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西庆:新范式下的ESG投资

作者 | 《财经》记者 张欣培 编辑|杨秀红  

2022年12月24日 18:08  

本文4404字,约6分钟

ESG治理,需要照顾到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公司本身的经理、股东、债权人、员工、整个社区乃至全社会

一种新经济范式正在形成,其对经济的影响巨大。这种新经济范式是如何形成的?其带来的主要影响有哪些?

“全球经济贸易摩擦、疫情的发生以及俄乌冲突都导致了这种新范式的形成。”2022年12月20日,在《财经》杂志主办的2023《财经》可持续发展高峰论坛上,中投公司原总经理、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高西庆表示。

而这种新范式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

“新范式表象上造成的后果涉及很多方面,比如进出口产业受到重创,整个运输业受阻,跨境流通以及国内流通都受到很大影响。”高西庆在论坛上表示。

与此同时,高科技产业开始受到更高的重视。各国都开始全力发展本国本民族的高科技产业;民生产业形成大量的内循环,医药卫生、食品饮料、养老、物流、民用轻纺产业等开始出现回归。农业、牧业、水果业、渔业等开始内循环,国家强调自给。此外,金融业重新洗牌,中企回归成为潮流。

这些后果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启示?

高西庆认为,新范式中长期将带来多方面影响:首先对整个体制、机制产生影响;第二,对法治社会、规则产生影响;第三,对各国经济运行模式产生影响。

“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对社会环境治理等很多方面提出了要求。以前强调以公司治理为主,现在公司治理、公共治理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更强调全社会的利益。” 高西庆在论坛上表示。

美国证监会最先要求所有上市公司必须披露ESG方面的政策。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也把这方面作为越来越重要的因素考虑。中国证监会在这方面也提出了规定,要求上市公司披露ESG信息。

“这已经变成了新范式下新的意义,改变了之前仅考虑经济利益的局面。”高西庆表示。

而新范式下成功投资的保障是非常重要的。高西庆认为,法治、德治、开放是三个重要因素。

“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提出,要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一流营商环境。这一点必须非常重视,坚持全面依法治国,推进法治中国的建设。否则,我们所讲的ESG投资就会有偏颇。”高西庆表示。

他同时表示,德治方面,强调共同富裕,强调道德、良心,中国现代化是全国人民富裕的现代化,中国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同时,要有国际化的视野,必须要开放,不能闭关锁国。

以下为高西庆演讲全文:

我讲的题目是《新范式下的ESG投资》,但是我想讲的和前几位嘉宾稍有不同,他们主要从技术层面讲可持续发展,我的侧重点则是在机制方面。

首先,我想讲的一个问题是,目前状况下,全球的经济和贸易摩擦不断。在整个科技发展、经济发展、贸易投资等各个方面,大家发现有很多事情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而且是长期的变化。

第二是疫情的发生。过去三年里疫情对于经济社会、文化、政治各方面都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影响。不只是在中国,在世界范围内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第三个方面是俄乌冲突。看起来一个跟中国没有直接相关性的两个国家,它们之间的冲突对于世界范围内的很多事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个影响到今天为止还在继续。
下面我讲讲这些变化所造成的后果。

表象上造成的后果涉及很多方面,这些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如进出口产业受到重创。在特朗普当政时期已经搞了很多这样的事情,其不只是对某一个企业找茬,而是对中国整个经济产业发展封堵,导致中国很多产业外移。

疫情和俄乌冲突,造成了整个运输业受阻,旅游受阻。尽管现在贸易有所恢复,但是跟前面几十年逐步往上走的趋势相比已经受到很大影响。很多国家、地区之间已经形成一种新的模式,原来所讲的比较优势、互通有无的模式变成了向易货贸易的回归。

过去几百年发展起来的贸易,其进程开始有所后退,这是很大的挑战。

再一个是流通。很多跨国、跨境流通,以及国内流通都受到很大影响。

新范式导致的后果表象中,高科技产业受到很高的重视。从国别角度来讲,不管是中国、美国还是欧洲,大家越来越重视自己本国在高科技产业方面的发展。以前认为世界范围内可互通有无,但是这种观点现在已经受到很大的挑战。

大家都开始全力发展本国本民族的高科技产业。我们可以看到芯片相关产业链、电子器件、医疗相关的产业,超级计算机等都受到了国家的巨大重视。在资本市场,这些产业受到的追捧也是比较多的。

我们也看到民生产业形成大量的内循环。比如医药卫生产业、食品饮料、养老、物流、民用轻纺产业开始出现回归。

资源产业方面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事实上,从价格大量波动可以看得出来,很多资源国家开始更加倾向于国有化,资源国会用各种方式来做这些事情,中国在这方面受到很多冲击。这些都是在新范式下出现的新的现象。过去几十年大家习惯岁月静好,现在感到很吃惊。

农业、牧业、水果业、渔业等也开始内循环。过去大豆产业80%-90%靠进口,现在逐渐改变,我们开始更多强调粮食自给。我们通过国际贸易进口的大量粮食种类、水果、渔业种类会逐渐下降,这个也是看得到的变化。

金融业重新洗牌,中企回归形成了潮流。俄乌冲突刚开始几天,美国、欧洲就把俄罗斯在SWIFT系统中所有的功能卡断,这给所有人敲响了警钟。我们不得不准备这方面的备胎。地方债出现各种各样的危机,各地政府在这方面所出现的问题已经越来越多。最近出现了一个新的说法要建立中国特色的估值体系,说国企提升估值势在必行。

此外,新金融开始受到大量的追捧,很多人搞这些东西,加密币、元宇宙、WEB3(新一代互联网)等。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监管机构在这方面有非常高的警惕,一次又一次用非常强势的方式来进行打击。这一点在世界几大国都有迹象,而中国在这方面走得比较靠前。

这些表象给我们带来的启示是什么呢?

新范式带来一些中长期影响,一方面是对整个体制机制产生影响。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大家所理解的小政府大社会,所谓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等等,这点已经开始有了相当大的改变。举国体制、强力政府开始成为潮流。可以看到,不只是中国,世界各国都开始往这个方向走。

再者,对于法治社会、规则有着影响。这几个巨大的事件发生之后,不管是疫情也罢,全球经济贸易的摩擦也罢,还是俄乌冲突也罢,各国有了越来越明显的政治化倾向,反映民粹意愿的东西越来越多,对各国经济运行模式的影响也在增加,政府介入也在增加,货币全球化过程开始逆转。

我把它叫作“货币巴尔干化”,很多国家鼓励用自己的货币。例如,现在人民币的使用增加,但总体增加量不大。我们原来理解的人民币国际化是进入国际大循环系统,增加它的使用。但是,由于易货贸易的增加,各国壁垒增加,事实上许多国都开始用换物的方式进行,贸易区域化、以邻为壑的情形开始增加。

回到主题,ESG的意义,ESG对社会环境治理等方面提出了很多要求。在这方面,刚才几位嘉宾提到了青山绿水的问题,资源节约的问题,替代能源的问题,污染治理的问题。“双碳”达标,这是全人类的事情。

在社会方面,S方面,利益相关者,我们政府和世界各国政府相比,我们更强调全社会的利益,公序良俗等,这是投资人不得不考虑的因素。治理方面,以前强调以公司治理为主,现在公司治理、公共治理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最初ESG提出是由美国资本市场上的一些新左派提出的,要求改变资本市场的一些规则。刚开始市场方面对说法有很大的争议,在过去几十年里面争论了很久。美国最高法院多年的判例里面都是非常强调所谓商业判断规则,而不是强调道德的东西、理想主义的东西。作为企业的管理者,企业政策的执行者,他所要判断的唯一规则就是商业判断。你不能说由于我们考虑别的方面的问题,利润已经不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了。在过去几十上百年都是这样的,但最近几十年开始有了巨大的变化。

近十几年来,首先是美国证监会提出,由于社会公众的关注,所有上市公司在ESG方面的政策必须要披露,必须要公布让大家看到。OECD也把这方面作为越来越重要的因素考虑,不再只是一个好听的词,而是变成了实质性的规则上的判断。中国证监会也在这方面做出了规定,要求上市公司披露ESG信息。

我感觉到它已经变成了新范式下新的意义,以前只从经济利益出发,从利润出发考虑问题,现在这点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

不过,这个问题到今天仍然有很多争议,不管是中国还是世界各国。一方面有人认为主要还是由市场解决这个问题;另一方面国人开始强调不允许资本无序扩张。什么是序?由谁来规定这个“序”?我们必须有新的理解,到今天没有明确的定义。

谈到ESG治理,我们必须要理解,其对所有利益相关者都要照顾。以前最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就是所谓公司股东,他们是最大的利益者。但是今天除了它,公司本身的经理人员、股东、债权人、债务人、员工、整个社区乃至全社会的利益都是很重要的,对他们的利益必须要照顾到,不能只看公司本身是否赚钱。这一点大家已经有越来越一致的认识,不再能只从纯利益的角度去评价公司。

比如,在这次疫情中,不管是核酸检测还是药物供应,我们看到,是把提供者本身赚钱看作第一位,还是对全社会利益看得更重要?这一点我们已经有了相当程度上的共识。

在大的格局里面,我们看到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政府在这里面的位置。有些人说政府也是利益相关者,我觉得是有疑问的。政府在这个里面是一个保障者和服务者,他不是利益相关者,因为他没有个体单独的利益。政府要照顾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也就是企业家、股东、债务人、债权人、员工、社区,全社会各个层次人民的利益等等。政府的利益就是这些人的利益,我们不能说政府在这里面是利益相关者。政府利益是保障以上所有人的利益。

上面那些人互相之间的利益有零和博弈的利益在里面。从政府层面来讲,政府跟这些人是没有零和博弈的利益在里面的,所以我们必须得特别强调这一点,否则我们没有办法让它成为可持续的发展的保障者。

在新范式下成功投资的保障是非常重要的,要有法治的保障,在规则之下的秩序的保障,没有这个是达不到的。同时要有德治,要开放,这是我认为的三个重要因素。

我们党在二十大报告里明确提出,要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一流营商环境。这一点必须非常重视,坚持全面依法治国,推进法治中国的建设。否则,我们所讲的ESG投资就会有偏颇。

所谓一流营商环境指的是什么?它包括法律本身的稳定,行政方面的有效,执法高效,信用文化的建立和腐败的减少等。同时,它所形成的竞争环境,要建立一个基于规则之上的秩序,而不是随意改变的秩序。要有这样的一个秩序就要有一个高效公平的争议解决机制。

在德治方面,法治之下纯粹以规则为标准,规则跟不上形势变化。

我们强调共同富裕,强调道德、良心,中国现代化是全国人民富裕的现代化,中国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我们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建设美丽中国的目标才能实现。

最后,要有国际化的视野,必须要开放,不能闭关锁国。中国政府提出要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

谢谢各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