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放缓加息幅度,美国薪资涨幅面临压力

作者 | 《财经》记者 康恺 编辑 | 张威 袁满  

2022年12月15日 18:43  

本文2607字,约4分钟

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紧张,工人薪资涨幅迅猛,或使美国通胀更为顽固。在美国利率高企、经济衰退预期加剧的组合中,美股市场或迎考验,美元也将承压

在通胀走势呈见顶迹象后,美联储加息步伐如期放缓。

当地时间2022年12月14日,美联储宣布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50个基点到4.25%至4.50%之间。至此,美联储6月以来的激进加息周期宣告结束。

美联储在经济展望中下修了经济增长预测,对利率预期持强硬态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今年以来,美联储采取了有力措施收紧货币政策,但截至目前,快速收紧的全部效果尚未显现,美联储尚有很多工作要做。

美联储重申,在确定未来加息步伐时,将考虑货币政策的累积紧缩效应、货币政策对经济活动和通胀影响的滞后性,及经济和金融市场发展。

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薪资正成为美联储抗击通胀的“拦路虎”。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紧张,工人薪资涨幅迅猛,或使美国通胀更为顽固。“在美国利率高企、经济衰退预期加剧的组合中,美股市场或迎考验,美元也将承压。”他说。

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佩里(Joe Perry)对《财经》记者说道:“总而言之,美联储认为明年不具备降低利率的时机。下一个值得关注的宏观要闻则是经济增速和2023年出现衰退的可能性。”

劳动力市场考验加息路径

美联储加息路径可从加息速度、利率高度及紧缩持续时间长度三个维度度量。虽然美联储已放缓加息步伐,但美联储官员们却上调了加息高点预测,并认为利率将在高位需要停留一段时间,以遏制通胀。

从反映利率预期的点阵图分布来看,对2023年底的联邦基金利率中值预测上升至5.1%,高于去年9月预测的4.6%的峰值,这表明总共还有加息0.75个百分点的空间。从预测分布看,只有两位官员认为明年底利率在5%以下,其他绝大部分人认为应该在5%以上。鲍威尔表示,没有官员认为要在2023年进行降息。

与此同时,美联储官员对2024年底的利率预测上调至4.1%,对2025年的利率预测上调至3.1%。这意味着,直到2025年底,美国政策利率都可能处于“高于中性水平的‘限制性’”区间。

投资机构PIMCO(品浩)北美经济学家威尔丁(Tiffany Wilding)和经济分析师保科尔(Allison Boxer)在接受《财经》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利率周期的最终暂停可能更取决于美联储对通胀实际回落的信心,这意味着美联储将变得更加依赖劳动力市场,而不是依赖通胀。

“美国通胀主要由商品、房租及房租外的服务通胀几部分构成。目前,美国商品通胀已有所回落,但是劳动力市场依然紧张,这意味着工资增速将保持高位。这有可能形成‘工资-价格’螺旋,进而使美国通胀更为顽固。”王昕杰也说道。

疫情以来,美国劳动力市场经历了大规模的供给冲击,劳动参与率显著下降,企业不得不提高工资吸引劳动者。美国劳工局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11月非农就业人口新增26.3万人,远高于普遍预期的20万人。此外,11月,所有私营部门非农雇员的平均时薪同比上涨5.1%至32.82美元。

鲍威尔表示,当前许多美国企业更愿意多招人、少裁人、提高工资留住人,这导致工资大幅上涨,超过了劳动生产率可以支撑的工资水平。他还称,强劲的工资增长是一件好事,但要使工资增长可持续,这就需要与2%的通货膨胀目标保持一致。

如何影响金融市场?

美联储发表声明和鲍威尔召开新闻发布会后,市场交易震荡。美股小幅下挫,美元兑一篮子货币下跌。不过,随利率预期变动的两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持平于4.2%。

在王昕杰看来,受美联储利率决议,及对未来利率、通胀和经济预期等因素影响,未来一段时间内,美股有可能继续下挫。

“首先,美联储上调加息高点预测,并认为利率将在高位需要停留一段时间,这将提高美国企业的借贷成本,并影响投资。其次,美联储下修了美国经济预期,这将挫伤美国消费者的信心,进而影响企业需求。上述两个因素叠加,将影响企业的利润预期,并左右其估值。”他进一步表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美国经济衰退预期不断增加,这也有可能导致资本外流,进而利空美国股市。”

美联储发布最新一期经济前景预期,预计2022年美国经济将增长0.5%,较今年9月预测上调0.3个百分点,但大幅下调2023年经济增长预期0.7个百分点至0.5%。

近期,华尔街大行掌门人齐声唱衰美国经济。高盛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苏德巍 (David Solomon)警告,美国经济将遭遇坎坷波折。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戴蒙(Jamie Dimon)也预言,美国经济将进入一场“温和到艰难的衰退”。

从企业端表现来看,美国商业圆桌论坛(The Business Roundtable)的数据显示,今年四季度,美国首席执行官经济展望指数降至202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商业圆桌论坛主席、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巴拉(Mary Barra)表示,随着通胀的不确定性,许多首席执行官对未来六个月的国内计划和预期仍持谨慎态度。

“一般而言,股债市场具有跷跷板效应。在股市低迷阶段,投资者会配置一定的固定收益资产作为对冲,这将利好美债市场。不过,由于债券市场对利率比较敏感,目前该市场可能已对美联储的政策行为进行充分定价,未来债市如何演绎尚待观察。”王昕杰表示,“在美元方面,由于美联储加息步伐放缓,此前推动美元指数上涨的利率因素正有所变动,叠加可能出现的资本外流,未来美元指数或面临一定压力。”

他进一步称,如果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外溢效应来看,目前欧美市场均面临激进加息,进而使经济面临较大衰退压力的局面,这意味着未来这两个地区股票市场的表现均可能不会太好。叠加欧洲能源危机持续,欧洲能源进口价格飙升,这也将利空欧元。“上述情况意味着,未来资本有可能从美国、欧洲市场流出,进而流向新兴市场。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有望迎来一波资本流入。”他说。

11月,新兴市场股债强劲反弹。摩根大通以美元计价的新兴市场债券广义指数上涨7.6%,为1998年来表现最好的一个月。同月,MSCI新兴市场指数追踪的以美元计价的股票上涨14.6%。另据摩根大通的一项分析,11月中旬,每周有少量资金流入新兴市场的债券市场,这表明8月以来新兴市场资金外流的情况有所逆转。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