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企业家接连退隐,谁来领衔新一代青岛企业家?

作者 | 《财经》商业治理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门国锋 编辑 | 姜喆  

2022年11月07日 16:59  

本文7001字,约10分钟

对于以“金花企业”掌门为代表的新兴企业家群体,通过提升企业的产业影响力,进而角逐青岛新一代企业家领袖,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历史会如何记录2022年的青岛企业家世界?我想“迭代”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词汇。

3月12日,在植树节这样一个承载着对未来世界生机盎然期许的日子,作为青岛企业家“黄金一代”的最后守卫者,周厚健从海信退休,交棒林澜执行海信“大头在海外”的发展战略。

青岛是中国首批沿海开放城市,改革开放的大潮催生了以张瑞敏、周厚健、汪海、常德传为代表的一批在国内外有着极高知名度的企业家。尽管他们年龄有差距,执掌企业时间有长短,性格也各不相同,但因为执行了海尔、海信、双星、青岛港这些青岛主导产业领域知名企业的品牌确立期,他们被业界视为青岛企业家的“黄金一代”。

在周厚健退隐之前的4个月,2021年11月5日,在海尔集团第八届职工代表大会换届之际,张瑞敏主动提请不再参与新一届董事提名。在遥远的2013年4月16日,青岛市政府发布涉及多位企业家的任免决定,汪海、常德传因为年龄原因退休。2012年6月28日,金志国个人身体健康原因需进行系统治疗以作调整,提出辞去青啤董事长和执行董事职务。历时十年,青岛“五朵金花”全部完成掌门迭代。

这一代企业家遵从质量、管理、品牌规律,精准抓住时代机遇,肩扛民族品牌崛起大任,以开放的格局运筹帷幄,带领各自企业从家电、橡胶、啤酒、港口等高竞争领域杀出一条重围,成就了青岛改革开放之后第一批品牌矩阵,成为青岛品牌城市的基础支撑。

他们相继退隐,除了为青岛留下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品牌族群,探索和践行的管理信条也将在更多的企业生生不息。张瑞敏坚持以“人的价值最大化”为宗旨,让每个平凡的员工都有机会成为自主人的创客,人人都是自己的CEO;周厚健带头放弃可以终身持有的股份,为海信创造了“人在股在、人退股退”的股权激励机制……这些思想和示范将持续照耀企业的未来,更将成为珍贵的城市遗产,引领着更多的企业去实践、完善,也影响着无数认可它的平凡人。

青岛是一座以品牌企业家为名片的城市,“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在“黄金一代”退隐之后,新一代青岛领军企业家虚位以待,老牌企业接班人、民营企业二代接班、新兴产业掌门等都是有力竞争者。

一个星光璀璨的时代

回首过去20年,2010年前后是青岛企业家“黄金一代”的盛世。当时,风华正茂的张瑞敏、周厚健分别带领着海尔、海信在全球征战杀伐;已经迈过了退休年龄的汪海、常德传,以出色的状态奋勇拼搏,老当益壮;金志国则踌躇满志,产业并购剑指四方。放眼全国,从企业家群体角度来看,除了北京、上海,可以比肩青岛者寥寥无几。

也正是基于青岛拥有优质的企业家群体,2011年,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绿公司年会”在青岛举行。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以最强的阵容“空降”青岛,柳传志、马云、郭广昌、王石、曹国伟、王文京、冯仑、俞敏洪、牛根生、朱新礼等悉数到场,张瑞敏、常德传、金志国、王若雄等作为青岛本土企业家代表出场逢迎论道。

全国顶级企业家和青岛本土顶级企业两大天团碰撞,商业模式、企业责任火花四溅,香格里拉大酒店盛世堂余音绕梁。此后十几年,青岛举办了众多的会议论坛,但论及顶级企业家的到场规模和层次,都难以超越这场非官方的盛会。

企业家的星光璀璨是城市经济高水平发展最直观的体现。站在2011年时代节点上的青岛太优质了。此前的2010年,青岛成为全国第九个工业生产总值突破1万亿的城市,金融危机之后取得这一战果何其荣耀!再之前的2009年,青岛国内生产总值飙升至位居全国第九,成都、武汉、南京这些今日豪强只能委居青岛之后。

站在高点,青岛企业家“黄金一代”贡献了多少动力?这是一个无法计算的数值,但从2011年青岛企业100强名单也可以管窥到其中的奥妙。海尔、海信稳居百强榜前两位,力压石化、银行、汽车等央企下属单位,彰显着青岛本土品牌的力量;青啤与青建跻身前十,青岛港、双星与新华锦、利群、澳柯玛一起对跻身前十跃跃欲试。

卡尔·波普尔说:“未来是由历史条件预先注定的。”在青岛企业家黄金一代诞生的背后,是时代呼唤、产业所需、企业家能力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一历程几乎贯穿了改革开放的前30年。

新中国的工业发展历程大体经历了从重工业构建国民经济基础到轻工业满足人们生活水平提升的转变,东部沿海的战略位置、以港兴市的历史成因、棉纺为主的产业基础,使得青岛没有布局太多的重工业。青岛工业结构主体长期保持在纺织、啤酒等轻工业领域,这使得青岛企业在改革开放后相对容易满足市场经济所需。

青岛以港兴市的特征培养了本土企业家的国际化视野。在改革开放的大门打开后,青岛电冰箱厂引入德国利勃海尔的技术,最终诞生了海尔;即发是全国最早一批拿到补偿贸易配额的企业之一,双星也是制鞋行业中较早拿到海外订单的企业,青岛啤酒更是长期承担出口赚取外汇的重任。承担国际制造业的转移,让市场化的企业家精神在青岛率先起步,他们为了配合市场发展需要力推企业的内部变革,张瑞敏、周厚健、汪海、常德传等人在海尔、海信、双星、青岛港都掀起了管理体制改革。最终让这些企业不仅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而且抓住登陆资本市场、产业并购、加入WTO等众多机遇,完成蜕变。

这一代青岛企业家身上普遍具有浓郁的民族情怀,他们以创造国际品牌作为使命,他们把带领企业与国际大牌征战杀伐为乐。品牌版图尚未成型和中国市场的旺盛需求,也仿佛是时代对这一代企业家的眷顾,他们壮大。

实际上,在青岛企业家“黄金一代”耀眼光芒的背后,是改革开放后一批青岛企业家的崛起,是性格特征抑或时代需要,让他们隐藏在光芒背后,前者有如李桂荣、陈玉兰、杨绵绵,后者有如李德珍、蒲强、王玉科。在青岛波澜壮阔的企业发展史中,他们的光芒同样会被记录流传。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青岛企业发展的记录者,我也在2008年的12月29日参与了一件大事。这一天,由当时供职的青岛财经日报等单位联合举办的“青岛改革开放30年”杰出财经人物、十大财经人物暨行业风云人物·风云企业评选大型活动颁奖在青岛香格里拉大饭店盛世堂举行,除了巨头云集,更有星光璀璨,徐恭藻、梁福东、张思夏、杜波、刘建旬、王智礼、张建华、赵迎春等青岛本土知名企业家悉数到场。

我们拍下了一张张瑞敏、汪海、常德传、金志国站在舞台上握手的照片,记录了那个企业家“黄金一代”共聚一堂的盛世,周厚健因为当时处理科龙事务没有到场,成为一大遗憾。

乘风破浪的后十年

翻开青岛企业家“黄金一代”执掌企业的历程,可以发现超龄退休是常态。其中,1949年出生的张瑞敏执掌海尔到2021年,72岁退休;1957年出生的周厚健执掌海信到2022年,65岁退休;1941年出生的汪海执掌双星到2013年,同样72岁退休;1945年出生的常德传执掌青岛港到2013年,68岁退休。

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代企业家,他们都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锐意进取,把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做成品牌企业或者带领企业一路做大做强。其中,常德传1968年从大连海运学院毕业到青岛港从事一线装卸,累计在青岛港工作45年;汪海从1974年到双星的前身橡胶九厂工作,累计在双星工作39年;张瑞敏从1984年带领海尔的前身小厂创业,累计为海尔工作37年;周厚健1982年毕业后就进入青岛电视机厂,累计为海信工作40年。

一生只为一企,一企闪耀一城。即使在超龄执掌企业之后,他们依然壮志未酬、乘风波浪,把企业带上一个全新高度。翻开他们的职业生涯,可以发现诸多大事都是在他们退休或者濒临退休的年龄完成。

海尔在过去十年完成对外资品牌进行“三连购”,都是在张瑞敏60岁之后完成。2011年,海尔全资收购三洋电机在日本、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的洗衣机、冰箱和其它家用电器业务;2012年,海尔完成对斐雪派克的收购,拥有其100%股份,成为唯一股东,海尔于新西兰市场布局的双品牌战略正式形成;2016年,海尔完成对通用电气家电的整合,收购价格高达5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8亿元,这是中国家电行业的最大海外并购案。

海信过去十年也完成海外并购的连下三城,都是在周厚健60岁左右时完成。2015年,海信以2370万美元收购“液晶之父”夏普在墨西哥工厂全部股权及资产,获得夏普电视美洲地区品牌使用权和所有渠道资源;2017年,海信收购东芝映像解决方案公司95%股权,享有东芝电视品牌、产品、运营服务等一系列业务,并可享用东芝电视全球40年品牌授权;2018年,欧盟批准中国海信并购欧洲家电巨头Gorenje。

汪海在60岁之后带领双星吸收合并华清轮胎、收购东风轮胎,把双星的主业从鞋服这个在青岛已经日薄西山的劳动密集型行业,转变为橡胶轮胎这个在青岛具有产业和科研基础的资本密集型行业,产业跨度之大,在青岛老牌企业中实属罕见。

常德传在职业生涯的最后时刻,推动了青岛港集团重组青岛港投集团,把72平方公里的董家口港区开发建设与运营收入青岛港麾下。前湾港+董家口港的双港联动,让青岛港走上快速发展之路,2012年青岛港吞吐量突破了4万吨。几年后,登陆资本市场。

只有1956年出生的金志国在2012年离开青啤时,只有56岁,当然这并不妨碍在执掌青啤后的高速发展。2001年7月,青啤前任总裁彭作义突发心脏病去世,金志国临危受命,被任命为总裁,此后在2008年6月接替李桂荣担任董事长一职。在他带领下,自2001年至2011年青岛啤酒销量由251万千升提升至715万千升,先后兼并了山东省内的烟台啤酒和趵突泉啤酒。

作为青岛“五朵金花”之一的澳柯玛成名于澳柯玛首任董事长鲁群生掌舵期间,2006年,澳柯玛遭遇危机,鲁群生离任。时任青岛市经贸委副主任姜培生、青岛市企业发展投资公司副总经理李蔚临危受命空降澳柯玛。姜培生调任华通之后,李蔚长期执掌澳柯玛。十几年间,澳柯玛虽然与海尔、海信的差距加大,但能够苦心经营、起死回生,实属不易。没有在年富力强的时候执掌到开创声名的澳柯玛,是李蔚的一大遗憾。2022年初,李蔚履新担任青岛市国资委主任。

弥足珍贵的城市遗产

德鲁克认为:“优秀的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资源。”有很多变量在企业发展过程中起作用,但企业家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因素。而放眼到一座城市来说,企业家的贡献不至于企业本身,还有他们的观念与理想引领。

作为青岛城市品牌的代表,“五朵金花”是青岛改革开放后第一代企业家以产业报国的情怀打造的民族品牌区域族群,作为它们的缔造者,张瑞敏、周厚健等已经成为青岛重要的城市符号,他们树立的管理和战略标尺为城市树立了良好的风尚。而他们身体力行赢得的企业家被城市尊重的氛围,更将成为青岛城市发展的重要底蕴。

海信对周厚健的30年奉献给予高度评价,认为他为海信家底攒下了“五件宝”。其中,“作为技术偏执狂,为海信奠定了工程师基因,让创新与研发成为海信的澎湃血脉。” “作为既得利益的勇于牺牲者,带头放弃可以终身持有的股份,为海信创造了‘人在股在、人退股退’的股权激励机制,让企业发展获得长久不竭的内生驱动力。”这将成为众多企业的榜样。

张瑞敏在海尔缔造了创客文化,这是具有社会价值的创新文化。“张瑞敏的贡献不仅仅在于有形的方面,更体现在他坚持以‘人的价值最大化’为宗旨,倡导并推动持续创业创新的海尔文化,让每个平凡的员工都有机会成为自主人的创客,人人都是自己的CEO,为实现共创价值、共同富裕做出有益探索。”一个人在企业价值中找到自我的满足,意义不止于创造社会物质财富,还有社会的和谐文化的引领。

从2012年金志国不小心触碰了青岛“黄金一代”企业家谢幕的多米诺骨牌,到2022年周厚健退隐,青岛企业家黄金一代全部退出创业企业的舞台,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青岛企业家群体需要新的领袖人物。

“要相信一代更比一代强。”“海信到了需要变换一种管理方式的时候。”周厚健的极具格局的宽怀话语很有代表性,流露着对企业文化的自信和对接棒者的变革默许。

实际上,五家老牌企业走上了各自不同的动力传承路径。

“是海信国际化战略的积极践行者和坚定执行者,也是海信海外开拓布局成绩卓著的功臣”的林澜,成为周厚健的接棒者,去完成“大头在海外”的战略目标。

金志国之后,孙明波、黄克兴先后执掌青啤,走的都是先当总裁再晋位董事长的路径,这种接班模式也让青啤得到了良好的战略传承,在白热化的竞争中不落下风。

接替汪海执掌双星的为原海尔集团常务副总裁柴永森,从另外一家企业空降接班的形式,在青岛国有企业中实属罕见。此后八年,柴永森大刀阔斧地改造双星,关闭旧工厂搬迁改造,逆势吞下锦湖轮胎。

常德传之后,郑明辉、李奉利、贾福宁先后从政府转战青岛港,推动港口资源整合,青岛港并入山东港口集团,1989年加入青岛港并一路成长起来的新掌门苏建光将有更多的腾挪空间。

在海尔从基层岗位历练成长起来并从赛马制中脱颖而出的周云杰,是海尔创客文化和物联网生态品牌战略的践行者,将带领着这个庞大的热带雨林体系不断地自我更新。

主导产业大局已定而且缺乏新兴产业龙头,是制约青岛持续诞生“黄金一代”量级企业家的重要原因。品牌企业、品牌企业家、品牌城市,是一个城市的系统工程,需要整个社会生态的营造。如果其中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一定是整个链条出现了颓势。

谁领航新一代青岛企业家?

完成退隐的不止“黄金一代”,青岛银行、青岛农商银行两家在本土具有极高影响力的金融企业也巧合在同一年更换掌门人。2022年6月8日,郭少泉因监管有关银行关键岗位任职期限的规定及临近退休年龄,辞任青岛银行董事长职务,此前曾担任中国银行山东分行副行长的景在伦接棒;此后的8月8日,刘仲生因超过关键人员任职期限的相关规定,辞去青岛农商银行董事长职务,原恒丰银行行长王锡峰接任。

这一年,青岛最大的企业家群体组织——青岛市企业联合会、青岛市企业家协会也完成了动力传承。9月25日,山东省委组织部任命薛庆国为青岛市企业联合会党委书记,换届大会选举山东省港口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奉利为青岛市企业联合会会长,选举青建集团股份公司荣誉主席杜波为青岛市企业家协会会长。他们接棒此前执掌青岛市企业联合会、青岛市企业家协会10年的吴经建,带领这个青岛市最大的经济社团组织继续前行。

从某种程度来看,2022年将是青岛企业家群体全面完成动力传承的一年。

随着“黄金一代”的退隐,青岛企业家群体迎来了新时代。毫无疑问,这些接棒“黄金一代”的品牌企业接班人,具有成为青岛新一代企业领袖的天然优势,企业规模量级稳居行业前列、国际化布局战略大局已定、企业愿景使命价值观早已形成,这是新经济领域初创企业不具备的优势,但龙头企业接班人面临的挑战也胜过以往,等待他们的将是前一代企业家不曾走过的“无人区”。

对于“黄金一代”的接任者,面临着动力传承和再创佳绩的考验,在江山稳固中闯出一片新天地进而晋位新一代企业家领袖,是业界强压给他们的使命,里面有希冀更有挑战。而对于以“金花企业”掌门为代表的新兴企业家群体,通过提升企业的产业影响力,进而角逐青岛新一代企业家领袖,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从企业量级来看,海尔、海信、新华锦、青啤、利群、双星、青岛港、赛轮、澳柯玛等青岛品牌企业以及推进战略传承二代接班比较好的企业,依然是新一代领军企业家的有力竞争者,特锐德等本土科技型民营企业也具备一定竞争力,未来几年将见分晓。

经过“黄金一代”的引领耕耘,青岛企业家群体的群体特征已经日渐清晰,既有“厚道、诚信、开放、包容”的鲁商精神,又有基于自身特点的“创新、奉献”的元素。青岛优质企业族群在壮大,“北有张瑞敏、南有任正非”让青岛企业家站在一个更高的位置,“青商”成势待发,将汇聚成青企角逐商海的舰队。

对于一座城市来说,无论是品牌企业的老而弥坚,还是新兴企业的跃跃欲试,都将是经济发展浪潮中值得书写的精彩篇章。而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在退隐时为时代、为城市留下什么,与企业本身为社会的出产同样重要,这也是衡量城市功勋企业家的标尺,这也是留给新一代领军企业家登场时就要思考的时代命题。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