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牙告别万元时代 欧美品牌集采价遭腰斩

来源 | 经济观察网 作者 | 张英  

2023年01月11日 23:31  

本文3070字,约4分钟

1月11日,由四川省医保局牵头、所有省份参与的种植牙联盟集采在成都开标。近60款种植体产品系统参与报价,最终拟中选产品共40款,市场主流产品均有入选。

拟中选结果显示,四级纯钛种植体产品系统最低价548元,最高1855元;钛合金种植体产最低价599元,最高价1343元。

从这次中选企业的降价幅度看,欧美品牌幅度最大,近乎“腰斩”。瑞士品牌喜客四级纯钛中选价相比于此前医疗机构有效采购低价下降了61%,登士柏、士卓曼、诺贝尔的四级钛降幅均超45%。钛合金产品系统中,降价幅度最高的是以色列品牌科特斯,从1450元降至750元,直降近50%。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中选的多家韩系、国产品牌降价幅度有限。医疗机构此前需求量最大的韩系品牌奥齿泰、登腾四级钛分别降17%、20%。此次四级钛A组最低价630元由国产厂家常州百康特报出,与此前相比降了近15%。业内人士分析,这些品牌在集采前已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不断压价,进一步降价空间较小。

一位民营口腔医疗机构负责人表示,集采前后欧美系种植体与韩系及国产品牌间的价格差从几千元缩至1000元,未来医生和患者综合考虑种植风险后,可能会更倾向选择欧美系产品,有利于这些产品进一步提升市场份额。

近一年来,国家开展的种植牙价格治理成为口腔行业最为关注的事。自2022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将种植牙纳入高值医用耗材集采范围起,到9月国家医保局明确种植牙医疗服务价格不高于4500元,再到此次种植体产品系统集采降价,种植牙价格历经一年政策调控后最高价将彻底告别万元。

以三甲公立医院种植一颗士卓曼四级纯钛种植牙为例,支付价格约可低至7355元{4500(医疗服务)+1855(种植体产品系统)+1000(牙冠)}。

此前,国家医保局曾通告,相当数量的民众反馈意见认为,种植牙的手术价格和耗材费用总体应控制在一万元以内。随着本次集采落地,该价格目标已然实现。

本次口腔种植体系统集中带量采购周期为 3 年。首年采购需求量分别为249.5万套和37.5万套。

多家企业弃标

“元旦后几乎每天都在商议投什么价格,从1500改到1300,再改到1200,直到昨天下午6点才确定了现在的申报价。”一位中选的国产厂家负责人李辉(化名)对经济观察报说,今天全程高度紧张,其申报价是国产厂家中的最高价,仅低于同竞价单元拟中选最高价几十元,十分惊险。

尽管顺利中标,但中标价仅比目前估算的出厂价高100多元,未来实际成本费用或许更高,利润相当微薄。李辉表示,此次竭力低价中选,主要是为此后企业融资做准备,如果此次未入围,未来融资和发展都将非常艰难。

“中标意味着暂时有事可做,不用马上另谋生路,至于赚不赚钱走一步看一步。”他还发现,此次多家企业投标价格高于集采联盟设定的门槛价,或为主动弃标。

根据规则,要实现中选,企业需经过入围、报价排名两道关卡。在企业申报前,每款产品的入围价已经由集采联盟给定,企业申报价格需低于该价格方能入围。

经济观察报梳理发现,德国贝格等7家企业的四级纯钛产品、士卓曼等3家企业的钛合金产品报价均高于入围价。德国贝格四级钛入围价1539元,现场报价高出了500多元。

李辉分析,这些企业大多为境外品牌,国内代理商在价格上没有话语权,申报价格完全由境外厂家决定,如果厂家认为集采联盟给定的入围价无法获得利润,就会放弃竞标。

近30万套需求量被重新分配

此次种植牙集采与此前心脏支架、骨科关节集采规则相似,根据医疗机构采购量需求、企业供应能力等条件,分成A、B两个竞价单元分别竞价。医疗机构累计采购需求量前90%所涵盖的企业,同时能满足所有联盟地区全部地市采购需求的,进入A组,其余进入B组。

此后根据申报价格分别确定A组、B组的拟中选企业,各组拟中选企业又再分为甲类、乙类两级。不同的中选级别决定了企业能分配到的协议采购量。

在四级钛产品系统中,A组常州百康特、韩国世诺康、韩国纽白特3家企业成功入选甲类前三名,则其与医疗机构签订的采购需求量将是机构此前申报量的100%。例如,相关文件显示,医疗机构申报的常州百康特需求量为50489套,则该份额将全部划归百康特所有。同时,申报其他产品的医疗机构在未被满足需求时也可以采购百康特。

乙类中选产品系统仅能分配医疗机构采购需求量的75%。例如,医疗机构申报的诺贝尔四级钛需求量为171866套,则诺贝尔仅能获得128900套的协议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口腔种植体系统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公告(第2号)》规定,医疗机构报量但未中选产品系统采购需求量的90%以及中选产品系统的待分配量共同组成剩余量,由医疗机构自主选择分配给中选产品系统。

据经济观察报统计,本次医疗机构申报采购需求但未中选产品的总量约11万套左右,中选产品待分配量超18万套。

对于这些量,医疗机构既可继续选择此前申报的中选产品,也可以选择甲类产品,或者选择比医疗机构申请中选的产品价格更低的中选产品。以一家申报诺贝尔四级钛的医院为例,其在签订协议的75%用量外,剩余25%仍可继续选购诺贝尔。

业内人士因此分析,该协议采购量分配规则对于入围企业而言,并不会导致市场份额下降,即使其中选级别为乙类。李辉说,“这次集采最重要是看是否中选,至于具体中选甲类、乙类,甚至是在A组还是在B组,对实际市场量的改变影响较小。”

医疗机构总体种植量将上升

“随着医疗服务价格与种植体价格下调,将让更多老百姓种得起牙,未来种植牙数量将呈现更快增长。”前述民营医疗机构负责人说。

国家医保局也曾撰文称,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深,我国种植牙需求连续呈现两位数的高速增长,但同时群众对种植牙费用负担重等问题反映强烈。有60%的反馈意见支持对种植牙开展专项治理,其中有群众留言“希望尽快集采,想等降价后再去种牙”。

一位宁波种植牙医生向经济观察报介绍,在宁波试点种植牙价格改革后,其所在机构迎来了更多追求普惠价格的种植牙患者。

也有行业人士对于未来行业发展存有忧虑。一位资深种植牙医生说,“当价格降至非常低时,未来种植体相关新品的研发是否会受到影响?另外,是否会打击种植医生和医疗机构的积极性?这些问题仍有待长期观察。”

该医生同时建议,在种植牙领域,也可借鉴欧美市场化机制,可以通过商业保险的方式进行支付,例如在美国,购买牙科保险后,个人仅需支付50%左右。这种方式既不占用基本医保额度,也有利于行业更健康发展。

对于将种植牙纳入保险问题,此前有过多次讨论。2022年10月,国家医保局回应称,当前固定义齿、活动义齿等基础缺牙修复治疗不属于医保基金支付的范围,相较于固定义齿、活动义齿等,种植牙属于更高层次的医疗需求,将其纳入医保报销既不符合“保基本”定位,也不符合公平性、合理性和待遇清单相关要求。

不过,近期也有部分地方开始尝试将种植项目纳入医保支付。2023年1月1日起,内蒙古将口腔种植类医疗服务项目纳入医保支付范围,涵盖种植体植入、种植牙冠修复置入、口腔内植骨等22个口腔类医疗服务项目。

在商业保险上,国家医保局曾表示,将研究探索将牙科项目纳入商业保险支付范围的可行路径。鼓励商业保险公司加强与牙科耗材生产企业、医疗机构合作,研究制定符合市场需求的口腔类专科保险项目。不过据了解,目前相关业务进展较为缓慢,除个别保险公司参投的口腔集团外,行业内普遍未推行这一模式。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