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百亿美元身家归零,起底SBF的发家与毁灭史

作者 | 廖羽  

2022年11月18日 11:12  

本文4124字,约6分钟

曾经的意气风发已经过去,如今SBF估值320亿美元的加密帝国已经崩溃。

2022年11月16日,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宣布将于12月就“FTX崩盘事件及和该事件对数字资产生态系统的更广泛后果”为题举行听证会,会上将听取Sam Bankman-Fried (SBF)、Alameda Research、FTX、Binance等相关公司和个人的意见

此时,距离SBF上一次参加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召开的听证会,刚好过去1年时间。

去年12月8日,美国众议院召开了“加密资产和金融的未来:了解美国金融创新的挑战和好处”听证会,邀请了FTX、Circle、Coinbase、Bitfury、Paxos、Stellar等6个加密资产行业的代表人物听证发言。

彼时的SBF,作为加密金融新贵FTX的CEO受邀列席参加,强调了加密货币可以服务所有人的观点。

曾经的意气风发已经过去,如今SBF估值320亿美元的加密帝国已经崩溃。

4年时间,SBF以27岁的年纪,辗转多地搭建FTX加密大厦,逐步组建15人核心高管群,带领近400个员工,把FTX做到行业TOP 4,自己身价超百亿美元,被誉为“币圈之王”。

5天时间,FTX被公开质疑财务问题到申请破产,FTT价格从23美元暴跌至1.5美元,员工自述“失去一生积蓄”,投资者集体诉讼,合作伙伴划清界线,监管上门,资产冻结,30岁的SBF深夜致歉,说:“我搞砸了一切。”

这个喜欢身着黑色连帽衫、灰色卡其裤、脏兮兮New Balances球鞋的爆炸头男人,成了加密世界破产速度最快的亿万富豪。

MIT出身的华尔街柜哥

SBF的父母都是斯坦福大学的法学教授,且有民主党政治背景。其父Joseph Bankman曾出现在2008年美国众议院政府改革与监督委员会对冲基金监管小组的游说团队中,其母Barbara H. Fried是民主党政治筹款组织Mind the Gap和投票组织的联合创始人。

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SBF兄弟俩骨子就里镌刻着政治和经济基因。

两兄弟大学毕业后,先后进入华尔街知名交易公司“简街资本”(Jane Street Capital)做交易员,哥哥Gabe后来成了众议院立法通讯员和民主党政治捐助顾问,SBF则依靠FTX,成为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的拥趸,捐款520万美元,仅次于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

在进入简街资本之前,SBF在麻省理工求学时认识了三个人——Sam Trabucco、Caroline Ellison以及Gary Wang,也就是后来Alameda Research的两位CEO以及FTX的CTO。

Trabucco和Caroline是SBF的校友,Trabucco的父亲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高级财务,Caroline父亲则是麻省理工经济学教授和主任,三人家境相似,交往甚密,Caroline毕业后同样进入简街资本做交易员,外界认为她与SBF有超越友谊的情侣关系。

Gary Wang则是SBF高中数学训练营上相识的同学,后来在麻省理工学院相遇,是SBF同寝室室友。毕业后Gary去了谷歌做工程师,直到2017年底才与SBF会师,创立Alameda。

据SBF回忆,在简街资本国际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部门工作的三年里,他很快学会了如何利用全球不同交易平台的ETF价格差进行套利交易,且很快在加密领域尝到甜头。

2017年,加密货币市场进入第一次主流牛市,比特币在短短六个月里就从2500美元/枚跃升至近20000美元/枚,SBF注意到加密市场价格的区域性差异——日本比特币的价格比美国高出10%,他完全可以在美国购买比特币,在日本出售套利。

“我在不知道加密货币是什么的情况下进入了这个行业,似乎这里面有得赚。”SBF如此说道。

2017年底,SBF辞去工作,与Gary Wang、Trabucco、Caroline、Nishad Singh(Gabe好友、FTX工程总监)等人创立量化交易公司Alameda Research。

那时,他们在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的一家Airbnb民宿工作,频频访问外汇网站,将日元兑换成美元。这种交易看似简单,却因金融部门对数字资产的怀疑而变得复杂,运作门槛高、操作效率低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基础设施也添了不少麻烦。

尽管障碍重重,但套利交易仍在短短三周内就为Alameda带来了2000万美元的净收入。

2018年底,SBF飞往澳门参加一场加密货币会议。这是Alameda成立以来,SBF第一次与业内同行见面,讨论、畅想在更友好的监管环境下业务的新可能性。

经过调研,SBF给加州同事发去信息:“假如我们仍留在加州伯克利工作而不选择香港的话,每天将会损失50000美元。”

三迁办公地,从伯克利到巴哈马

SBF将Alameda从伯克利搬到香港至少有三个原因:

“1.Alameda的发展扩张需要更广阔的市场,亚洲市场是过去几年加密市场的温床;

2.SBF想自己做交易平台,香港监管对加密圈友好;

3.SBF要做衍生品市场(例如比特币期权或以太坊期货),但没有在美国获得运营许可;”

“在 2018、2019 年的时候,只要价格波动过大,交易平台就会因无法负荷而宕机,这让用户的使用体验很糟糕。”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SBF萌生了自己做平台的想法。

而衍生品市场,交易频率更快,金额更高,每笔交易都会被平台收取0.005%到0.07%的费用,于平台更有利。但SBF没能在美国拿到许可,这就使得“搬家”势在必行。

于是,SBF在澳门参加会议期间,租下了一间Wework办公室,并安排加州同事火速赶往香港。据Alameda前首席运营官Andrew Croghan回忆,员工们一落地就立刻投入工作,设置电脑、去办公室附近商场搜罗显示器和数据线,忙得不亦乐乎。

SBF很快将Alameda的控制权交给Sam Trabucco,自己则全力筹建FTX。

2019年5月,FTX平台正式建立,两月后平台上线,9月完成了80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同年12月20日,Binance宣布对FTX进行战略投资,FTX估值达10亿美金,进入发展快车道,开启了一段和Binance的蜜月合作期。

彼时,衍生品市场被BitMex与OKEx等占据大头,Binance希望通过投资加大生态布局,在衍生品市场后来居上。而FTX团队大多是交易员出身,主、被动做市能力在币圈独树一帜,受到Binance青睐。

其后两年里,FTX不负众望,以极低手续费,推出了以现货、合约、杠杆Token等为核心的产品,在衍生品产品与创新上大放异彩,同时推出了Move波动率产品、股权通证、pre ipo 产品,吸引圈内外用户,迅速迎来第二次爆发。

据SBF透露,2020年12月,FTX 估值达到35亿美元,当年利润将近7000万美元。等到了2021年7月,FTX以180亿美元估值完成了9亿美元的B轮融资。而Binance此时却从FTX的股权投资中退出了。

2021年9月,香港监管收紧,SBF带领团队移居巴哈马,并于10月完成4.2亿美元B轮融资,估值250亿美元,FTX一跃成为行业TOP 4,与Binance走到竞争的对立面。

此时,FTX依托其专业的做市能力获利巨大,在衍生品业务上超越BitMEX,在现货与OTC业务上也位于前列,在生态上重仓Solana并广泛布局多个头部DeFi项目,成为仅次于Binance的横跨CeFi-DeFi的顶级交易平台。

Binance与FTX已从业务、生态乃至文化战略展开了全方位的竞争,CZ与SBF作为加密行业非常重要的领军人物,逐渐有了剑拔弩张的架势。

加密世界的格林德沃,被CZ口水战击溃

2022年7月7日,Binance创始人CZ发布推特,称3AC欠Voyager数亿美元导致 Voyager破产了,在这之前Alameda投资了Voyager并从Voyager贷走3.77亿美元,面对Voyager破产危机,FTX为什么不还钱救助Voyager,而是无效的给了3AC 1亿美元救助金?

CZ质疑FTX没钱,而SBF发文称CZ不懂破产有关的法律知识,并在10月发文嘲讽CZ不如自己一般可以随意进出华盛顿。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11月6日,FTX被公开质疑挪用百亿美元的用户资金援助Alameda,市场哗然,恐慌情绪蔓延,用户挤兑掀开了FTX资不抵债的内壳。

11月11日,FTX宣告申请破产,SBF这位百亿加密富豪,在短短数天时间里,身价清零,让人唏嘘不已。

事实上,即便CZ没有发声戳破FTX的虚假繁荣,以SBF为核心的FTX高管领导层也有着明显缺点,比如Alameda的现任CEO Caroline Ellison以19个月的交易员工作经验,掌管着Alameda百亿美元的资金体量。

至于SBF,他一直标榜自己是“有效功利主义者”,即最有效的慈善方法是先赚钱(即使道德上令人怀疑的方式),再把钱捐出去。

2021年2月,29岁的SBF成立FTX慈善基金会,以将资金捐赠给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慈善机构为目标。2022年6月2日,SBF在平台Giving Pledge签署协议,承诺将大部分财产用于慈善事业,自己只留下1%。

“为了更伟大的使命”俨然成为FTX隐性的企业文化,FTX及其附属公司和员工已捐赠超1000万美元,以帮助拯救生命,保护自然,并建设更美好的未来。

“为了更伟大的使命”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哈利波特》一书中的“格林德沃”,这也是SBF喜欢的书。同样都是声名显赫的大人物,格林德沃的伟大使命是让巫师站在阳光下,SBF的伟大使命是将自己最大部分的财富献给慈善事业。

可到最后,格林德沃败给曾经的挚友邓布利多,而SBF也与有过一段愉快合作时光的CZ针锋相对,由CZ吹哨结束了FTX的神话。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