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失业率为何连降四个月?

作者 | 《财经》特派香港记者 焦建 编辑 | 苏琦  

2022年09月20日 18:51  

本文2930字,约4分钟

与消费券计划、“保就业”计划等相比,假如香港进一步放宽抗疫措施促进经济恢复,劳动力短缺或错配现象或会加剧

今年6月至8月,中国香港总就业人数增加约1.62万人,失业人数减少约6300人至近16.2万人,消费、旅游相关及建造业失业率均出现回落。图为9月中旬香港新界地区一处工地上的建造业从业者正在实施道路翻新工程。《财经》记者 焦建/摄

9月19日,中国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发布有关当地劳动人口的最新数字显示:今年6月至8月,当地的失业率回落至4.1%(经季节性调整),就业不足率亦由2.2%跌至2%。

宏观而言,相关数字的改善意味着当地的总劳动人口增加了约9900人(至377.12万人),失业人数降至16.19万人(减约6300人),就业不足人数亦减少约7900人(至7.64万人)。

从2022年初至今,全球经济放缓加上第五波疫情冲击,香港经济未能延续去年的反弹动力,楼股疲弱、印花税收入不似预期、本财政年度将录得超过1000亿(港元,下同)赤字……在当地经济受疫情等一系列相关因素影响仍处于缓慢复苏态势之时,就业市场的韧性却相对超乎一系列相关人士的预期。与今年5月至7月时的4.3%相比,4.1%意味着当地的失业率继续下降了0.2个百分点。

综合相关统计数字可见,当地失业率已连续四个月呈现下降态势。今年2月至4月,当地失业率达至5.4%的年内高位,总失业人数亦攀升至20万人的水平。“最近接连几个周末我都接到猎头的电话了,微观佐证了招聘市场的景气或者说复苏程度还是可以的。”一位在当地金融业从事人力资源服务工作的人士称。

在分析为何出现这一形势时,香港特区政府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孙玉菡的解读是,“本地经济活动部分受第二阶段消费券计划的支持而继续恢复,劳工市场也随之进一步改善。预料短期内会再好转,改善的幅度将很大程度视乎本地经济活动表现。”

所谓第二阶段消费券计划,指今年8月7日起,中国香港特区政府陆续向636万名合资格市民再次发放总额超过300亿港元的消费券。与往年相比,今年为给经济通过乘数效应增加助推,所以其发放范围显得更加“普惠”,约有15万名新登记香港永居人士或新来港人士也可获发首期3000港元的消费券。

在总收入降低的背景下,消费券的“及时雨效应”不容忽视。按照9月15日公布的香港本地居民总收入及相关数字的初步统计:今年第二季以当时市价计算的香港本地居民总收入(指香港居民通过从事各项经济活动而赚取的总收入)同比下跌1.2%至7552亿元,已连续两季度同比下跌(第一季度同比下跌3.3%)。这与其经济增长的两大主要来源(金融和转口贸易)在前两个季度均录得负增长直接相关。

相关统计数据对其效应可形成佐证:4月发放第一阶段消费券后,当月当地零售销售总额上升了11.7%。一系列相关的后续效应也使得大部分的行业的失业率出现改善:6月至8月,与消费及旅游相关行业(即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务业)合计的失业率,下跌了0.3个百分点至6.2%;另一个受疫情影响的失业重灾区,餐饮服务活动业和零售业的失业率均降低0.3个百分点,分别回落至6.7%和6%。

整体而言,与5月至7月相比,6月至8月期间,香港差不多所有主要经济行业的失业率(不经季节性调整)及就业不足率均出现下跌。除了消费券的短期刺激,以下至少三方面的内外因素,亦应在不同程度上对香港的就业市场起到了相关影响:

一方面是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防疫抗疫基金”下推出“2022保就业”计划。按照今年财政预算案中公布的相关安排,政府将向雇主提供为期三个月(即2022年5月、6月和7月)的工资补贴,以协助他们保留现时雇员,甚至在疫情许可的情况下重振业务时增聘员工。合资格的自雇人士亦可申请一笔过资助。

从效果来看,这一持续推出的计划虽今年涉及资金约430亿元,但在一定程度上与企业经营形势的关联性仍然较强。“如果雇主自身都无法经营下去了,没有谁能因为拿了三个月的补贴就起死回生。”前述人力资源人士对《财经》记者称。

与之相关的另一个方面,是当地的宏观经济形势及疫情防控政策仍会持续大范围影响就业市场的景气程度。如孙玉菡所言,“近期金融状况收紧及本地疫情发展,仍可能影响劳动市场,呼吁社会各界必须继续与政府齐心合力,令本地疫情受控。”

目前中国香港对抵港人士的检疫期已经缩短至“3+4”,但相比新加坡、日本等地,防疫措施仍较严格。有相关展览业人士分析称,这使得香港今年至少流失6个大型国际贸易展,而一些展览可能一去不回,或会动摇香港作为亚洲展览之都的地位,并影响物流、酒店、零售、饮食等行业、数万从业员的生计。

在调整防疫政策方面,近期香港经济业界的各种建议层出不穷,主旨是争取11月前入境防疫,放宽至“0+7”(即取消酒店隔离,只进行7天居家医学观察,可以返工,只是不可餐厅堂食等)。按照当地多位相关人士的分析,一系列新措施或在近期内公布。

最后一个对香港就业市场产生影响的,是当地的劳动力构成出现的一系列变化,而这则是一个更加值得关注的长期性因素。

按照近日香港统计处公布的《综合住户统计调查按季统计报告》:第二季整体劳动人口数目(不含外籍家庭佣工)为343.1万人,较第一季减少5.29万人,同比减少13.13万人。再按教育程序细分:第二季持专上教育学士学位的整体人数为119.62万人,较上季少1.98万人,25至39岁年龄组别减少2.03万人,至今季的58.35万人;15至24岁亦减少9200人。

对于劳动人口的减少,不同的视角分析不同的材料会得出轻重不同的结论。大致划分,则包括老龄化退休加速、移民、进修或继续求学,以及暂离劳动力市场照顾家庭等。

整体而言,按照2017年香港相关部门发布的《香港劳动人口推算(2017年至2066年)》,当时估计香港劳动人口要到2021年至22年才到达顶峰,之后因为人口老化会逐年下跌。

但从现实来看:香港的劳动人口在2018年5月至7月已到达顶峰,当时是398.7万人。之后反复回落,到今年5月至7月的劳动人口为376.1万人,较四年前的高峰,减少了22.6万人,减幅5.7%。

其中,出生率低、老龄化对劳动力市场的持续性非正面影响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

按照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中香港总人数729.2万人,同比减少12.2万人,跌幅1.6%。人口下跌的其中一个原因是自然减少,即死亡人数高于出生人数。由2021年中至2022年中,有35,100人出生,有61,600万人死亡,减少了26,500人,是近年最多。从出生人数来看,一年只有约3.5万人出生,是此前数量的约一半。

劳动人口数量的持续下降,短期会使得失业率下降,中长期则可能会出现“有工无人做”的现象。可形成佐证的是:在当地旅游业接近完全停滞,旅游相关的零售行业受到严重影响的情况下,失业率也只有4%左右,意味着不受疫情影响的行业就业情况开始紧张,而且出现错配。假如香港进一步放宽限制措施促进经济加速恢复,劳动力短缺或错配现象可能会进一步加剧。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