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筑宋晓东:跑遍全国后,我所了解的各地政府元宇宙目标

作者 | 黄婉仪  

2022年09月23日 09:36  

本文2917字,约4分钟

在2021年财报中,风语筑提到,以城市元宇宙为战略发展契机,重点开拓元宇宙虚拟场景建设及虚拟数字空间运营业务。

2021年元宇宙概念在A股资本市场受到资金追捧之后,风语筑(603466.SH)开始被贴上元宇宙概念股的标签。

在2021年财报中,风语筑提到,以城市元宇宙为战略发展契机,重点开拓元宇宙虚拟场景建设及虚拟数字空间运营业务。为开拓元宇宙业务,2021年11月,风语筑全资子公司更名为浙江风语宙。年报显示,浙江风语宙自2021年11月以来实现数字内容制作服务收入455万元。

基于多年来在展览展示及沉浸式交互上积累的业务经验,风语筑在元宇宙业务布局中的一大动作便是和百度希壤达成了元宇宙生态共建合作伙伴关系,也因此被外界称为元宇宙的施工队。

“做元宇宙的内容发行运营商”,这是风语筑副总经理兼首席策划官宋晓东在接受《链新》专访时对公司新定位的描述。

宋晓东2014年加入风语筑,曾担任策划部策划师、策划部负责人,现任副总经理兼首席策划官,参与完成各类城市馆、企业馆、产业展示中心等近百个项目落地,有着丰富的数字空间创意经验。

2022年,宋晓东花费三个月时间奔赴全国各地,深入了解地方的元宇宙产业布局。在帮助多个地方政府打造元宇宙城市会客厅的过程中,宋晓东预测文旅领域将是元宇宙内容率先爆发的风口。

(风语筑副总经理兼首席策划官宋晓东\受访者供图)

元宇宙靠丰富内容吸引用户

链新:在元宇宙相关产业链中,风语筑扮演什么角色?

宋晓东:一开始,大家在解释元宇宙概念时更多是基于游戏端,强调七大文明等特点。但我会把元宇宙概念分为三块来理解,第一块是交互端,就是如何把元宇宙的虚拟跟现实的交互体验做出来;第二块是内容端,因为元宇宙需要提供很多内容生态供大家在里面体验;第三块是经济端,就是基于区块链打通一套经济系统。

风语筑最大的优势是在交互体验端和内容创作端。

人类在现实世界中最大的受限就是时间和空间,而元宇宙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打破时空限制。比如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再也回不到唐宋朝代,但在元宇宙中,我们可以通过技术还原街巷市井的繁荣,让大家有机会再穿梭到唐宋的时空。

我经常把元宇宙创造的过程比喻成圣经里的创世纪,大家要共同在元宇宙中构建一个世界出来。现在元宇宙里面内容还不够,这也是为什么今天很多人说元宇宙空间不是特别好玩,因为刚开始里面的内容还不够丰富,所以还没有那么吸引人。

元宇宙需要大家不断创作,有人进去做建筑,有人做景观、有人构建好玩的游戏、有人做艺术性的体验展现等等。只有生态足够丰富才会吸引用户,所以说元宇宙内容生态在未来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板块。

链新:与百度希壤的合作基于什么契机和需求?

宋晓东:像国外有Decentraland等一些开放世界,国内真正做开放世界的大平台还不算特别多,正好百度希壤是具有基础沉淀、强大算力,以及技术人员支持的开放世界,于是我们建立了生态合作关系。

百度希壤是平台技术提供方,会有大量的机构要在希壤世界里做体验空间和场景布局,这些是风语筑可以做的,比如说张家界旅游景区想在百度希壤上做空间,这个是我们可以帮助他们完成。

空间建设肯定是我们最大的能力,因为我们过去做了很多展馆。所以有个说法,在百度希壤里,风语筑就像一个建筑开发商,是元宇宙的施工队,但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是元宇宙的内容发行运营商,因为我们不仅建设,还要考虑后期的运营,以及元宇宙里面的各式体验。

地方政府青睐城市元宇宙项目

链新:目前接触的元宇宙业务相关客户主要是哪些,客户需求存在哪些共性?

宋晓东:主要是一些公共方,比如政府、大型企业。

需求是在展示和体验方面,比如政府的城市会客厅,进行城市宣传和文旅体验,这是一个大的板块。

第二个板块是虚拟人和VR/AR,特别是AR的需求很大。我们都知道AR现在作为一个很好的传播手段,很容易在网上引起热点。在上海疫情解封期间,风语筑在白玉兰广场做了一场 AR秀,很短的时间就突破了10w+的传播效果。

现在很多融媒体中心也在基于XR用元宇宙的方式来打造产业高地的功能。通过XR中心把当地所有相关企业的产业发布放到这里面,打造面向全球的发布中心,即可以在这里做学术论坛和行业交流,还可以聚集更多产业资源,慢慢地发展成为一个虚拟和现实相结合的产业高地。

这也是元宇宙对很多地方产业的作用,也是地方政府的需求。总结起来就是两大类,一个是文旅体验和城市宣传;一个是推动产业发展。

链新:您预测现象级的元宇宙内容会率先在哪个风口爆发?

宋晓东:应该会是文旅元宇宙。

今年上半年上海疫情期间,我刚好不在上海,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跑了全国各地。我们在跟地方政府沟通过程中发现,各地政府还是很有信心的,都有要抢先布局元宇宙的心态。我想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基础,因为在国内做事,政策的推动非常关键,有政府推动能让很多事情事半功倍。

在这个前景下,文旅内容的元宇宙会先到来。

我最近在做一个“城市记忆”的课题。我们在网上调研发现,在疫情之后,很多中老年人特别怀念1949年至2000年的这段时光,而年轻一代又对这段时光十分好奇。

但是在城市化建设过程中,大家再也回不到那个年代,再也看不到熟悉的老字号、熟悉的小店。因此,我们是否可以把这个时间段的体验打造出来,让大家可以再回去体验、游玩、放松以及消费,那这个是跨越时间的一个消费。

紧接着文旅元宇宙之后的第二波内容热潮,我猜测是“城市元宇宙”,即元宇宙如何跟与大家息息相关的城市政务、市民生活结合起来。

元宇宙最大的考验是想象力

链新:数字内容的创意很重要,什么样的创意能够吸引Z世代的眼球?

宋晓东:情感需求。

吸引Z世代或者M世代,需要更多地研究他们的世界观、情感需求和精神需求,然后以此为抓手打造符合他们期望的元宇宙世界。

首先,Z世代出生就有智能手机,他们从小伴随着互联网生长,并不会像70后80后一样把现实和虚拟区别得很开,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心智基础。对于年轻一代的人来说,有些人不愿意线下社交,但他们内心又是孤独的,又渴望非接触的线上社交。

其次,年轻一代非常乐于在虚拟世界进行消费。无论这个产品或服务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只要能够满足他们的精神需求,他们都愿意在里面消费。

其实元宇宙恰恰能够把年轻一代的爱好、性格和需求高度地社群化、板块化和世界化。原来他们在豆瓣等社交媒体上有讨论小组,未来可能就是在一个完全属于他们的星球,在里面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甚至里面的世界观都是他们的。

链新:商业应该如何适应元宇宙进行创意内容布局?

宋晓东:今天企业想在元宇宙做营销也一样,无论这个企业经营什么产品,都应该增加一个职能去研究如何将产品和年轻用户的情感需求结合。

因为技术是可以外包让别人做的,但品牌只能自己原生。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虚拟人很火,很多企业希望把产品虚拟人化,也就是人格化或精神化。当产品精神化后,企业才能进一步在元宇宙世界中和用户产生更多互动。

所以让我总结的话,元宇宙的到来对大家最大的考验不是技术,而是想象力。技术一定会越来越好的,这个大家有目共睹,但世界观和想象力需要非常自由开放的思想空间。

想象力的无限开发需要我们重新感受人情冷暖、感受四季变换、感知生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才会逐渐成为一个有感知力和想象力的元宇宙创作者。未来需要大量这样的创作人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