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退欧苦果难咽,商界呼吁放松移民政策⎮魏城看英伦

作者 | 《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郝洲  

2022年11月22日 19:39  

本文3153字,约5分钟

巨大的劳动力缺口正在阻碍英国经济增长,而经济停滞将让英国难以承担公共服务成本。如果劳动力短缺、与欧盟的贸易争端等问题得不到解决,英国经济可能在未来十年陷入“休眠”状态。

2022年11月21日,代表19万家企业的英国最大的商业游说团体英国工业联合会(CBI)在伯明翰举行了年会,呼吁英国政府放松移民政策,以缓解英国的劳动力短缺,促进英国的经济增长。

英国工业联合会总干事托尼·丹克在年会上发表演说,要求政府在移民问题上采取“务实”态度。

英国首相苏纳克也参加了这次会议,在回应丹克的要求时,苏纳克说,他想吸引全球各地最优秀的人才,同时也解决非法移民问题。

但苏纳克明确排除了与欧盟达成“瑞士式”贸易协议的可能性。

躲不开的“幽灵”

苏纳克为什么又要扯上欧盟?难道放松移民政策和欧盟有什么联系吗?确实有联系。

自从2016年退欧公投以来,六年多时间,英国与欧盟的关系问题就像一个幽灵,时隐时现,似乎在英国,无论谈什么问题,都躲不开这个幽灵的缠绕。

由于欧盟实行资本、商品和劳动力自由流动的政策,英国在没有退出欧盟的时候几乎不存在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因为那时来自东欧的大批移民纷纷来到英国,寻找工作,雇主不愁招不到合适的人手。

但自从2020年1月31日英国正式退出欧盟以来,英国一直面临着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许多公司都难以招到足够的员工。

此外,由于退欧后英国和欧盟的贸易面临着重新设置的贸易壁垒,英国经济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如今英国成为七大工业国中唯一一个经济未能恢复到新冠疫情前水平的国家。

不久前,英国的独立机构“预算责任办公室”表示,英国退欧对贸易造成了“重大不利影响”。

总部设在伦敦的研究机构“欧洲改革中心”副主任约翰·斯普林福德认为,英国政府现在大约一半的财政“黑洞”和随之而来的政治不稳定,其实都应该归因于退欧。

斯普林福德还指出,如果英国留在欧盟,英国政府近年来就不需要增加税收。

英国企业界要求加强与欧盟的经贸联系、放松欧盟移民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英国工业联合会在最近公布的一份报告中警告说,英国制造业、零售业和服务业的劳动力短缺问题可能持续两年时间。该团体认为,这一问题主要与新冠疫情和英国退欧有关,目前英国几乎每个行业的职位空缺数量都要高于疫情暴发之前。

首相与财相拉开距离?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英国财政大臣亨特在11月18日表示,他有信心,未来几年内英国能够消除与欧盟之间存在的绝大多数贸易壁垒。

亨特说:“我认为现在这样不是促进经济增长的正确方式,这与人们在退欧公投中投票的初衷背道而驰。英国退欧是为了控制边界,而作为欧盟成员国却需要同意劳动力的自由流动。我认为英国可以找到其他方法来实现与留在欧盟一样的效果,这也会为英国的创新提供巨大的增长潜力。”

亨特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有媒体猜测,这是否意味着政府对待退欧问题发生了某种变化?一些媒体甚至认为,这可能意味着英国将学习瑞士的方法,以签订贸易协议为前提,同意欧盟的自由移民政策。

然而,亨特的言论引起了英国执政党保守党内退欧强硬派的反弹,他们宣称,亨特试图软化前首相约翰逊的退欧协议,推行某种形式的“软退欧”。

在2016年公投中,亨特是投票赞成留在欧盟的,这也成了他在退欧派眼中的“原罪”,所以后来他在约翰逊政府中被边缘化,未能成为内阁成员。

11月20日,退欧派的卫生大臣史蒂夫·巴克莱在电视上说,他既不认可媒体对退欧生变的猜测,也不支持“瑞士式”的贸易协议。

另外一个退欧派强硬人士、前退欧首席谈判代表弗罗斯特则表示,任何要求英国遵守欧盟规则以获得贸易利益的做法,都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于是,苏纳克11月21日借着在英国工业联合会年会上发言的机会,赶来“灭火”了,发表了那番排除与欧盟达成“瑞士式”贸易协议可能性的言论。

苏纳克说:“我的立场毫不含糊:在我的领导下,英国与欧盟关系不会建立在与欧盟规则保持一致的基础上。我投了支持退欧的票,我坚信退欧可以为英国带来巨大的利益和机会。”

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苏纳克与他的财相拉开距离,显然是因为他不想得罪保守党内的退欧强硬派。

“这不是我想要的退欧”

但苏纳克也承担不起得罪英国企业界的代价。

英国企业界要求苏纳克采取行动,减轻退欧对英国经济的消极影响,包括放松英国的移民政策,以填补英国劳动力市场的空缺。

虽然保守党内的退欧强硬派在打击诸如亨特这样的党内温和派时“战斗力”很强,但他们现在不像约翰逊担任首相时那么强大了,因为他们与目前英国的经济现实脱节,与英国企业界的呼声脱节,与英国的主流民意脱节。

分析人士认为,丹克在英国工业联合会年会上的发言,就是英国企业界向保守党退欧强硬派发起的新一轮挑战。

丹克在年会上说,巨大的劳动力缺口正在阻碍英国经济增长,而经济停滞将让英国难以承担公共服务成本。他敦促英国政府吸纳更多移民来填补劳动力空缺,并促进与欧盟的贸易往来。

丹克警告说,如果劳动力短缺、与欧盟的贸易争端等问题得不到解决,那么,英国经济可能在未来十年陷入“休眠”状态。

最近的官方数据显示,英国的失业率已经小幅上升。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预测,随着英国陷入严重的经济衰退,到 2025 年,英国的失业率将会接近翻倍。

但此时英国的职位空缺,却仍然接近创纪录的水平。

英国之所以出现这种一方面经济衰退、另一方面劳动力短缺的现象,退欧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因为退欧导致了英国和欧盟之间贸易壁垒的重新出现,同时也终结了欧盟劳动力的流入,这让英国中小企业更难与欧盟贸易,也更难招到合适的人才。

丹克在他的年会发言中说,人们可能反对移民,但移民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英国经历了15年的低增长和停滞不前的生产力。我们承受不起另一个增长乏力的15年了。”

丹克表示,英国应该在那些找不到相应技术人才的领域引进“经济移民”,他敦促政府坦率承认英国所面临的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在那些出现劳动力短缺的行业中,丹克呼吁政府为海外人才提供更多的定期签证。

丹克还呼吁改革英国的贸易法规,他表示,英国已经退欧了,不能再把所有的问题都归咎于欧盟法规了。

“如今英国企业面临的最大监管障碍,已经是由英国议会制定、并由英国监管机构执行的英国贸易法规了。”丹克说。

最能体现英国企业对退欧态度变化的例子,就是英国著名服装零售商Next 的首席执行官西蒙·沃尔夫森。

沃尔夫森曾经是支持退欧态度最坚决的英国企业界领袖,但如今他批评说,英国目前的移民政策正在削弱经济增长。沃尔夫森敦促政府让更多的外国工人进入英国,以缓解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沃尔夫森一直是保守党的忠实支持者和热心捐助者,但他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抱怨说,保守党政府正在阻止那些英国急缺的海外人才入境。

“在移民方面,这绝对不是我原来想要的退欧,也不是许多投了退欧票的人想要的退欧。”沃尔夫森说。

他的这番抱怨,其实是有数据支持的。

2022年11月17日,就在丹克呼吁政府放松移民政策的四天前,一项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56%的受访者认为英国退出欧洲联盟是一个错误决定,在2016年公投中投票支持退欧的受访者中,近20%表示已经改变想法,在当年投留欧票的受访者中,大约91%仍然认为退欧是一个错误决定。

也许,苏纳克更承担不起得罪英国多数民意的代价。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作者微信公众号:魏城看天下)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