会非常低。

比特币就是这样,通过挖矿来抢夺记账权。以太坊原来是挖矿,现在进行合并之后要按照节点掌握的stake来投票争抢记账权。

让每个人都维持一个账本,这是一个笨办法。

当前的公链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于是我们决定另辟蹊径,研究是否有别的方式形成共识,不再需要抢夺记账权,而是通过两两之间的简单信任来建立时间秩序,我们相信这个架构将是革命性的创新。

我们提出的主动哈希交互网络(Active Hash Interaction Network,AHIN)实际上可以实现这个理想,以基于通证的记账方式,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而且能够让Web1和Web2的框架通过简单改造就能变成Web3,目前从Diem衍生出来的基于Move的新公链其实已经有这个方向的创新了。

数字人民币可以作为Web3的支付工具

《链新》:如何理解Web3和数字货币、数字资产等一些概念之间的关系?

蔡恒进:国家提出要走向数字经济,数字经济显然需要有价值流通。所谓数据要素,应该像土地等其他要素一样,可以被赋予价值。

在Web3中,数据要素的价值如何实现?我们认为要把数据token化,即数据通证化。因为只有这样,才可能有真正的数据交易。数据通证化就是把数据打包成一个一个的单元,即一个一个token。个体的健康数据、企业的商业数据,这些都可以被通证化,成为数字资产来进行交易,实现数据要素的价值。

实际上token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能表达一个完整意思的东西就可以称为一个token,有种观点认为token是文字的前身,历史上八千年前就有token了,那时候甚至都没有文字。

而数字人民币可以作为Web3的计价工具、支付工具,这是毫无疑问的,从业者们也不应该对此有抵触心理。

《链新》:除了区块链技术,web3还用到哪些主要技术?

蔡恒进:人工智能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上面提到通证化的数据交易,现在有个误区就是觉得数据“可用不可见”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但这一点是值得怀疑的。在一些情况下,可以按照这条路走,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交易双方必须看到数据,否则完全信息不对称,就会造成“柠檬市场”问题,就是说大家都留一手,都不把最好的数据拿出来交易,这样会导致这个市场上的数据质量越来越差,数据交易市场也越来越乱。

所以我们认为,应当让数据在交易的时候可见,在交易之后被遗忘。这个过程不能是人作为中介来完成,而应该让AI承担数据代理的角色,进行数据真实性检测、数据价格核定谈判等等,这应该是未来数据交易所的发展方向。

另外是感知技术。物联网的感知器件,例如身体的检测仪器,都可以变成重要的Web3节点,感知器件可以成为我们的数据代理。当那些药物研发需要用到我的身体数据时,感知器件节点就能帮助我们实现数据变现。一旦这些感知器件能够实现收益,成为投资标的,行业将可以非常快速地成长。

观念是发展Web3最大的挑战

《链新》:Web2存在哪些不足,是Web3让人翘首以盼的原因?

蔡恒进:目前大家都谈到的原因是大型互联网平台垄断了利润,让创作者不能掌握自己创作内容的分发,抑制了创作者的积极性。这点显然是对的。

但还有另外一点——Web2大型平台也是很脆弱的。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大平台赚了很多钱,好像无所不能,想把流量给谁就给谁,但实际上平台掌握了太多的个体数据,这些数据一旦泄露,他们承担不起这个责任,这就是Web2大型平台的脆弱性。现在已经有互联网数据泄露的安全问题,只是还没有很多人较真索赔。所以应该由数据创建者自负其责,也同时实现自己的价值。

《链新》:发展Web3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蔡恒进:其实最大的挑战是观念上的挑战,包括从业者和监管者的观念。早期的从业者强调要去中心化、去监管,这种乌托邦的想法难以实现。考虑到效率与共识,中心是去不掉的,最多是“多中心”。去监管也是有问题的,因为人有自主性,code is law(代码即法则)也不可能实现。我们应该欢迎监管,政府作为强有力的一方应该参与Web3建设。

在我们提出的主动哈希交互网络框架中,基于用户节点之间的交互哈希,可以将双边信任转换为集体的时间顺序,在实现区块链最重要的定序属性的同时,无需浪费资源的工作量证明机制,也不需要有垄断嫌疑的权益证明机制。每个节点需要向其他节点证明自己是负责任的、可信赖的节点,否则没有节点愿意与它交互,它也就没有价值。

区块链挖矿和融资项目在中国的确出现过乱象,我们需要发展监管科技应对这类问题。中国需要原始创新,Web3为原始创新提供了高效协作的激励机制。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