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十五年漫漫“入世”之路|我们的四十年

《财经》专题制作团队     

2018年12月28日 18:58  

致敬中国改革开放,12月28日《财经》推出新的专题:WTO:十五年漫漫“入世”之路|我们的四十年”。此前,《财经》先后于10月12日、19日、26日、11月2日、9日、18日、23日、30日和12月7日、14日、18日推出有关农村改革、民营经济、深圳特区、国家体改委、价格闯关、国债发行改革、创建资本市场、建立中国证监会、分税制改革、金融体制改革和十一届三中全会等专题,社会反响良好。

《我们的四十年》第十五集“WTO:十五年漫漫‘入世’之路,《财经》总编辑王波明特邀当年见证和参与了入世谈判的龙永图、张燕生两位嘉宾,回忆与点评当年入世前后的跌宕历程,重新检视这一重大举措给中国带来的深远影响。

(左起:龙永图、王波明、张燕生)

卡塔尔多哈世贸部长会议上的一声槌响,中国的命运就此改变。

2001年11月10日,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四次部长级会议做出决定,接纳中国加入WTO,中国历经15年努力与期待,终于跨进WTO的门槛。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成为第143 个成员。

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曾感慨:“我们已经谈了15年……黑发人谈成了白发人。”15 年,相对于人类历史长河是短暂的一瞬间,而对于所有参与或关注这场马拉松谈判的人来说,15 年又是如此漫长曲折甚至是带有戏剧性色彩的征程。

谈判自1986 年7月10日中国正式向WTO前身——关贸总协定(GATT)递交复关申请起,这一谈就是15个春秋。中国代表团换了4 任团长,美国换了5 位首席谈判代表,欧盟换了4 位。中国过去长期处于闭关自守状态,一直被拒之于WTO 这个国际经济贸易大家庭之外。15 年的谈判实际上是中国学习和熟悉国际通行规则和现代市场经济知识的过程,我们也是上了15 年的国际经济课。

王波明表示,中国改革开放这40 年,主要的标志其实就两个,一个改革,一个开放。改革是改过去的东西,开放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大规模开放。2001年11月10日,WTO正式接纳中国作为WTO成员,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标志性事件。

中国WTO 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指出:1978 年,中国的外汇储备总共1.75 亿美元。整个国家就那么点钱,所以中国出口,几十年来一个核心的政策是出口创汇。谁创汇谁光荣。当时开放是实用主义,就是出口赚外汇。

在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看来,1978年也是中国要睁眼看世界,这一年中央首长和各个部委的领导到国外考察最多。当时很多领导人把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谷牧请到家里去,介绍国外的情况。大家希望了解外面的世界。

(资料图:1978年5月2日至6月初,国务院副总理谷牧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考察欧洲五国,图为谷牧一行飞抵法国。)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开始跟踪关贸总协定的事,当时全球的纺织品市场非常混乱,为了整顿全球的纺织品市场,关贸总协定和关贸总协定的缔约方签了纺织品协定,这个协定主要是分配全球的纺织品配额,当时中国不是关贸总协定的缔约方,那意味着分不到配额。中国提出,虽然我们不是关贸总协定的成员,能不能参加这个纺织品协定的谈判。结果拿到配额的中国尝到了甜头,当时中国的纺织品占整个中国出口的三分之一。因此1983年以后,中国意识到关贸总协定需要参加。一直到后来继续努力加入WTO。

(1986年7月10日,中国正式提出关于恢复在世界贸易组织前身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缔约方地位的申请。图为关贸总协定的成员在日本东京举行会议。1986年7月到1989年5月,中国与主要缔约方进行了十几次双边磋商,并就中国复关的一些核心问题形成谅解。与此同时,中国与世界各经济体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日益密切。图/新华)

国际贸易组织不仅审查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经营行为,还针对企业所在国的经济制度,设置准入条款。市场经济,这无疑是刚刚挣脱计划经济束缚的中国,加入WTO要跨过的重要门槛。当时中国还处在市场调节和商品调节相结合的计划经济体制时期,但WTO的游戏规则是以市场经济体制为基础的,这个问题当时无法突破。直到小平南方讲话提出“有计划的市场经济体制”,我们才可以大声在谈判桌上说“中国搞的是市场经济体制”!入世谈判一点一点把中国的市场经济给逼出来了。

(2000年3月28日,中国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与欧盟委员会贸易委员帕斯卡尔·拉米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在北京开始举行双边谈判。图/新华)

至今仍一直流传着中国加入WTO 谈判期间那些一波三折的故事。听说偏爱中国丝巾的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几次拍桌子;身为首席谈判代表的龙永图是几天几夜没合眼。中美双方为各自国家的利益唇枪舌剑,甚至为争执的谈判条件敲桌子、砸板凳。

龙永图回忆起那段往事感慨,当时确实冒了很大风险,觉得那个时候如果稍微犹豫一下,有可能谈不成了。我们把文本都校对完了,但是还有几个问题要中央拍板。朱镕基总理说,你们稳住美国人,中央这次一定要争取和美国人签了,他说这不是我朱镕基的意见,这是江泽民总书记的意见,是中央常委的意见,把美国人“拖住”。中美入世谈判几乎面临破裂之时,朱镕基总理在最后一轮中美谈判中亲临现场,亲自谈,在谈判的最关键时刻打破了僵局。

(资料图:2001年11月10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四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法律文件,中国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新成员。中国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在中国加入WTO议定书签字后同各国代表一起举杯庆祝。)

(2001年11月10日,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四届部长级会议以全体协商一致的方式,审议并通过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决定。中国代表团副团长、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右一]及其他代表团成员鼓掌庆贺。图/新华)

加入WTO 给中国持续释放出红利,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世界市场”和“制造大国”。龙永图指出:加入WTO,一个是改善了中国整个的对外开放的环境,这是入世在政治上最大的一个收获。另外,在经济上最大的一个收获,就是解放了中国外贸生产力。中国的外贸出口每年增加30%-40%,这在世界外贸史上都是没有的。并且,从观念上看,中国人树立了双赢的理念,这是与过去长期的那种你死我活,不是你输就是我赢,冤冤相报的那种理念的一种决裂。这对中国不仅仅是在对外关系方面,甚至在建立国内和谐社会方面,都有很大的意义。

(资料图:加入WTO,让中国在市场经济的道路上大步前进,既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

张燕生指出,对外开放国内市场的改革对中国企业的影响也十分深远。贸易自由化促进市场竞争,进而筛选出高生产率的企业并促使企业改善治理结构,由此推动整个行业生产率的提升。

(《我们的四十年》系列专题,由《财经》、和讯联合呈现)

【往期回顾】

农村改革:在希望的田野上 | 我们的四十年 

民营经济:起于微末的国之重器 | 我们的四十年 

当年万人逃港事件,促使设立深圳经济特区 | 我们的四十年 

回顾国家体改委:当好经济改革“参谋部” | 我们的四十年 

寻回“看不见的手”:价格改革之路 | 我们的四十年

国债发行改革:激情燃烧的岁月 | 我们的四十年

创建资本市场:从0到1的突破 | 我们的四十年​

证监会的成立:改革任重道远|我们的四十年​

分税制:挽救财政危机的改革|我们的四十年​

金融体制改革:各方合力的顶层设计 | 我们的四十年

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的起点|我们的四十年​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