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征收能源暴利税呼声再起⎮魏城看英伦

作者 | 《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 | 郝洲  

2022年11月03日 20:13  

本文3920字,约6分钟

随着全球许多国家出现了经济下滑、通胀高企的滞胀状态,而一些行业却逆行获得暴利,征收暴利税的想法在西方经济学界开始被许多人所接受

最近几天,全球石油巨头纷纷报告了巨额利润。在日趋严重的生活成本危机的大背景下,关于提升能源暴利税的呼声在西方各国也越来越高。

最新一个报告了丰厚利润的石油巨头是英国石油公司。

2022年11月1日,英国石油公司公布了三季度的财务业绩:在这一年的7月-9月期间,该公司的利润为82亿美元,是2021年同期利润的两倍多,也远远超过了分析师们的预测。

此前,分析师们预测,英国石油公司今年三季度的利润是62亿美元。

几天前,壳牌公司宣布,今年三季度的利润为95亿美元。

2022年前九个月,壳牌报告的利润为300亿美元,是2021年同期的两倍多。

壳牌公司2022年全年的利润,有望超过2008年创下的全年利润310亿美元的纪录。

“战争暴利”

获得如此暴利的石油巨头,当然不止这两家总部设在伦敦的公司。

也是在同一季度,道达尔的利润为99亿美元,雪佛龙的利润是112亿美元,埃克森美孚的利润达196.6亿美元,沙特阿美的利润更是惊人:424亿美元。

美国总统拜登对此不以为然,甚至语出惊人,称之为“战争暴利”。

由于俄乌冲突的爆发扰乱了全球能源市场,导致能源价格飙升,石油公司因此获利。虽然后来油价已从高点回落,但在欧佩克+今年10月决定减产之后,油价仍然维持在每桶90美元以上的高位。

英国石油公司预测,今年四季度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仍然会处于上行态势。

因为英国石油公司和壳牌公司都在英国海域运作,按理来说,这两家公司都应该为英国国库缴纳暴利税,但区别在于,英国石油公司打算缴纳7.78亿美元的英国暴利税,而壳牌公司却不打算给英国缴纳任何暴利税。

为什么?因为现任英国首相苏纳克在担任财相时推出的能源公司暴利税中有一条规定:如果能源公司在英国投资,将获得91%的税务优惠。

壳牌公司表示,尽管它在今年三季度的全球利润高达95亿美元,但因为它在英国投资巨大,事实上它在英国没有任何盈利。

“荒唐的漏洞”

暴利税针对的,是那些从油价急剧上涨中获利的能源公司。但英国在2022年5月推出的暴利税,仅仅适用于石油巨头在英国的利润。对全球能源巨头来说,他们在英国的业务不过是他们全球业务的一小部分。

具体来说,在英国运作的能源公司需要缴纳30%的公司税、10%的附加税和25%的暴利税,三者加起来,他们在英国的税率为65%。

但这些公司可以在他们的应缴税款中扣除亏损、投资和其他支出。扣除这些款项之后,近些年来,英国石油公司、壳牌公司和其他能源公司在英国几乎没有缴税。

一些能源公司在获得巨额利润之后,打算增加股息,或回购股票,以奖励其股东。

例如,壳牌公司打算把它的股息增加15%。再如,英国石油公司计划在今年第四季度再次回购25亿英镑的股票。

股票回购计划有利于提升公司的股价,所以很受股东的欢迎。

这些石油巨头在英国不交税或少交税、但优先考虑股东的做法,引起了许多英国人的愤怒。

例如,环保组织“地球之友”英国分部就指责能源公司利用现有税制的“荒唐的漏洞”逃税避税。

英国智库公共政策研究所的经济正义中心主任乔治·迪布说:“像英国石油公司这样的能源公司正在赚取巨额利润,并通过股票回购计划将这些利润直接回馈给那些已经很富有的股东,这些石油巨头不为消费者降价,也不去投资可再生能源,而是优先向股东转让利润。”

由于俄乌冲突导致的能源价格飙升让英国的生活成本危机雪上加霜,也由于英国前首相特拉斯的“袖珍预算案”导致英国公共财政出现巨大的财务“黑洞”,在能源公司纷纷公布巨额利润之后,英国出现了要求提升能源暴利税的呼声。

英国主要反对党工党影子内阁的气候变化大臣埃德·米利班德表示,英国石油公司的巨额利润就是保守党政府未能征收“合适的”暴利税的有力证据。

米利班德说:“苏纳克应该感到羞耻,因为他把数十亿美元的暴利留给了能源公司,而英国老百姓却面临着生活成本危机。”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英方主席、英国前商业大臣阿洛克·夏尔马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我们需要提高能源暴利税,从中筹集更多资金,并积极鼓励能源公司投资可再生能源。”

“地球之友”也呼吁英国提高暴利税。该组织的能源发言人萨那·优素福说:“随着经济下滑、能源费用飙升和气候危机加深,英国首相苏纳克必须对石油巨头的超额利润征收更高的暴利税。”

英国财政部的消息人士说,在11月17日公布秋季预算案之前,财政部确实正在讨论扩大能源暴利税的可能性,包括提高暴利税的税率、延长暴利税的适用期限(目前英国能源暴利税适用期截止于2025年12月)、增加缴纳暴利税的公司种类(例如让同样获益于高油价的发电公司也缴纳暴利税)等。

为了填补公共财政中400亿英镑的缺口,英国现任财相亨特表示,每个人的税收都会增加。据消息人士透露,新上任的首相苏纳克打算签署全面增税的文件。

在每个人都增税的情况下,富得流油的能源巨头不增税,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如果英国现有税制没有“地球之友”所说的那些“荒唐的漏洞”,那么,英国征收的暴利税便能够很容易填补公共财政中400亿英镑的缺口,然而,如果能源公司都能充分利用苏纳克的税收优惠“漏洞”,那么,英国暴利税仅仅能够为国库带来50亿英镑的收入。

暴利税——特殊年代的特殊流行色?

暴利税是指对特定公司或产业突然获得的暴利采用更高的税率征税。随着全球许多国家出现了经济下滑、通胀高企的滞胀状态,而一些行业却逆行获得暴利,暴利税的想法在西方经济学界开始被许多人所接受。

这些经济学家认为,如果能源价格飙升的问题无法在全球市场上得以解决,那么,至少两个最大的能源消费市场——欧洲和美国应该对能源公司征收暴利税,并将收入重新分配给受影响最严重的家庭和企业。

例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就多次呼吁对能源业征收暴利税。

最近,斯蒂格利茨在接受采访时说:“有时我们会进行这种讨论:利润究竟是剥削的结果,还是增加投资、付出更多努力的结果?但我们非常清楚的是,石油公司没有做任何值得从高油价中获利的事情。答案很明显:我们应该对石油公司的这种暴利征

税,并使用其中的部分收入,来帮助那些在能源价格飙升的过程中挣扎求生的人。”

俄乌冲突爆发后,随着西方社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指责石油巨头“发战争财”,暴利税也开始受到许多西方国家政府的青睐。

2022年10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甚至把石油公司的巨额利润称为“战争暴利”,他敦促石油行业增产,否则将征收暴利税。

美国总统严厉批评石油巨头在赚取高利润的同时却拒绝增产,帮助降低油价。他要求石油公司把部分利润用于降低消费者的能源账单。拜登说:“现在是这些公司停止从战争中获利并在美国承担责任的时候了……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将面临更高的征税和其他限制。”

然而,在分歧严重的美国参议院,如今通过立法的方式对石油行业征收新税的可能性很小。

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的临近,美国石油行业的游说团体也将拜登的这番言论描述为“竞选言辞”,并警告说,任何增税都可能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不过,美国并不是没有征收暴利税的先例。

上个世纪70年代-80年代,受中东产油国实施石油禁运和伊朗伊斯兰革命等因素影响,国际油价也曾经大幅度飙升。作为应对,美国在1980年颁布了《原油暴利税法》,对石油公司生产的原油征税,税率从30%到70%不等。后来,在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国际市场油价回落,时任美国总统里根又取消了暴利税。

如今,在欧盟内部,不同国家对于暴利税的立场则有所不同。

西班牙曾经在今年7月宣布,对能源公司和银行征收临时性的暴利税,用于资助政府的通胀应对措施。

意大利在今年5月宣布了类似的暴利税。德国则在今年9月宣布,它也将对能源公司征收暴利税。

但法国总统马克龙一直反对征收暴利税。今年10月底,马克龙在一次电视黄金时段的露面中,又重申了他对暴利税的反对。

欧盟在今年9月14日宣布,计划对能源企业的利润征收超过1400亿欧元的暴利税,以帮助保护经济和民生,但欧盟的暴利税计划在许多方面甚至比英国的暴利税还要弱,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反对而不得不做出了许多妥协。

但欧盟宣布的这一相对温和的暴利税计划还是遭到了其他一些欧盟国家的反对。

例如,波兰气候与环境部长莫斯克瓦就表示,波兰反对在整个欧盟范围内对能源公司征收暴利税。莫斯克瓦表示,这种决定必须得到欧盟成员国的一致同意,“我们反对这一提案......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做法,许多国家不同意这样的解决方案。”

尽管如此,暴利税概念已经开始在整个西方世界受到追捧,因为特殊的年代有特殊的流行色,许多平素不受待见的观念,在今天又被人们重新审视。

如今,有人甚至主张把暴利税这个特殊税种运用到其他行业。

例如,在英国,有人建议新上台的印裔首相苏纳克对银行征收暴利税,以帮助填补英国公共财政的黑洞。

也许你不相信,提出这个看似奇葩的建议的人,竟然是英国央行的前副行长查理·比恩。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作者微信公众号:魏城看天下)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