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掷2290亿美元,卡塔尔的“钞能力”何以实现碳中和

来源 | 36氪 作者 | 吕雅宁 编辑 | 苏建勋  

2022年12月13日 11:39  

本文4669字,约7分钟

12月5日,卡塔尔974体育场,巴西队以4-1战胜韩国队,顺利晋级世界杯八强。

这是该场馆举行的最后一场赛事。974体育场,其名称源于建造使用的974个各色集装箱。作为世界上第一座完全可拆卸的集装箱体育场,目前场馆已开始拆除工作,集装箱、座椅等零部件将被再利用于其他场馆建设。

这座“巨型积木”背后,其实和卡塔尔世界杯的碳中和目标紧密相关,它是本届世界杯中绿色建筑的一大代表。

半个月前,卡塔尔世界杯火热开赛,这届世界杯有多不一样呢?

这是有史以来最贵的一届世界杯,东道主卡塔尔为此次世界杯豪掷2290亿美元。什么概念?据估算,这大约是过往所有世界杯成本总和的5倍之多。

这是首次在北半球的冬季举办的世界杯,卡塔尔属于热带沙漠气候,比赛不得不选择在气温相对较低的11月举办。

当然,另一大亮点是首届碳中和世界杯。主办国卡塔尔曾在2020年1月立下赛事碳中和的承诺,并在同年9月制定了碳中和详细路线图,包括提高意识、测量排放、减少排放、抵消排放等步骤。

赛前筹备时,国际足联就先算了一笔“碳账”。

2021年,国际足联对外发布了《卡塔尔世界杯温室气体核算报告》。报告显示,从2011年4月至2023年6月的筹备、赛事和赛后三个阶段,卡塔尔世界杯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估计为363万吨二氧化碳当量。

这个数字听起来有些夸张,卡塔尔世界杯将成为近五届赛事碳排放量最高的一届。这其中碳排放大头的是来自范围3的间接排放,大约占到碳排总量的98%,主要来自于世界杯的参与者,包括普通公众、官员和工作人员的旅行。

国际低碳咨询和认证机构碳信托(Carbon Trust)中国区总裁赵立建向36碳表示,对于一项国际赛事来讲,范围3的间接排放占据主要部分是正常的,这其实是一种更为清晰的碳排放披露信息。例如球迷观赛中,飞行产生的碳排放其实属于航空公司的直接排放,但这也与卡塔尔世界杯赛事本身相关。所以,将范围3的碳排放纳入核查与考量,是一种落实多方减碳意识的做法。

世界杯也是将全世界凝聚在一起的难得场合。有专家表示,若赛事活动能有效利用,这将是提升人们的气候意识的巨大平台。伴随“钞能力”的加持,卡塔尔在技术创新上采取了一系列的节能降碳举措,已为全世界展现了实现碳中和的雄心与实力。前不久,在卡塔尔世界杯的某场16强比赛上,国际足联与联合国合作开展了名为「拯救地球(Save the Planet)」的宣传活动,以引起观众对气候危机的关注。

不过,这场号称碳中和的世界杯,依然是亮点与质疑共存。

科技与狠活:多方发力实现净零目标

这场史上最贵世界杯,准备了八座球场来迎接全球球迷,并且所有场馆都获得了全球可持续评估系统(GSAS)的认证。

卢塞尔体育场是承担本届世界杯闭幕式、决赛等重要活动和赛事的主场馆。与传统的体育场建设项目相比,建设卢塞尔体育场节约了40%的淡水。由聚四氟乙烯材料构成的屋面膜结构,在保护球场免受风沙侵袭的同时,也为球场草皮的生长提供足够的光线。

还有974体育场,场馆的观众席、卫生间、足球商店等区域也都由集装箱改装完成,成为全球首座可被完全拆解的足球场。

当然,很多观众也注意到了场馆内的空调系统。由于卡塔尔的热带沙漠气候特点,现在这里即使处于冬季,每天的气温也超过30℃。为了保证运动员和观众的健康状态,让场馆处于舒适的温度,主办方安装了露天空调进行冷却。除了靠近海边的974球场可以利用自然通风,不需要制冷以外,其余七座球场都安装了空调系统。

不得不说,露天空调似乎和节能降碳是近乎矛盾的,这也招致了一些环保人士的质疑。但综合地理条件、建筑环境、人员需求等多个因素,这是卡塔尔权衡轻重的做法,实际上这对技术创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为了舒适且节能的场馆控温目标,卡塔尔做的可不只是装上空调这么简单。

这背后离不开一位关键人物——来自卡塔尔大学工程学院的教授:沙特·阿卜杜勒·加尼(Saud Abdulaziz Abdul Ghani)博士,人送外号“冷博士(Dr. Cool)”。

据了解,“冷博士”的团队最先考虑了场馆外观问题,他们通过计算机软件模拟不同形体的建筑内部的热环境,并结合空气动力学测试,调整体育场的最佳大小、高度和形状,这才有了此次世界杯各场馆顶部微微收拢的形态。

在颜色方面,场馆顶部大多以浅色材料为主,避免吸收过多热量,这一简单的改变能把球场的内部温度降低5℃。这也和我们平时熟知的,深色衣服比浅色衣服更加吸热同理。

对于空调系统本身,“冷博士”采取局部降温的设计思路,空调的冷气口主要集中于观众席座椅下方和赛场周围较低的位置,让冷气利用更加高效。

区别于传统的氟利昂制冷剂,这套空调系统是利用太阳能驱动,循环水为媒介的一套新型冷却系统。循环水被冷却到7℃并储存起来,持续为场馆降温。“冷博士”表示,这套新型的空调系统在给场馆降温中所消耗的能源,仅为将同等面积的商场用常规空调降温消耗能源的40%。

另一大亮点在于能源供应。以油气为经济支柱的卡塔尔,为实现此次赛事的碳中和目标,也在绿色能源方面下了功夫,这其中不乏中国企业的参与。

卡塔尔兴建了国内首座非化石燃料发电站——阿尔卡萨800兆瓦光伏电站,这也是目前为止世界第三大单体光伏发电站。该项目全部采用了中国企业隆基绿能的Hi-MO系双面组件。电站所节省的碳排放,将用于抵消卡塔尔举办国际足联世界杯所产生的排放量的一半左右。

隆基绿能全球营销中心副总裁贾超向36碳表示,目前隆基绿能自主研发的硅异质结电池转换效率达到26.81%,已连续12次打破多种光伏电池的转化效率世界记录。近年来中东传统能源大国的减碳行动明显加快,纷纷探寻清洁能源转型之路。中国的光伏行业拥有全球最完整的产业供应链优势,本土光伏企业出海具备很大的竞争力。

在一个多旱少雨、水比油贵的国家举办世界杯,用水保障也是卡塔尔基建中的重要部分。面对世界杯期间的供水需求带来的额外压力,卡塔尔修建了战略蓄水池工程,工程包含15座巨型蓄水池建设,项目集海水淡化、蓄水、输水、配水等工程于一体,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蓄水池建设项目。其中,中国能建葛洲坝集团也参与了两座水池的项目建设。

在此次赛事的交通方面,卡塔尔修建了全新的地铁系统,以缩短场馆间的通行时间。该系统可直接进入八个场馆中的五个,其余三个场馆将由来自最近车站的可持续动力穿梭巴士提供服务。

纯电动客车首次作为主力车型,为球迷、球队、工作人员提供交通运输服务。赛前卡塔尔从中国进口了1500台客车,其中包括888台纯电动客车。卡塔尔还在卢赛尔建设了全球最大电动车场站,可容纳478台电动车。世界杯结束后,这批客车也将用于服务当地交通。

卡塔尔还在“废弃物零填埋”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球场的设计、建造过程中,官方表示有超过90%的建筑垃圾通过再利用或回收而避免填埋。比赛过程中,主办方也将确保球场和球迷餐饮区产生的所有垃圾都得到回收,并且将它们制成堆肥或转化为绿色能源。

审视与挑战:碳中和举措频现“黄牌”

作为海湾地区重要的石油和天然气出产国,卡塔尔非常富有,长期占据着人均GDP前十的全球排行榜。对于这场史上最贵的世界杯,卡塔尔筹备资金并不难,但“钞能力”能换来碳中和承诺的兑现吗?

尽管卡塔尔已使出浑身解数,但质疑声仍不绝于耳。

有研究表明,中东和地中海东部的气温上升速度几乎是世界其他地区的两倍。在这样一个气候危机更加严重的地区举办世界杯,也让外界有了更严格的审视。

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地处阿拉伯半岛的卡塔尔国土面积仅有约1.15万平方公里,与我国天津市面积相当。卡塔尔常驻人口约300万,是史上世界杯主办国中人口和国土面积最小的一个。接待世界各地的球迷并非易事,这意味着卡塔尔需要兴建更多的基础设施。

不少批评者质疑在这场世界杯之后,这些耀眼的体育场馆是否能再次得到利用,毕竟卡塔尔是一个人口和国土面积都很小的国家。在本届世界杯之前,有记者曾探访过卢塞尔这座城市,并在报道中表示:“卢塞尔城出奇地安静,空荡荡的街道、闲置的大厅和建筑起重机无处不在。”

过去三届世界杯,数个场馆就在赛后都成了无人问津的“蚊子馆”。尤其是在本土需求有限的卡塔尔,不少人对本届世界杯场馆的赛后利用率表示怀疑。

另一大争议指向交通带来的巨额碳排放。据了解,本届世界杯预计将吸引至少120万名游客,接近卡塔尔本国居住者人数的一半。但是,卡塔尔只有约3万间酒店客房,其中80%还是国际足联为球队、官员和赞助商提前预订的。

这意味着,数以万计的球迷不得不选择其他的住宿和交通方式。很多球迷选择住在包括阿联酋等邻国,乘坐穿梭航班抵达卡塔尔观赛。在阿联酋迪拜,每天进出迪拜世界中心国际机场的“比赛日穿梭航班”就多达120班。当下,迪拜已经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

碳管理公司 Greenly 预估,自世界杯开赛以来,穿梭航班每天排放的二氧化碳达到6000至8000吨。

这也从一个更具体的角度,解释了为什么此次世界杯碳排放量中,来自范围3的间接排放占据了大头。小国办大赛,卡塔尔采取多种方式实现“扩容”的同时,也付出了高额碳排放的代价。

尽管卡塔尔已采取了一系列减碳措施,但要实现最终的净零排放目标,还是需要结合碳补偿工作,这也因此成为本届世界杯的减排计划核心。卡塔尔承诺从全球碳理事会购买180万份碳补偿(又称碳信用额),用于抵消本届世界杯的碳排放,这占到比赛预计产生的碳排放量的近一半。

这不免引发外界对于卡塔尔世界杯“洗绿”嫌疑的猜测。今年5月,碳市场观察(Carbon Market Watch)发布《2022年FIFA世界杯碳中和声明的黄牌》报告。目前,卡塔尔世界杯申请的碳补偿项目包括位于土耳其、塞尔维亚的风能和水电项目。这一报告中指出,随着可再生能源基础普及带来的项目降本,这些风电场和水电站将仍会建设,因此购买这些项目的信用额度并不真正影响比赛的巨额碳排放。这也是一直在气候届备受争议的“额外性“问题。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碳抵消是实现碳中和目标的“救命稻草”。通过砸钱买碳信用,似乎就能一笔勾销赛事中的巨额碳排放。

碳信托中国区总裁赵立建向36碳表示,碳抵消具备一定的局限性,减排目标的真正核心还是在于自身的绝对减排行动。若要实现基于科学的净零排放标准,科学碳目标倡议(The Science Targets initiative, SBTi)就明确表示,企业需要在2050年前实现90%-95%的深度脱碳,对于难以减排的剩余5%-10%排放量,必须通过抵消或清除大气中等量的排放来进行补偿。由此看来,自身减排的重要性是优于碳抵消的。

实现碳中和是一个长期主义的问题。一边是碳中和的雄心承诺,一边是屡受质疑的黄牌表现,今年卡塔尔世界杯引发的不只是球迷的追捧,还有更多来自环保人士和国际社会的审视。

无论怎样,这是一场首次提出碳中和目标的世界杯,卡塔尔为此付诸了种种举措,成为国际赛事活动中的积极趋势。

当绿茵场上的激情归于平静后,如何在后世界杯时代延续碳中和承诺的长期效应,是更加值得思考的方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