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艺术作品申请版权被拒:几十秒生成的一幅作品,独创性难以认定

作者 | 杨郑君  

2022年11月04日 10:29  

本文3838字,约5分钟

已有大厂使用AI艺术取代插画师,不少基层艺术从业者担忧AI会抢走他们的饭碗。

近日,AI艺术家汪梓欣的AI艺术作品版权申请屡被退回,和版权部门沟通时,他被告知“不接受AI艺术作品版权登记”。

从8月至今,汪梓欣向上海版权局、西安版权局多次申请AI艺术作品的版权登记,均未通过。

今年以来,AI艺术逐步进入大众视野,并引发广泛关注,有人对AI艺术持拥抱欢迎的态度,有人则担心AI艺术抢走自己的饭碗,也有人认为AI绘画软件将成为艺术从业者的标配。

与此同时,AI艺术作品的版权归属成为行业争论的焦点,AI艺术作品是否具有独创性,AI作品版权归软件平台方还是创作者等,仍然众说纷纭。

从IT人到AI艺术家

汪梓欣是中国数字文化产业协同创新平台AI数字艺术研究院(下称“AI艺术研究院”)院长,也是国内较早的AI艺术创作者。

AI艺术是由计算机自动完成创作的艺术,最早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发展到现在,AI艺术已成为一种新的艺术形态。

在他人眼中,汪梓欣是一名AI艺术家,而在汪梓欣眼中,自己更像是一个IT人。

汪梓欣具有20多年的IT从业经验,曾任职于英特尔、摩根大通等,做过不少数字化创新项目。对于艺术,汪梓欣更多的是兴趣,工作之余,他会花不少时间去参观美术馆、艺术展。

2022年初,汪梓欣接触到了TTI(文本到图像)领域,由于同时具有IT技能和艺术的兴趣,他开始尝试用谷歌的开源程序Disco Diffusion进行创作。

很快,汪梓欣感受到了AI艺术的魅力,他判断,这是一个值得做的事业,不但有很多商机,还能实现自己的艺术抱负。

截至目前,汪梓欣尝试了不同风格、多个流派,共创作了300多个系列的AI艺术作品,部分作品在甘文交丝路数字版权交易平台、数字新疆等平台上以数字藏品的形式发售,也参加过上海艺术博览会等若干个国内知名的艺术展。

在版权登记上,汪梓欣却遇到了麻烦。

因为涉及到商业用途,6月22日,汪梓欣对自己的画作《春江花月夜》在上海版权局申请版权登记,8月3日,汪梓欣收到了该作品的数字版权证书。

然而,之后汪梓欣再对其他AI艺术作品申请版权登记时,却都被拒绝。

在与上海版权局的沟通中,汪梓欣得知,目前尚无AI艺术版权的明确规定,暂不接受AI艺术作品的版权申请。

内卷的AI艺术:几十秒免费生成一幅作品

关于AI艺术的版权问题,是AI艺术相关的各个社群内近期争论的焦点。

“不是人画的作品,当然不应该授予版权。”“那用Photoshop等软件创作的画作可以授予版权啊。”“用软件进行创作需要消耗时间的,和AI艺术不一样。”“那摄影作品呢,只需要按快门,岂不是更容易。”

“摄影需要专业训练和经验积累的。”“做一个好的AI艺术作品同样需要训练和经验积累的。”“AI艺术作品主要由AI模仿创造,并不具有独创性。”

这是一个AI艺术相关的社群内展开的争论。

汪梓欣表示,类似的争论有很多,甚至在一个国外的社群内曾经争吵了一个通宵,他也和版权部门进行过类似的沟通。

从历史维度来看,相机刚被发明出来时也引发过类似的讨论,然而,摄影现已经成为艺术的一部分,版权登记也不存在任何障碍。

AI艺术之所以引发争论,是可能对多个行业带来冲击。

2022年被称为“AI绘画元年”,AI艺术平台迅速崛起,AI艺术作品涌现全网。2022年9月,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场艺术博览会上,一幅名为《太空歌剧院》的AI画作获得数字艺术类别冠军,这彻底引爆了AI艺术的话题。

艺术领域首先受到冲击,据知情人士透露,已有大厂开始使用AI艺术来取代插画师,不少基层艺术从业者担忧AI会抢走他们的饭碗。

目前,国内已有百度文心、6pen、大画家DOMO、Tiamat等多个AI绘画平台,而汪梓欣也正带领团队开发一款AI艺术软件。

汪梓欣表示,AI绘画软件门槛很低,由于代码开源,有一定编程基础的人士几乎都可以开发,尽管AI艺术出圈时间并不长,但已经非常内卷了。

不过汪梓欣很有信心,他表示,自己设计的AI艺术软件将融合了自己对艺术的理解,有独特的风格,有其他AI绘画软件所不具备的创作能力。

AI绘画软件的使用门槛也越来越低。

2022年初,汪梓欣刚刚进入AI艺术领域,使用的是国外平台,需要懂一定的代码逻辑,并配合相应的系统参数、关键词、修饰词等各种组合,才能生产一幅具备一定水准的AI艺术作品。而目前,在主流的各大平台上,只需要输入简单的几个关键词即可生成,还能选择不同的风格和中文输入。

比如百度文心平台,用户只需要输入关键词,选择古风、油画、水彩画等修饰词和尺寸参数,即可在几十秒内生成6幅相应的作品,并且不收取任何费用。

AI艺术作品版权之争:独创性难以认定

由于门槛低,用户得到一幅AI艺术作品太容易,AI艺术作品的版权认定也成为难点。

上海版权协会相关负责人对《链新》表示,目前暂时不对AI艺术作品进行版权登记,原因是AI艺术作品不具有独创性。AI艺术作品通常是通过一个固定程序或者软件创作出来,作品大概率具有一定相似性,因此不能理解为一个具有独创性的作品。

对于AI作品是否具有独创性和版权,两年前便有相关的法院判例。

2020年1月,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审结全国首例AI生成文章侵权案件,在此案中,腾讯起诉网贷之家网站转载AI撰写文章作品涉嫌侵犯著作权,法院判腾讯胜诉,网贷之家网站赔偿腾讯1500元人民币。

判决书显示,侵权相关的文章由腾讯主创团队运用AI软件生成,其外在表现符合文字作品的形式要求,其表现的内容体现出对当日上午相关股市信息、数据的选择、分析、判断,文章结构合理、表达逻辑清晰,具有一定的独创性。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飚表示,该案件判决的依据主要是AI软件生成的作品符合文字作品的形式要求,并且具有一定的独创性,其明确了人工智能生成物的独创性判断步骤。

近期,陈飚正在尝试推动AI作品版权相关的立法修改。他表示,相对于英美法系,中国的著作权法对原创性要求较高,由于对AI艺术作品没有明确的规定,因此版权认定存在很大的困难。在国外,日本等国家已经在着手AI作品的立法修改。

然而,比起AI生成文章的独创性认定,AI艺术作品的独创性认定要困难很多。

汪梓欣表示,AI艺术作品的独创性认定需要有相应技术手段作为支撑,例如通过区块链的机制,来溯源到原创者作品,从而对原创作品和AI学习后的模仿作品来加以区分。然而,更具通识的标准制定,还需要等到行业逐步完善之后。

北京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国庆也表示,对AI艺术是否应授予版权持谨慎态度,需要对AI艺术的外在表现形式和生成过程进行分析,AI艺术如果满足著作权法对图画作品的保护条件,才能被授予版权。

目前,四川省天府数字版权中心已有AI艺术作品版权登记的尝试。

四川省天府数字版权中心负责人郭梦浩表示,普通用户随便设置两个参数或关键词便能生成AI艺术作品,很难判定其具有独创性,难以认定该作品的版权归软件使用者所有。对于负责版权登记的审核人员而言,要么缺乏对AI艺术的了解,要么也不知道如何判定待审核作品的独创性。在实践中,目前已接受了部分AI绘画平台方的版权申请。

AI绘画软件将会成为艺术从业者的标配

然而,AI作品版权归平台方所有的观点,汪梓欣并不认可。

他表示,人在AI艺术作品里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AI艺术同样遵守“一万小时定律”,只有经过足够长时间的学习和积累才能对AI艺术有高度的认知,AI绘画软件是一个工具,用它做出一幅好的作品并不容易。

近期,AI艺术也引起了传统艺术家的广泛关注。

青年艺术家马海娇表示,大多数朋友对AI艺术持欢迎和包容的态度,自己对AI艺术也很感兴趣,并准备尝试用AI绘画软件进行创作。

在马海娇看来,AI绘画软件首先是一个工具,可以提高创作效率,在创作初期可以使用AI绘画软件快速生成草稿以确定可行性,然后进行更细致化的创作。另外,更加期待AI艺术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形式,“AI似乎有一些独特的思维和特殊的呈现形式,假的特别真,真的特别假”。

插画艺术家方蕙也对《链新》表示,AI艺术一定是大势所趋,AI艺术作为一个大众零门槛入行的工具,会让艺术家更注重个人风格和IP世界观,未来不是拼技法,而是拼文化精神内核。

目前,国内各大AI绘画平台对在其平台上生成的作品都持开放态度。

百度文心在其“服务条款”中表示,基于文心平台生成的文本、图片等内容,百度及其他用户均可在合法合规范围内自由转发、传播或使用。

而6pen Art在“常见问题”中表示,使用南瓜、西瓜模型生成的图片,版权完全授权给生成者本人,而使用Stable Diffusion模型产生的作品版权则不归用户独享,所有人都可以使用它做任何商业用途。

行业分析人士表示,利用AI艺术软件创作的门槛虽低,但要创作出一幅具有艺术价值的作品却并不容易,就像普通人用相机拍出具有艺术价值的摄影作品并不容易一样。在将来,AI绘画软件可能会成为艺术从业者的标配,申请版权时也并不需要声明作品是否AI艺术作品,因为每个人都在使用AI绘画软件。

该行业分析人士坦言,从操作层面而言,版权审核人员很难认定一幅画是否为AI艺术作品,因此,如果申请时并未表明为AI艺术作品,则可能会通过版权认定。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